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19.狭路相逢(一)
    顾秋还记得三天前自己去的那个住院处房间,所以这次一进医院,就率先开了隐身,然后直接朝着住院处走了过去。

    住院处现在门口已经没有那些穿着奇怪的人了,旋转门也已经被修好,顾秋这一次去的时候,过得就十分顺畅了。

    用完隐身术,顾秋看着时间有点不够了,特意又去医院的厕所里重新重置了一下技能时间,之后才重新走到了那个房间门口。

    门是关着的,顾秋没办法去看那个男人和他的女儿是什么状况,所以就蹲在外面等……等到隐身时间都快过了也没见人出来,顾秋没办法,又去厕所里面重置了下时间。

    隐身术的隐身技能时间确实是短,不过幸好它的冷却时间很短,所以顾秋还不用太过担心。

    不过一直到第二次技能时间快过了之后,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出来,顾秋就觉得有点等不了了,别的不说,他总不能一直在厕所里面蹲着啊,也太过悲惨了点。

    门里面此时不光有那么男人和他的女儿,同样还有在一起蹲守着的道士们。

    他们一直在检测着妖魔的动作,就在刚刚十分钟以前,罗盘忽然间又开始疯狂鬼畜了起来,那个指针左右摇摆,看的旁边的男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崩溃。

    道士们反倒是因为之前被提醒过了,所以心态还算平和。他们用眼神安慰了一下男人,让他镇定一点。

    顾秋发现这房间里面好像没有人的样子,这让他有点蛋疼。不过顾秋也没怎么灰心,人家不来,他就过去呗。

    他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件古怪的衣服,默默地把最外面的风衣拉上,然后把帽子戴起来,轻轻的敲了敲门。

    屋子里面的人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他们看着被人敲响了的门,都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一个假扮成病人家属的道士走上前去,把门打开了。

    门外……空空如也。

    屋子里面仿佛有冷风吹过,每个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看起来……真的是太吓人了。

    顾秋探头进来看了看屋子里,本以为屋里仅仅只有这父女两人,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又多出来了两床病人,这时他想突然间冒出来把男人弄进城堡里面也不太现实,万一把临床的再给吓个好歹的。

    虽然顾秋有心拓展一下业务,不过看隔壁两个床的貌似都是小病,一时半会也没这需求,所以他就只能再等。

    ……但是等到什么时候啊,他的隐身术真的要撑不住了。

    “奇怪,刚刚是谁敲的门啊?”一个人故意说道,“刚刚明明听见有人敲门了啊?”

    “可能是风吹的吧。”身后的那个男人接话到,“赶紧把门关上吧。”

    那个道士就想顺水推舟的直接把门给关上,结果就在他将门推上去之前,突然间有一只很苍白骨节很突出的手拦下了他,横在了门前。

    那只手可以看见是一个男士的手,手上面戴了一个男士戒指,戒指是银制的,上面镶了一颗特别大的蓝色宝石。

    屋子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起来,所有人都很明确的知道,刚刚是绝对没有人站在门口的,这人是刚刚才出现的。虽然有时候也会发生听见人敲门,之后去开门时却发现没有人的事情,但是刚刚屋子里那么多人都确认了,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这个人,此时就是这么突然出现了。

    “你好……我来找一个人。”那只手的主人探头进来,看了眼屋子里面,“那边的那位先生,我跟他前几天约好了,能请他出来一下吗?我跟他有事情要说。”

    屋子里面的人警惕的观察着这个刚刚进来的人,他的脸看不清楚,因为戴着一个特别大的帽子,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有一些奇怪,不过因为是纯黑色的,所以倒也还可以接受。

    那个进来的人一直看着屋子里抱着自己女儿的男人,男人虽然害怕的要命,不过想起来昨天道士们交代他的话,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

    “咱们俩出去吧。”男人说道。

    他把自己的睡着的女儿放到了床上,然后就出了门,去看他三天之前见过的那个男人。

    屋子里面的道士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朝着外面看了过去,他们不敢靠的太近,不过那个男人和那个妖魔也没有走多远,他们就在走廊上。

    “咱们,咱们就在这边说吧。”男人道,“我女儿没人看管,我不想走太远,上一次我离开的时间太长,我女儿一直在哭着找我,这一次就不跟你一起过去了。”

    顾秋心想可以啊,反正他就是要钱而已。他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问道,“请问你决定好要交换什么了吗?”

