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冒牌愿望店 > 3.种族的改变
    “顾秋,听说你打游戏打住院了?”这是顾秋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他的同学对他说的话。

    顾秋死鱼眼的看着他同学脸上的表情,他同学的脸上那股幸灾乐祸几乎遮不住,顾秋瞪了他一眼,低下头来拿书。

    如果可以,顾秋是想24小时蹲在寝室里面打游戏的,但是貌似那样做会所有科目全挂。

    然后他面前那个教机械制图的老师看着坐在第一排的顾秋,就突然惊讶的问了一句,“哎呀,这不是那个打游戏把自己打到住院的小伙子吗,回来上课了啊。”

    ……

    “啊——我不活了!”顾秋整个人跟一只愤怒的狗子一样在寝室里活蹦乱跳,“我要跟那个老师同归于尽!”

    “镇定,镇定一点。”他寝室其他人紧紧的拽着他,“机械制图老师是系主任,系主任!”

    顾秋捂着脸颓然坐下,对着旁边的人说,“你觉得咱们院还能有姑娘喜欢我吗?”

    “呃……”其他人沉默了几秒,他们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其实应该是没有的,姑娘们或许喜欢会打游戏的男生,但是绝对不会喜欢一个打游戏能把自己打到住院的男生。

    别的不说……最起码肾看起来就不怎么好的样子。

    顾秋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又把头埋了起来,旁边的老大说,“行了,行了,别这么丧。”

    他看着顾秋,想找点别的话题,结果忽然愣了一下,“哎,顾秋,你是不是……剪头发了啊?”

    “没有啊。”顾秋摇了摇头,“我刚出院就被你们接回来了,哪儿有闲时间剪头发?”

    “我看你怎么有一点儿不一样了。”老大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

    顾秋对着门后的镜子瞅了瞅,自己也吓了一跳,好像确实是有点儿不同,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好像看着比以前那副丧丧的样子顺眼了点。

    “行了行了,赶紧写作业吧。”寝室里另一个人说,“明天还要教呢。”

    大家纷纷散去写作业,顾秋爬上了床,把帘子拉下,重新打开了电脑。

    “顾秋,你干嘛呢?”寝室里的人问到。

    “我继续打一会游戏。”顾秋看着屏幕上的小人说。

    “……还打?不怕再打住院吗?”寝室里面的人纷纷摇头,但是也没再管,继续写作业去了。

    顾秋点开上次的那个人物界面,找到了换脸的那个位置。他想看看现在屏幕上面的脸究竟有没有被换成功,奇怪的是,点进去之后,那个小人居然已经是他最开始捏的那张脸。

    他一愣,立马凑上前去看了看,确确实实已经换上了欧美风的那张脸,这张脸还是他一开始随机弄出来的。意外的顺眼,就接着用了。

    顾秋心下感觉不对,如果是一个一般的游戏,他可能还不会多想,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想太多也不会过分。

    那天按下按钮时,突然的剧烈疼痛……

    刚刚上床之前,老大对他说的那句话……

    顾秋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第一次从电脑里面拿东西出来的时候,电脑是卡顿了很久的,他那时猜测,电脑可能是在跟外界建立一种联系。

    那么他身体的突然疼痛,是不是也在建立一种联系呢?

    意识到了这件事之后,顾秋又激动了起来。

    但是他紧接着又开始暗自吐槽,干嘛全身都痛的跟抽筋儿了一样,只痛脸不行吗?换张脸跟身体其他部分又有什么关系。

    顾秋又拿出了镜子,这一次他事先多了一个心眼,先吞了两片儿止痛药下去,然后再按下电脑上的按钮。

    先按了自己原来的那张脸,又按了在游戏里捏出来的那张脸。

    按下自己原来的那张脸时,顾秋隐约的觉得发生了一些变化,但那变化太微弱,所以更像是心里作用。

    但在按下游戏里捏出来的那张脸时,他的眼睛忽然瞪大了。

    “卧槽!”帘子外面又传来一声惊呼,“起妖风了是不是?西北这边风沙这么大的吗?”

