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10.身份猜测
    郭林兄弟俩虽然没声张,但是周末如约回到了家,去向家里的长辈们,诉说在学校门口发生的事情。

    在市里郊区,那里有一片别墅群,住在里面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郭家现在就住在那里,最好的几栋别墅之一。

    郭林在周五上完最后一节课,就坐车回到了家。他的真正实力如他所说,就是一个三流道士。但是他在本家的地位还是有的,因为他算是嫡系。

    郭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除了堂兄堂妹,远房亲戚外,还有不少学徒。这些人都算是依附郭家的人。

    郭林到达的时候,他的哥哥早就到了。他哥名字叫郭雨,在家里的时候就是勤奋学习的好孩子,跟郭林比起来,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呃……虽然他们俩是双胞胎。

    郭林进了屋子,就看见他哥站在爷爷的面前,表情很严肃的在汇报着什么。郭林在他爷爷面前比较怂,所以就乖乖地站在一边。

    “这个妖魔是郭林发现的吗?”郭家的老爷子问。

    郭林听到老爷子喊了他,就小心翼翼的走上了前去,对着爷爷说是。

    “哎……妖魔啊。”老爷子长叹了一声,他说:“这种东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人类之间,还是学校这种地方。”

    “爷爷,你有信心能打败那个家伙吗?”郭雨问。

    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多了,看起来却十分年轻。一头雪白的头发,没有一丝杂色,脸上的皱纹也很少,十分光滑。

    他对着两个孩子,没有说出自己心里的担心,但是他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确定的。

    首先,这个妖魔凭空出现在一个人流量特别大的公共场所,他的目的是什么?妖魔一般避世,他又是为何出来的?

    其次,妖魔这个东西,就像郭林所说的——不止他没见过,他爷爷的爷爷估计也没有见过。

    即使是老爷子,他也只是在书上看见过妖魔。

    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很沉重,这个妖魔现在身在暗处,不知踪迹,可能会随时大开杀戒,而他们现在连他所在的位置都不确定。

    想了很久,老爷子才说了一句话,“通知下面所有人,密切注意这个妖魔的去向,不要试图激怒他。这个妖魔来的古怪,最起码要先摸出他的目的。”

    “……好。”郭林回答道,此时此刻他也已经意识到,目前的状况有些不对了。

    来之前,他本以为自己的爷爷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是成功干掉那个妖魔。现在看来,即使是他的爷爷,心里也是有一丝胆寒的。

    “那我们……”郭雨忽然开口道,“不要插手这件事,岂不是更好?”

    老爷子摇了摇头,“我们郭家时代除妖卫道,这是我们的使命。身为西北最有名的除妖世家,如果我们都不管,那么那个妖魔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那……”郭林还想跟着自己哥哥说点什么,但是又止住了。他哥哥点头,“我们会把您的吩咐传下去的。”

    另一边,就在郭家已经紧锣密鼓的防备时,顾秋还在做那个游戏任务。

    他找完十个鱼骨针后没有着急去交,而是在官网里四处找跟那个黑暗精灵有关的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查出来点什么,这是在一条人物小传里发现的,神奇的是那个人物小记不是亚特兰蒂斯大陆历史里发现的,竟然是从安娜自由之城年鉴里发现的。

    虽然玩家都是一出生就确认了种族,但是npc不是,就例如说精灵和黑暗精灵这两个物种,所有得黑暗精灵,都是从精灵变过来的。

    他们原本同属一族,同样信仰精灵之神,后来一部分精灵转而信仰了自然女神,这些精灵,就变成了黑暗精灵。

    裁缝铺的那个黑暗精灵,就曾经是一个精灵,那时候他的皮肤还是白色的,顾秋对照着官网上的图片,都差点没认出来他。

    这是从欧洲人瞬间变成非洲人吗?

    这个精灵,曾经为安娜自由之城立下汗马功劳,但是,不知为何竟然堕落成了黑暗精灵。

    这样的身份,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能受欢迎就有鬼了,黑暗精灵一直跟精灵不对付,黑暗精灵觉得精灵装逼,精灵觉得黑暗精灵low逼。

    顾秋虽然发现了这个精灵的秘密,甚至还可以写一个游戏攻略出来,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打动这个npc,这一类的npc,十有八九会有隐藏任务。

    拖了好几天,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就只能去交任务。那个包裹对于他目前来说还挺重要,隐藏任务什么的,他其实也不怎么在意。

    如果有什么隐藏任务,之后再来触发吧,以这个黑暗精灵的状况,说不定要等玩家达到100级之后,上到地面才能做。

    顾秋看着包裹里落下的黑暗精灵亲手制成的小包,上面介绍,可以增加背包的十个空余格。他心里极度兴奋,想要尽快的把这个小包拿出来看一看,究竟和他猜想的是不是一样。

    又一次双击之后,一个东西就落到了他的手中。顾秋展开来看,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布包,黑暗精灵的手艺确实不错,连花纹都是看起来格外精致的。

    这个小包只有巴掌大小,顾秋觉得自己可以把它挂在腰间,也可以扔进口袋里面。

    顾秋把床上的东西往背包里扔,然后亲眼看见那么大的一个枕头,一靠近背包就直接消失了……

    然后他又把床上的法杖扔了进去,这一次法杖也很快消失了。

    连扔了十个东西之后,这种奇怪的现象才消失。顾秋伸手进去拿,能够触摸到自己之前扔进去的东西,想拿哪个出来,只需要用手够,就可以了。

    这个小包顾秋就玩了一个小时,后来还是室友回来,他才停止了自己的举动。

    室友他们是去上晚课了,每周五晚最后一节课是高数,他们回来后对顾秋说:“顾秋,你完了,你被老师盯上了。”

    “盯我干嘛?”顾秋有些奇怪的问,“这老师不是从来不点名的吗?”

