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17.制作药剂
    回到学校的郭雨郭林两人都有些浑身无力,他们在医院堵了足足一天,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

    这让两个人都有一些身心俱疲,回来之后,也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这件事,只是各自歇下了。

    顾秋上一次给了那个男人三天的时间,其实他倒是挺害怕那个男人会突然逃跑的,但是由于出医院的时候出了那么一件事,所以他暂时还不敢回去看一眼。

    他回到宿舍里,想了想回来时候的那件事,总觉得后背有一些发凉,明明感觉上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就是像老鼠碰见了猫一样。

    是不是……有些奇怪?

    尽管发生了危险的事情,顾秋还是准备三天之后过去再看一看,因为即使是有危险,他还是得去做好每一笔生意的……成为一个有信誉的商人,才能财源滚滚吗。

    顾秋就在学校里面又待了三天,这三天里也没什么主要的任务,倒是话剧社里面安排了很多工作。

    话剧社每一年都会排练一个话剧,今年算是排练的比较晚的了,话剧社一共40来人,大一就有20来个……顾秋后来听到的时候,心想这果然是被坑了吧,不过既然交了30块钱,那么自然还是要尝试一下的。

    给他们讲课的是个学长,他看着第一次过来集合的不到十个人,长叹一口气,问他们,“你们加入话剧社,有想过意义是什么吗?”

    顾秋心想……好像情况不对,突然就变成我是x手舞台现场了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单纯的想过来提升一下演技的啊。

    大家明显都被这突然而来的问题弄得一懵,互相看了看,都试探着说了点,全是一听就很扯的东西。不过大家说的都很激情澎湃。

    学长表情一直都没什么变化,等到了顾秋的时候,顾秋想了想,说:“我想试着学习扮演一个人……”

    “你想扮演一个人?”学长被顾秋的说法弄得一愣,停下来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话剧社可能没这个功能,我们排练的都是一些比较戏剧性的话剧,里面的角色都是有些夸张的,不是很日常。”

    ……你们骗人,你们一开始骗我进来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啊。顾秋心里默默地吐槽。

    不过说起戏剧性……顾秋想了想,忽然对学长说:“我扮演的角色也不算是多日常的,其实也是一个挺戏剧性的角色。”

    一个愿望店老板之类的……自然也不算是什么普通的人物吧?

    如果动作夸张一点,那么也不算太过奇怪。哪怕是戏剧性一点,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戏剧性的角色?”学长听了之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你想要扮演这个角色干嘛……不过这样倒是跟我们话剧社有点关系了。”

    顾秋就被塞了一个小册子,里面写了点跟话剧有关的事情,回去之后顾秋翻了翻,貌似话剧这东西还真没他想的那么简单,有很多讲究。

    第一页讲的就是在话剧的过程中要如何抛弃传说中的羞耻感……顾秋看完之后觉得这简直跟邪·教一样,但是看完了之后,竟然莫名的给洗脑了,觉得人家说的还有点道理。

    如果想要扮演一个人物,那么一定要尽可能的去理解这个人物的心境,顾秋还在小册子里面看到了一些类似于心灵鸡汤的小例子,其中的一个例子是讲施耐庵,当年施耐庵写水浒的时候,就把角色画成了图,挂在墙上,天天对着角色揣摩人物性格和心境……

    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鸡汤相当给力,也直接把顾秋给镇住了。他回去之后自拍了一张照,对着照片看了足足半个小时,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开始记录单纯的从脸来说,另一个顾秋应该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从脸来看……顾秋看了看那双眼睛,这张脸上的眼睛太出众了,很容易把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去,使人最先注意到的就是这双眼睛。

    那眼睛里面的情绪看起来太复杂,看着总感觉这是个特别有故事得人……

    顾秋一开始还是在研究这张脸,后来研究研究着就跑神了,脑子里编出了一长段堪比悲惨世界的剧本,最后突然间回过神来,一想不对啊,这人是他自己啊,他自己有个什么悲伤故事啊。