    屋外突如其来一阵风,这风极其诡异,就像平地而起的妖风一样,穿梭在宿舍楼之间,发出一阵凄厉又诡绝的空气摩擦声。

    “呜——呜——呜——”

    过了一会儿,风声终于停下来了,寝室里面的其他人才低下了头,大家都惊讶地讨论着这个风声,说得西北本地的两个室友连连摆手,说他们西北这几年绿化做的特别好,平时不是这样,刚刚那个纯属意外。

    ……

    顾秋从始至终都没有插话,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目瞪口呆,两眼发直。

    镜子里面的那个人确实已经不再像他,而像是另外一个。

    那张脸还没有太过欧美化,保留着一点中国人的特色,充其量就是有点儿像少数民族。鼻梁很高,眼窝很深。

    顾秋当时看这张脸顺眼,就是因为这张脸,它真的很好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好看,而是一种很高级感的好看。

    就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有这张脸的人气质很好,而且是那种很高级的气质,特别特殊,几乎不会在第二个人的身上出现。

    有的脸也很好看,但是看了很容易让人忘记。不过顾秋的这张脸,却能让人过目不忘,这在现实中都不一定能做的到,这种3d游戏里,更是神一般的操作。

    所以那天顾秋随机出来这张脸的时候,眼睛都直了,还感慨这个游戏捏脸系统做的也太好了点,但是后来真进了游戏,才发现不是捏脸系统好,而是他的运气好。

    如果硬让顾秋来说一下这张脸到底是什么样,他一个理工生也不会说出什么太过夸张的词。

    不过这张脸上,最让人难忘的就是那双眼睛。

    这双眼睛不光眼窝很深,外形也特别好看,而且不知为何,竟然能给人一种忧郁感。

    又忧郁又感伤。

    但是细看之下,那双眼睛里却好像没有任何感情一样。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甚至会让人以为这是错觉,但是细看看,真的能从这双眼睛里,品出来很多不同的滋味。

    顾秋现在是黑色的头发,所以还不怎么明显,但如果换上一头金发,或许会很像希腊神话里面的神。明明是无情的,却又像在怜悯着所有人。

    看着镜子上的这双眼睛,不知为何,顾秋竟然觉得自己被怜悯了……他咳嗽了一下,突然想,绝对不能拿这双眼睛出去看人,不然看谁都感觉像是在怜悯一样,可能会被揍。

    他又看了几眼,然后用手揪了揪自己头上的两个角。

    一下,两下……

    哎呀,居然还是热的……血液会流通到那里吗?

    ……没错,俩角,白色的,小小的,藏在他的头发里,如果不翻都看不见。

    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类会长出来的,而是游戏里面巨魔种族的标志。

    游戏的设定中,无论是男巨魔还是女巨魔,他们的头上都会长两只角。角的颜色会有变化,形状和大小也会变化,但是每个人都会长,这是肯定的。

    顾秋此时才慢半拍的意识到,他前几天的那种剧烈的疼痛,可能不光是换脸,而是身体真的发生了变化……

    真不妙啊……怎么突然就从人变成了奇怪的东西了,而且貌似还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的物种。

    ——以后要是想谈恋爱了怎么办?

    跨物种恋爱吗?想想都刺激。

    顾秋又把脸换了一下,然后又换了回来。看着镜子里来回切换的脸,觉的又神奇又刺激。虽然不敢告诉其他人,但是他觉得自己以后或许会用这张脸出去的。

    “怎么有点冷啊?”下面突然有一个室友说,“你们觉不觉的有点儿冷?”

    “是冷,窗户关没关?”

    顾秋此时已经停下来了来回切换脸的动作,他刚刚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冷,所以听见室友们说冷时,他就疑心在了自己身上。赶忙把脸又切换了回来,继续听着室友们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又有室友说,“哎,奇怪,怎么突然又不冷了?现在才九月份。”

    “对啊,我刚刚还穿大衣来着。怎么这会儿突然又热起来了,还没到秋天吧。”

    “到了,西北这边温差比较大,最近温度可能变化的也大点,来回注意多穿些衣服。”

    “哎,顾秋,你冷了吗?你刚从医院里出来。”下面有人问。

    “我刚刚可一点儿都不冷,是你发烧了吧。”顾秋说。

    “怎么可能?一发烧还五个人都发烧吗?”室友狡辩到。

    双方又互相抬杠了起来,反正就一边写作业,一边逗嘴玩儿呗。过了一会儿,一个室友说,“顾秋你真的不写?明天可是要交的。”

    “写写写,这就写。”顾秋无奈地爬了起来,掏出了一个作业本儿,忽然瞄到桌子上有一个东西。

    元素法师的白板装备,但是还是加了几点属性的。他的这件白板装备,就加了一点火攻,两点智慧。

    智慧这种东西……

    顾秋心道,啊,万能的神啊,既然智慧这种东西都能量化成数字了,那就示范给我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