    男人吞了口口水,最后颤抖着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些东西。

    顾秋低头一看,瞬间无语。

    ……请问给他一张照片是什么意思。

    “这,这是我妈留下来的。”男人笑的很不好看,“算是她的遗物了……我妈去世的早,我一直都是拿着这个东西来回忆她,我想了很久,也就是这个东西对我来说重要一点,其他的……也就没了。”

    顾秋认真思考了一个问题——

    这帮人是不是误解了什么……难道他看起来就那么像是想要别人珍贵的东西,然后看人家痛苦的人吗?当然不是啊,而且这个东西对于男人来说珍贵,对于他来说还真算不了什么啊。

    或许是一些作品让男人产生了一些误解……那些作品里面经常会有什么“用你最珍贵的东西来换什么什么”之类的桥段,看男人的脸色,貌似这玩意对他还真的挺重要……

    不对!这人就是在坑他吧!果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啊!这个就是想赖账,所以才给了一张照片什么的吧!这种东西就算是复印一下,给他一个复印件他都不知道的说……

    顾秋觉得自己有苦说不出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他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眼神里面充满了一种又憋屈又难受又想吐槽的光芒,就像一条快死的咸鱼眼里射·出来的那种光一样……

    对面的那个男人看着顾秋的眼神,两个人此时离得很近,所以现在连呼吸声都能彼此听到。

    男人看着顾秋的眼神,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他的嘴唇颤抖着,看样子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拼命的朝着后面看,顾秋虽然注意到他在朝着身后看了,不过没意识到男人是在打眼色。

    他就想,大哥你能不能稍微给点力,他要求不高,量力而行,你要是真的跟外表不符是个实打实的穷逼,他甚至可以接受打欠条,还接受分期付款……

    男人的动作引起了道士们的注意,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面都有着纠结的神色。

    一开始他们接到的要求只是尽可能的观察妖魔的行动,并且尽量从妖魔的手中交易过来那种药。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那个男人看样子已经受到了威胁,道士们还真的没看见两个人具体干了些什么,所以都站了起来。

    他们站起来的时候,顾秋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因为隔了一道门。几个道士还没有立刻冲出来,因为顾秋在他们心里,是一个特别厉害的妖魔,如果正面对上的话,很有可能会丧命于此。

    这种情况下就有人退缩了,不过思考了半天,还是有几个道士站了出来。

    这些道士,都算是内心比较坚定的,一直以除妖卫道当做己任。虽然这个男人也只跟他们认识了三天,不过也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不能看着这个男人眼睁睁的在他们面前被害。

    “你……退下!”就在顾秋还在跟那个男人深情对视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浮尘,眼神很凌厉的看着他,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说着什么。

    顾秋一愣,他看着对面人手里拿的浮尘,就一下子意识到了对面这人貌似就是传说中的老道……不过老道突然冒出来干什么?他跟老道有什么联系吗?

    “您终于出来了!”那个男人看见那个道士,一下子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跟看见了亲爹亲娘一样,其实刚刚顾秋压根就没怎么样他,不过这个男人表现得像是顾秋刚刚砍了他手脚一样。

    这个道士把男人推到身后,然后仔细的观察顾秋。在他的眼里,顾秋是一个很神秘的男人,实力深不可测,也看不清面孔。

    由于男人的表现,他下意识地以为顾秋伤害到了他,所以此时表现得十分紧张。

    顾秋就算再笨,此时也已经后知后觉了一件事——这个男的果然是在坑他啊……

    不光不给钱,还找了帮手,亏他还给了男人小红药了,还认真的替他考虑如何打欠条……

    这种情况算是谈判破裂了,针对于此时的状况,顾秋也不是毫无准备的,他曾经认真的想过,如果谈判破裂该怎么办。

    一个优秀的愿望店老板,不光可以给客人提供优秀的服务,还可以在客人作死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

    ……啊,一般文学作品里面也都有这种情节的了。

    顾秋看着对面的男人,忽然间笑了一下,帽子下面的嘴露了出来,嘴角上调,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冷笑。

    明明他有着一双很忧郁的眼睛,此时笑起来,却带着一种让人胆寒的感觉。

    对面的男人忽然后背一凉,即使现在躲在别人的后面,也不能减弱心中的这种感觉。

    他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可能做错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