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7.惨败的第一次
    顾秋有那么一瞬间还是好好反思了一下的,自己出来的情况是不是真的太过吓人了点。

    突然从空气里凭空出现……还穿着奇怪,脸长得也很奇怪。

    顾秋觉得自己准备还是有点仓促的,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考虑到,就例如说顾客上帝大人的承受能力。

    他其实还准备了一堆说辞呢,防止人家不信他,谁知道效果太过完美,人家直接没怀疑,反而像两只被吓到的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后来顾秋觉得,可能是这两个人年纪还小,接触到的二次元类似信息太多,也容易想多,这要是换个四十岁的大娘,估计会一巴掌拍到他的脸上,之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离开。

    顾秋看着对面的那对小情侣,说,“你们……有什么愿望?”

    “我们……没有愿望。”那个女生突然间回过了神来。对顾秋飞快的回答道。

    顾秋心想你骗人,你男朋友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再说我想问你男朋友话,你插嘴干嘛……

    他直直的看向姑娘身后的男生,想用自己可怜巴巴的眼睛去勾起他的同情,然后那两个人谁都没被他诱惑,一起坚定的回瞪他。

    那……那好吧。顾秋想,看来第一次计划出了问题,他还得回去想想看,该用什么解决方法。

    临走之前,顾秋害怕男生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耿耿于怀,导致考试失误,还特意嘱咐了一声,“不要放在心上。”

    ……但是那个男生和他的女朋友好像没有丝毫放松的样子。

    顾秋又用隐身术回到了公共洗手间,切脸换衣服,然后再一次从洗手间中走了出来,为了戏做的足一点,甚至还去洗了个手。

    回去的路上,顾秋在路边摊上买了个酸梅汤,一边喝一边想,刚刚究竟是为什么不成功呢?一般来说遇上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很有诱惑力吗?

    他发现自己还是被动漫之类的忽悠瘸了。现实中遇到这种事,一部分人是会本能害怕的,更何况是在看过了那么多有关的作品之后,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作品里通常都会挑一些坏事来讲,来向人们传达“用非自然力量来进行一些交换可能不是什么好事”的概念。

    就像刚刚那两个人,他们对于这件突如其来的事,表现出来的并不是喜悦,而是一种恐惧之情。因为顾秋没有给他们安全感。

    不过顾秋此时还是有一些收获的,他的伪装十分成功,目前为止那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刚刚进厕所的那个男生就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奇怪的人。

    顾秋以后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去搭讪客人,不过是否能搭讪成功,那就需要打个问号了。

    他们有可能会将今天的事说出去,顾秋并不是很害怕这个。他甚至希望他们能说出去,这样他就多了两个免费的发传单人员,等知道的人多起来之后,他们可能就不会对这件事感到害怕了。

    第一次搭讪并不是很成功,顾秋回家给他的爸妈打电话,取点儿生活费。他妈妈上次就因为他打游戏进医院的事情发火了,虽然替他还下了欠同学的账,但是同时顾秋还要给他的妈妈再打一个欠条,顾秋本身是很拒绝的,但是他妈妈好像铁了心一样,如果顾秋还不上,他假期就要回当地的肯德基店里打工。

    顾秋又叹了一口气,觉得人生真是艰难。

    回到寝室里,他又翻看了很多相关的作品,从里面整理出来了一些规律。

    首先,愿望店一定要立一些规矩,最基础的一条就是等价交换。

    付出多少代价就要收到相同的东西,不可以超过限额,这在很多作品中都有提及到的。顾秋虽然没有限制他的东西,但是如果他想把生意长久地做下去,也需要这么做。

    第二条,愿望店一定要能准确的实现客人的愿望,不可以往黑深残的方向理解……例如说客人想要一份爱情,自己送给他一个娃娃一样,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第三条,开店的初期一定是相当艰辛的,只有发展出稳定的客户群,打响名气之后,才能赚更多的钱。

    最后一条……寻找客人时,眼光一定要准。通常会求助这些神秘力量的人,都是内心急迫,或者情况危急的人。

    顾秋拿出了自己不屈不挠的精神,又一次的寻找自己的目标。这一次,他不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就冲上去了,而是没事就在校园里面来回走走,找找有没有那种特别想要实现某种愿望的人。

    这样的机会说多也多,说少也少。一眼看上去,校园里面每一个人都好像乐呵呵的,没有烦心的事。然而又好像每个人,心中都藏着那么一些不愉快。

    这一天,顾秋打完游戏,想要去旁边的师大逛逛。听说师大那儿的食堂很好吃,还特别便宜,他准备实际考察一下,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穷鬼顾秋不介意每天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去师大吃晚饭。

    到了师大门口,这个时间段儿刚刚好放学,他过去的时候,就觉得师大门口有些不一样,女生特别多。

    他又想起了自己系的那几个女生……机电院的女生是系花一样的存在,不是说长得漂亮就是系花,而是存在就是系花。

    今年机电院大一新生一共有一千人左右,女生数量没破百。

    顾秋摇了摇头,等溜进去看看,听说师大有时候需要学生证,有的时候不需要,他看看今天自己的运气怎么样。

    刚想进去时,忽然间门口骚动了起来,顾秋回头一看,发现一群人围着,好像是在看什么热闹。

    顾秋也是个有好奇心的人,所以他也去围观了,等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是原配抓小三的戏码。

    小三应该是一个师大学生,穿着红色的高跟鞋,指甲涂得很漂亮,头发也做的很好看,面对着原配,丝毫没有慌乱的感觉。抱着肩膀直视着对方,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小包。

    相反,她面前的原配,则表现的太软弱了些。

    “你家男人在我这里待着不肯走,你冲我喊干什么?阿姨。”那个小三说话声音则柔柔的,“我也是个受害者啊,我和他交往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啊。”

    周围可能还站了她的同学,小三面不改色,任由大家指指点点,足以证明这份工作还是需要很强大的心理的。

    她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中心人物。顾秋看到的第一眼,心里就说了声放屁,这么老又秃顶的一个男人,你难道还是因为颜值看上他的?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没有老婆?

    她对面的原配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妹子,你放过他吧,我们俩结婚十来年了,孩子都有了,我儿子才上小学……你就好好的放过他。”

    顾秋有些看不惯,倒不是因为别的,当年他楼下抓小三的时候,两个人打了半年,最后小三都快给原配跪下了,还是一分钱没拿到,楼上的吃瓜群众顾秋看的那叫一个畅快,怎么这个原配怎么看着这么憋屈呢?

    这个问题顾秋不懂,他也就看过那么一个生活中的例子,但是那件事貌似不能套到这件事里来。

    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有说小三儿漂亮,原配难看的。顾秋也没少见这种人,此时也就左耳朵听进去,右耳朵冒出来。但是场中的原配脸色却越来越白。

    顾秋看了一会儿,那个原配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没用,小三儿跟她说了半天,转身就走了,身后的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上去,都没管自己的老婆。

    他看着场地中央那个有些狼狈的原配,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然后又观察了一下原配身上的装扮。

    衣服——有钱。

    包——有钱。

    戒指——有钱。

    是个有钱人。

    不管怎么样,比上次那两个高中生可有钱多了。

    顾秋眼睛一亮,找了个洗手间隐身后又冲了过去,这次他没急着现出身影来,而是跟着原配慢慢的往前走,最后上了同一辆车。

    原配的车上是有司机的,顾秋除了心说有钱外,也没什么其他想法,他现在就想试试,自己的那条路到底可行不可信。

    车中寂静无声,女人一直在默默地流泪,过了差不多一分钟之后,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像是突然响了个炸雷一样。

    “这位女士……您有什么愿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