<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21.门客
    卷轴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发出光来,也不再漂浮起来,顾秋将卷轴拿过来,慢慢的卷了起来。

    那边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快被吓傻了,顾秋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其实这个卷轴的时间就真的只有半个小时而已,却已经是他手上诅咒时间最长的一个了。

    诅咒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用在怪物身上的,对于那些boss类的非常有效,就例如说这个小可怜卷轴,对于那种法师类的人形怪,基本就相当于上了一个debuff,之后还可以让黑暗牧师或者死亡法师继续上诅咒,双层debuff下来,怪物最多能被削弱三分之一的能力。

    所以这个东西说起来,还是一个蛮bug的东西的,自然时间不会太长,一般而言,半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推翻一个普通小boss了。

    这个小可怜卷轴自然不是什么常用品,它本身就在一间算是隐藏店铺的地方贩卖,就价格而言算是奢侈品了,一般也就推比较厉害的boss时,才会备一两个在身旁。

    顾秋隐约有些可惜,并且心里暗暗地想,以后要找点诅咒能力更牛逼的物品。但是在低等级的情况下,这种想法暂时还实现不了。

    他把手里的这个卷轴收起来,发现有人正在看他,一抬头,发现是刚刚的那个拿着拂尘的人,正在看着他,不过眼神里面的那种杀气却淡了很多。

    “你怎么不一起对付我?”那个人道,顾秋收着卷轴,用最外面的绳子把它缠了起来,然后回答道,“你又没有跟我约定什么东西,冤有头债有主,我来找你麻烦干什么?”

    对面的那个人听到顾秋的回答,明明确确的愣了一下。

    ——所有的文学作品里面都有说冤有头债有主,总得来说就是谁犯的错就找谁,在顾秋的心里最起码是这个样子的,尤其是顾秋还不想做一个黑店老板,所以他一直在朝着正面人物的方向靠。

    顾秋现在算是一个正在假装自己是愿望店老板的人,虽然他不受什么束缚,不过为了让大众相信他是一个愿望店老板,他总还是要做一些符合大众想法的事情的。

    他把卷轴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亲自穿上这种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这种衣服的袖子里面能藏不少东西的,这中间有一个夹层,往里面随意的塞,从外面看,袖子还是仙气飘飘。

    “我觉得你很奇怪。”那个人道,不过他把自己手里的浮尘收了起来,动作也不再像之前那种紧绷绷的感觉,“你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顾秋低着头,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准备走了,听见那人的话时才突然站住了脚步,转过头去看他。

    那个人却也没多说,他咳嗽了一声,对着顾秋道,“其实我这一次过来是有个任务的,有兴趣留下来听一听吗?”

    后面那些躲着的道士,这个时候也渐渐的走了出来。可能是看到顾秋居然对他们不出手,所以他们的眼神里也带着些惊奇的神色。

    这会儿他们也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了,所以纷纷站了出来,跟在了第一个开口的道士身后。顾秋这时候才发现……我去,这帮家伙到底来了多少个?

    附近三个房间里面的人都出来了……把整个走廊挤得严严实实的,此时的顾秋反倒是觉得自己有点虚了,这么多的人,总感觉跑都不好跑。

    但可能是顾秋刚刚的行为,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所以这会儿倒是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刚刚最先站出来的那个道士,此时也没有对顾秋下手的意思,反倒是态度变得诡异的平和了起来。

    “我们是郭家的人。”对面的那个人语气很公事公办的道,“我们听说了你最近正在卖一些东西,所以想来买下一点。但是事先说好,我们能付出的东西只有钱和珠宝之类的。”

    用这种语气来跟一个传说当中的妖魔说话,其实是很违和的一件事,尽管这个妖魔此时却不知道他自己是个妖魔。

    但是顾秋通通都没在意——钱和珠宝?他整个人“biu”的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看着那边的郭家人,心想兄弟,你对路啊。

    不过他也没有把这话说出口来,对面的那个自称是郭家人的继续说道,“或许钱和珠宝可能换不了太贵重的东西,不过我们希望能建立长久的联系,尽量的买一些我们能买的东西。”

    对面那个人话语解释一下,就是他们只同意用钱和珠宝之类的东西来买,他们觉得这种东西大概是买不了什么好东西的,真正能买到好东西的,说不定也是“妈妈的遗物”这种东西……不过他们也只同意用金钱来交易,其他的一些猎奇的东西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顾秋的注意力此时全都放在了“长久的联系”上,这让他整个人忽然间都振奋了起来,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是可以发展成长期顾客的意思吗?