    “上次就数你的作业写得最好,老师扫描之后做成了ppt,给我们讲课,还问这个作业是谁写的。”楠哥一脸悲痛地拍了拍顾秋的肩膀,“不是哥不帮你,你全系有名,我们也不好意思当着系里那几个妹子的面撒谎。”

    “我去,你们就帮我顶一下能怎么样?”顾秋道,“多拉风的机会啊,说不定期末还能在老师面前多得点平时分,为了系里那几个妹子就把我卖了吗?”

    “谁替你顶那个,万一别人误以为我才是那个打游戏打到晕倒的肾虚男怎么办?”老大说。

    顾秋一般不逃课,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他每天打游戏时间保持在六个小时以上,一直到防沉迷程序启动,他才会下线。

    看来接下来高数课肯定不能逃了,再逃下去估计要挂。顾秋想了想,准备对大学英语下手。

    “哎……我现在对勾搭系里的姑娘已经不抱指望了,准备去文学院和外院看看。”老大说:“旁边师大也不错,不过有点儿远,这算是异地恋了。”

    “师大……”顾秋想到了自己前几天去师大的时候,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其实那个魅力水晶,他也没用多长时间,但是每次他使用时,周围人对他的态度就会不自觉变好,跟妹子搭讪,妹子都不会扇他一巴掌,喊臭流氓。

    顾秋准备回头去看看,他其实对于宝石的功效还是不怎么担心的,可能唯一担心的就是使用问题。

    他知道那个夫人的孩子住在哪个幼儿园,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正好明天是周六,他有时间去看一眼,确认一下自己第一个客户的后续。

    第二天,顾秋带上了自己的小包,里面装了换装需要的衣服,一些宝石,还有一点杂七杂八的东西。

    他偷偷的来到了幼儿园,正好用地图查,那附近有一个新开的砂锅店,他可以一边吃一边等。

    孩子们放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整,三点四十左右,顾秋在门口看见了自己上次坐的那辆车。

    他等着车门被打开,里面再次出现的,是一个优雅的妇人。

    还是之前的那身衣服,还是之前的那个发型,但是现在,她就跟之前不同了,气质往上迈了一大截,几乎门口的所有人都在朝着她看。

    那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顾秋也是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小瞧了宝石的功力。这个夫人其实本来很漂亮的,只不过打扮的略微老气,现在气质上来后,反而有了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他看着一个从幼儿园冲出来的小孩儿,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她的旁边跟着她的丈夫,不知道是感慨还是什么,默默的摇了摇头。

    人的一生,有的人选择清醒着过,有的人选择糊涂着过。清醒着过,还是糊涂着过,其实都是自己的选择,别后悔,别意难平就行。

    他本来还以为,后续会出什么幺蛾子呢,例如来个小三原配比美大赛,毕竟书上和漫画里都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来看,这个夫人反倒是个不怎么习惯惹事的人。

    但如果她不是这个性格,当时在门口也不会被小三骂成那样。

    不过,有一点——现在社会只要长的漂亮,办事总会方便的多,以后的路会更多。

    希望这个夫人,接下来能有更好的人生吧,现在她的选择跟以前比起来,要多得多。人的境遇不同,想法也会慢慢改变,顾秋还是挺希望在几年之后看到手撕小三离婚走人的戏码的。

    哎……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损?虽然这种事外人看起来很解恨,但是当事人肯定身心俱疲。

    不过如果夫人到时候如果真做了这样的选择,顾秋不建议再去帮一把,第一个客户的服务,绝对不同凡响。

    顾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在“一个夫人”后打了个对勾,然后把本子又放了回去。

    准备回去的时候,顾秋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突然想到,既然交大的操场上没有摄像头,那么师大的操场上自然也不会有摄像头。

    师大的操场还没有新建,那上面应该全部都是大学生,大学生相比……应该好忽悠一点吧?

    顾秋朝着操场走过去,用隐身术摆脱了门卫,然后在校园里询问着操场的地点。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操场上的夜灯被点开,顾秋过去看的时候,发现人还不算特别多,真正的高峰期要到晚上九点以后。那时候,跳广场舞的,跑步的,遛圈的都来了。

    顾秋走到了一队人前面,他们刚好处在一个死角,他赶紧换上自己装逼的那身衣服,然后出现在人家的面前,问他们,“请问,你们有什么愿望吗?”

    他一身刺客服,身上套着自己的法袍,小袋子被藏在法袍底下,这样人们就发现不了。

    顾秋本以为这些人会跟第一次一样,突然被吓到,然后让他赶紧滚蛋呢。

    谁知道师大学生们的反应不同凡响——一个女生直接叫了出来,然后跑到顾秋的旁边,问他可不可以拍一张照。

    顾秋,“……啥?”

    ……

    事后顾秋才得知,那天师大的动漫社去操场拉人了,他们找了堆ser摆了个摊子,在操场门口待了一天。

    但是当时顾秋只是傻傻的看着他们,完全回不过神来。

    “哎,这个衣服制作的好逼真啊。”有两个女生窃窃私语,其中一个跑过来,很礼貌的问,“请问,您这件衣服是在哪儿买的?”

    顾秋觉得自己现在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能挽回这个局面。

    他想了想自己背包里面的那些东西,最后缓缓的掏出了一束小小的花。

    顾秋把花拿在自己的手中,轻轻的吹了一下,方向对准了在场的一个人。

    然后对面的那个人就忽然无声无息地倒地,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