    反正这张脸在顾秋认真的比对之后,就发现了一件事——这是一张神奇的脸,非常适合当个愿望店的老板,不过他需要小心,出门在外会被人误解了什么,因为就凭这张脸,就算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也容易被人给误解成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但是某种情况下来说,这张脸倒还是有点用处。如果说双方不认识,而对方首先看到了这张脸的话,那对方的内心里可能会下意识的有一点偏向,因为这张脸还挺容易激起同情心理的。顾秋也不是什么榆木脑袋,有什么有利于自己的东西,他自然会利用起来。

    这件事在顾秋的心里留下了些印象,虽然转头他就又忘了。

    他最近正在练生活技能,既然已经决定当蘑菇党了,就得好好的练一下药剂师的技能。

    生活玩家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真的练起来,就会发现,它特别考验人的耐心程度。顾秋现在能制作的,只有小瓶红蓝药。

    红蓝药的制作需要几种原料,水晶瓶和药罐之类的可以从npc那里买,止血草和凝神草再去买就太贵了,也不合算,所以顾秋也就只能满地图去找。

    所以,顾秋就天天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在世界地图里面到处挖草,时不时还得跟别的生活玩家干上一架。

    有的时候顾秋自己都觉得生活艰辛,做出来的那些红蓝药有时候连满足游戏里角色使用都有点困难,更别说拿出来卖了,顾秋现在也没有一个熟悉的牧师,所以红蓝药用量很大。

    生活玩家这么总结起来,其实算是一个很折磨人的职业。所以顾秋最近升级都有些麻木了,这天正拿着自己刚刚采完的药草和在npc那里买的水晶瓶之类的合成药剂呢,突然间小人身上冒出来一股金光,把他弄得一愣。

    这种金光还不是升级的金光,所以顾秋想了会才想明白,这应该是生活技能突然升级之后才会冒出来的光。

    顾秋看了一眼,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药剂制作技能都已经刷到十级了,他终于可以去学一些别的药剂了,首先小瓶红蓝可以升级成中瓶红蓝,紧接着就是一些辅助性药剂,他同样可以学习制作了。

    顾秋之前就一直在心里记着附近几个药剂师npc的地点,等到药剂技能达到十级之后,他立刻赶到了附近一个npc的旁边,从他手上买下了几个十级药剂师可以学习的药剂配方。

    顾秋学会了这几个药剂,然后查看材料,立刻着手去准备。

    就在顾秋还在痛苦的寻找着这些药剂的材料时,郭家找到了新的线索。

    ——起因在于那个男人。

    ……

    没错,就是之前顾秋卖了小红给他的那个男人……可能会有人问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实际上,就是他把顾秋给暴露了。

    原本他一个人类如果不站出来,那么一点事情都不会有的,即使住院区已经被围堵的水泄不通,郭家人依旧不会找到他的头上,谁知他自己作死。

    郭家人尽管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也没有放松对医院的监控,因为他们害怕这个妖魔会对医院里面的人做点什么奇怪的事情,住院区依旧有着他们留下来的人,负责监控着四周奇怪的事情。

    ——就在顾秋离开的那天晚上,这个男人带着自己的女儿,匆匆忙忙的办了出院手续。

    他们离开的时间是在大半夜两点钟左右,两个人离开的时候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是突如其来的事情,虽然护士医生都被他们弄得莫名其妙,但是那个男人特别的坚持,他们还是只能让两人离开……

    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当然就被郭家人注意到了,男人和他的女儿离开还没到十分钟,就被抓了回来,然后面前站了一堆郭家的道士。

    “搜搜他身上有什么。”带头的那个道士皱着眉看着惊恐的男人,然后他的行李就一下子被打开了,几个人翻着男人的行李,想从里面找出来一些东西。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男人吼到,他的女儿在他的怀里睡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理他,依旧在翻着他的行李。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忽然从男人的包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试管。这试管样子实在是太过特殊,管里还有着几滴没有倒干净的红色液体。

    立刻有人把试管拿了过来,给这里当值的郭家人看。

    男人的脸色煞白,郭家的当值人看了眼试管,然后拧开来嗅了一下,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一种淡淡的药草香,他一时间没有闻出来这究竟是什么药草,但是仅仅只是闻了一下,就突然间觉得很舒服。

    ……很厉害的一个东西。

    “立刻把他们俩带回去,这个东西我拿着。”当值人道。

    他把试管捏在了手里,攥的紧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