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6.尝试
    回去的时候,他的室友手里都拿着七七八八的单据。大学确实是个培养兴趣爱好的好地方。

    就例如峰子加了吉他社团,大家听他说想学吉他已经很久了,这次也算是梦想成真。洋子加了日语社团,他想学个日语,方便以后看日剧。还有两个人一起加入了双截棍社……听说练成之后会去表演,每次都给工资。

    等到了顾秋这里,他很淡定的拿出了一张话剧社的单据和一张英语辩论协会的单据,直接把室友都镇住了,其他五个人都过来围观他手里面的单据,跟看稀有动物一样。

    “英语辩论协会……这是个啥?”老大指着问。

    “就是……用英语来辩论。”顾秋很安静的解释。

    “你为啥不直接加一个英语协会或者辩论协会呢?你加了个英语辩论,话说这俩玩意是怎么捏到一块去的?”老大一脸震惊。

    顾秋忽然也一脸震惊,这个时候,他忽然也在想,这俩玩意是怎么捏到一起去的……

    然后就是这个话剧社了,室友们对顾秋突然加了话剧社也不能理解,其中洋子说:“你知道他们去年拍了什么话剧吗?”

    顾秋摇了摇头。

    “二教前面的那个海报还没撕呢,你可以去看一眼,上学期他们排练的是一个医院的故事,主要讲医患关系……所有的病人都要化的灰扑扑的,不少人还打了绷带。”洋子道。

    “……啊。”顾秋又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

    ……总之,他们还是成功的入了社团了,但是顾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坑了。

    星期六这一天基本都是在社团招新现场渡过得,顾秋他们回来吃了个饭,也就玩玩手机,准备睡觉了。

    顾秋一直在打游戏,他最近发现了一件事,就是这游戏有个手机盒子,他在手机盒子里查看自己角色的时候,脸会突然切换到游戏里自己捏的那张脸,一直到app退出后,效果才会消失。

    发现了这个消息之后,顾秋格外兴奋,他可不想每天背那么大一个电脑出门,累死了。

    这一晚打游戏时,忽然打出来了一身刺客装备,掉进了他的背包里。

    顾秋一愣,然后赶紧把这件袍子拿了出来,除了考虑到一些商品和规则外,他还考虑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例如说外貌和衣着。

    他如果真的去忽悠人,肯定不能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过去,会没什么说服力的。所以顾秋准备穿着游戏装备过去,但是这个游戏装备一定不能太欧美风,虽然整个游戏都是欧美风的,但是他不能给别人一种他是欧美人的印象。

    这个原因也很简单,这年头大家都相信权威和专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欧美人大规模出现的年头还真的是比较短,他还是得用本地人的样子去忽悠人,不然违和感太强,就跟相声里说的“老约翰中药店”似的。

    法师的衣服就比较欧美风了,尤其那大法袍随风一飘……那叫一个拉风欧美范,顾秋不能用自己本职的法袍去,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别的职业上,其中就有这个刺客的装备。

    刺客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物,和其他职业相比,他们的装备看起来就不那么的花里胡哨了。而且这个游戏的设定很迷醉,明明应该是没有“东西方”这个概念的,偏偏这个游戏里面的刺客职业都异常的东方审美。

    顾秋穿上之后,对着镜子看了两眼……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件不那么浮夸的法师袍子来,系在了外面,当了个能遮住脸的小斗篷。

    他还需要点神秘感吗。

    第二天,室友们都去参加第一次社团活动了,顾秋请了假,说自己不舒服,这话不幸被舍友听到了,大家又嘲讽了一顿顾秋这个“娇弱无力的身子”,然后一起出了门,走出去之前把门带上。

    等到他们走,顾秋突然一个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打开柜子,从里面不停的拿东西。

    之前就准备好的那么一身衣服,还有一些准备卖出去的商品……

    如果说这样还不够的话,顾秋还有一个巨大的杀器,可以直接秒杀所有不安定元素。

    顾秋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本书,这书的边边角角都已经被磨秃了,看起来很可怜的一本书,上面用英语写着一行字,顾秋去查过,是这个游戏里隐身术的含义。

    这是从一个npc那里购买的,所有刺客职业玩家都应该会的技能。顾秋昨天成功的把那身刺客服套上之后,忽然间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好像没什么排斥反应,他本来以为自己的种族既然可以改了,那么“职业”也和游戏里面的一样呢。