    那个道士邀请他去旁边的屋子里谈一谈,顾秋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去了旁边的屋子,身后的所有人都站在了门口,偷偷的围观,却不敢进去。

    刚刚被顾秋下了诅咒的那个男人此时才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他看着屋子里面的顾秋和那个道士,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前面的一个人,“我,我会有什么事吗?”

    刚刚顾秋花里胡哨的整了一堆东西出来,那个卷轴上面被印上了黑色字迹的时候他就觉得很不妙了,但是那个自称是愿望店老板的人却没有再理过他,这让男人觉得更加不妙了。

    前面被男人拍了一下的人转头看了下男人,然后吓了一跳,他眼睛里面的男人脸还是刚刚的那张脸,衣服还是刚刚的那个衣服,却突然间,在他眼里变得极其古怪了起来……

    那感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刚刚男人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是一个成功人士的外表。但是此时他站在那里,就莫名的让人觉得这个人心术不正,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邪气。

    这会男人要是出去逛一圈回来,估计会吓哭一两个小孩子……去店里面吃饭,老板估计都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小偷,或者是来吃霸王餐的。

    男人的变化让那个道士吓了一跳,不过他不敢说出来,只是说:“没事了,目前应该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没事了吗?”男人松了口气,于是赶紧远远的跑掉,带着他的女儿赶紧离开。

    他在路上碰见了之前一直给他女儿治疗的医生,想上前去打个招呼,毕竟这次之后,他可能就真的要离开了。结果那个医生远远的看见了他,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男人一愣,心里觉得有点儿怪怪的。不过他以为医生可能认错了人,所以没有太放在心上,转头继续往前走。

    等出门之后,他抱着自己的女儿出去坐车,刚刚打开车门,忽然间旁边的一个大妈指着他就开始骂,没头没尾的,让男人一头雾水。

    他现在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并不想跟这个大妈浪费时间,但是大妈不依不饶,一直指着他骂。

    “哎呦,我就说我车怎么被划了这么长的一个道子……是不是你?你就说,是不是你?你车子跟我离得这么近,长得又一脸心术不正的样儿,我看就是你把我车给划了的。”

    愤怒的大妈战斗力非凡,男人差点儿被挠到毁容,他自己也纳闷儿了,现在大家都这么浮躁的吗?连监控都不看,指他的鼻子就骂他是划车的那个人吗?

    这半个小时里,男人经过了人生中最憋屈的时光,所以人都莫名的看他不顺眼,更有甚者见他就骂,问题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当他下车之后被邻居家那只狗追着咬的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

    这个时候,顾秋刚刚跟他说过的那些话,才忽然在他的耳朵边又回想了起来。

    那一瞬间,男人突然眼前一黑……

    ——愿望店,需要什么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违反规则的人将会受到惩罚。

    顾秋虽然想看看小可怜卷轴在现实生活中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奈何这边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所以还不能离开。

    他靠着椅子,双手交叉搭在膝盖上,低头看着自己手指上面的那个大蓝宝石戒指。

    “您之前卖给过别人一种可以治愈疾病的药吧。”他对面的那个道士问,“我想问,这种药,我用钱来买,可以买的到吗?”

    顾秋点了点头,“可以。”

    那个道士的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顾秋从他的袖子里面掏了掏,实际上是在找之前放在袖子里面的小包裹,他把一瓶小红掏了出来,放到了男人的面前,语气很平静的说:“您可以先看一下药。”

    道士看着顾秋掏出来的药,即使外表再淡定,此时也不禁表现得激动了起来。

    最近郭老爷子的身体也不算太好……毕竟年龄已经渐渐的上去了,此时突然看见一种这么神奇的药放在面前,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抬头看着顾秋的表情,忽然有点儿摸不准他的底细。手里有这种东西的妖魔,绝对不是普通的妖魔。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顾球还在安静的喝茶,看起来不动声色,道士看了看顾秋手上的那个巨大的蓝宝石戒指,忽然间觉得他大概也是并不缺钱的,不过他为什么还会同意用钱来做交易呢?

    道士虽然不明白,但是他的脑子转的很快。

    几乎在几秒钟之内,他就脱口而出道,“您对和我们结盟有兴趣吗?我们郭家最近正好缺了几个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