    但是顾秋又想了想,觉得这玩意也对。他自己又没有转职什么的,当然不会变成什么游戏里面的职业。按照他的这个推论,他应该可以成功的学习这个技能。

    昨天顾秋认真的观察过游戏里面角色在学习技能时候的动作,然后把那本书拿在自己的手里,将书页一翻,做出一副打开的姿势,还没等看呢,一股金光突然从书里窜了出来,顾秋觉得自己手上一轻,书本的重量一下子消失了。

    ……这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顾秋准备尝试一下,他在心里暗念隐身术,然后他又转头看向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站着的人已经不见了,就只剩下一片空气。

    顾秋猛的打了一个哆嗦。

    看起来……还真诡异啊,有点吓人。

    隐身术时长两分钟,被打断的意思,应该就是指用力触碰到了什么东西,顾秋小心翼翼的试着打开了门,发现这样自己身上的隐身术也没有消失,但是试着用力去撞墙之后,隐身术一下子就消失了。

    这个技能的冷却时间是一分钟左右,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实用的技能,顾秋十分喜欢,他心满意足的想,自己那堆金币果然没白花。

    要知道,他元素法师的第一个大招——火流星都还没钱学呢,居然有闲钱去买刺客的技能书。

    顾秋背着一个书包走了出去,锁上了门,第一次出手他其实也很迷茫,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做,不过有一点他还是会的——装,努力的装。

    他的计划其实就是要开一个愿望店……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你给他东西,他给你你想要的一些非自然力量的愿望店,以一个尽量公平的方式把东西卖出去。

    但是这件事还是有风险的,首先顾秋知道,自己这个愿望店其实完全是自己一手打理的,后面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愿望店这个东西……很多故事里面都有过,那些愿望店里面交易的东西千奇百怪,如果是金钱交易倒还好,但是如果是拿一些奇怪的东西交易,例如说梦想,希望,亲人,健康什么的……

    顾秋这里唯一想要的就是金钱,他很俗,而且重点在于他现在也很穷。

    但是他觉得他一定不能这么简简单单的说,不然人家会觉得他这个愿望店老板没逼格的。

    他要像故事里面的所有愿望店老板一样,有一个符合大众心理的定位,这样才会被接受,不然他表现的太妖艳贱货,人家可能会不信他。

    吃了点饭,顾秋先去准备找几个试验品来下手。其实学校里面各处都有摄像头,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还是挺难的。不过有个地方倒是没有摄像头的,那个地方是土操场。

    学校里面还有附属中学和附属小学,以前土操场是大学生的操场,后来建了新操场后,土操场就留给中学生了。当然也是有大学生去的,只不过人数不多。

    顾秋来到土操场的附近,买了瓶水,安静的坐着,准备找自己的第一个顾客。他看着操场上面仅剩的几个人,心想至少等人数降到三个人以下再过去,不然容易出事。

    等到人数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时,顾秋才慢慢的起了身,去了旁边的公共洗手间,换上衣服,切了脸,然后用了个隐身术,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操场的两个人面前。

    操场上的两个人是一对情侣,应该是高中生。顾秋觉得恨的慌,高中谈什么恋爱啊……他都没谈过。男生刚刚一直在土操场上面打球,女生在一边给他加油鼓劲,当拉拉队。

    顾秋走过去的时候,刚好听见打完球准备走的男孩子满头大汗的跟女孩子说话,“你说这次考试能不能过啊?如果我运气好,比赛的时候正常发挥,咱俩就能上一个大学了,不过的话……”

    “没事,你肯定会过得,我相信你!”女孩子道。

    “我害怕啊……去年听说学长就没过,他特倒霉,来的路上出了事,今年就只能跟我一起考……”男孩子又说。

    顾秋了然的看了眼男孩子。

    哦,体育生啊。

    一对正在为未来担忧的小情侣。

    一瞬间,顾秋就想到了自己带来的一个东西。

    他鼓起勇气,做了最后一翻思想准备后,突然出现在了这对情侣的面前,用自己之前特意背好的台词说,“请问你们……有什么愿望吗?”

    ……

    操场上一片寂静。

    顾秋一开始觉得是自己这口“哥们,买盘吗”的标准语气把面前这对情侣给弄懵了,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就忽然意识到,面前这对小情侣不是懵了。

    他们俩……貌似是被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