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真假冰肌玉骨
    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森身体内的寒气越来越盛,细胞蠢蠢欲动,似要结为冰晶。??

    可是此时,刚刚入门的洞玄经却自动流转了起来,那奇异的力量令韩森打了个激灵,中断了冰肌玉骨术的修行。

    韩森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本来想要一鼓作气,把寒气与自身的细胞完全结合,说不定就可以真正打开第一道基因锁。可是洞玄经却被引动,令他半途而废。

    “不会是两种练气术相冲吧?”韩森心情有些烦躁,如果真的是两种练气术相冲,那么他强练下去,最后很可能会走火入魔。

    小银狐见韩森醒过来,高兴的跑到韩森腿边磨蹭。

    韩森心中正为两种练气术的事情烦心,有些烦躁的一手把小银狐推开,让它不要打扰自己。

    看着小银狐委屈的模样,韩森猛的心中一颤。

    韩森拿出一面小镜子,那是他为使用虫甲骑士而准备的,此时对着自己的脸仔细观看,也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韩森运转《冰肌玉骨术》,只感觉身上寒气升腾,虽然不及雪亦狂那么恐怖,但是也已经有几分滴水成冰的意思。

    如果是平时,韩森定然十分欣喜,可是此时他却死死的盯着镜中的自己,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他清楚的看到,镜中的自己,眼睛竟然泛起一抹红光,虽然还不太明显,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可是韩森却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像雪家的人,那种冷酷无情到了极致的眼神。

    “糟糕了,这他娘的什么鬼功法?不对劲啊,换成以前的我,绝对不可能会把小银狐推开,也不会那么暴躁,雪家这见鬼的冰肌玉骨术,难不成还可以改变人的性情?”韩森心中越的烦躁。竟然有种一拳把镜子打爆的冲动,让韩森越的感觉有些不妙。

    连忙停止了《冰肌玉骨术》,韩森重新运转了《洞玄经》,精神渐渐进入空冥之境,全身的细胞复苏,渐渐散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一丝丝寒气随着那清香升腾而出,被从细胞中拔离出来,使得韩森身外形成了白色寒雾。

    《洞玄经》只是刚刚入门,还没有练成第一重,自然不能与《冰肌玉骨术》抗衡,寒气被拔离的度很慢,一个小时才有几丝寒气被拔离出来。

    韩森就坐于雪地之上,一直运转《洞玄经》,小银狐蹲在韩森身边,守在那里动也不动。

    乌云袭来,天空中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飘落的雪花很快就把韩森埋在了雪中,不多时就变成了雪人模样。

    小银狐却是身上不沾片雪,就是在旁边守着。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韩森和小银狐都没有动弹,韩森身上的白雪明显已经有些向着寒冰转化,在初阳之下散寒气。

    “哇,好漂亮的小狐狸。”不远处的雪地上,传来一个女人惊喜的声音。

    “柳青,不要被表相迷惑,异生物再可爱也都是凶残的,这种异生物没有见过,还是小心为妙。”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人类,正深一脚浅一步的穿过雪地,向着小银狐的方向接近。

    那女人看到小银狐动也不动的蹲在那里,望着对面的一个雪人,顿时惊讶的说道:“这里还有一个雪人,这只小狐狸看着那个雪人动也不动,难道这雪人是它堆出来?”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狐狸怎么可能会堆雪人,我看肯定是什么人堆放在这里的。不过这只小狐狸确实有点古怪,怎么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男人也有些奇怪。

    “我去看看它是不是被冻死了。”女人说着就要上去摸小银狐。

    男人却连忙拉住了女人:“不定它是在故意诱我们过去,还是直接一剑斩了了事。”

    说着男人就召唤出一柄兽魂剑,当头向着小银狐劈了过去。

    可是剑还没有劈下去,却见小银狐对面的雪人突然动了,一只似冰雪般晶莹的手掌伸了出来,仅仅只是食指和中指就夹住了那只兽魂剑。

    只见咔嚓一声,那柄兽魂剑竟然硬生生被那两根手指夹断,刀口平整如同刀切一般。

    那男人和女人顿时吓的连连后退,却见白雪崩散,在漫天飞雪之中,一个人影抱起了小银狐飘然而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狐仙……是狐仙……”女人叫了起来。

    “什么狐仙,那分明是一个类人形的异生物。”男人脸色苍白的纠正道。

    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韩森长什么样子,只见一道人形的白影抱着小银狐远遁而去。

    “对,就是化为人形的狐仙异生物……”女人却是执著的加上了狐仙两个字。

    这对男女都认为那不是人类,否则怎么可能在一个雪人之内,而且在雪地之上飞奔,却连一点脚印都没有留下来,人类怎么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很快,冰原上就流传出了一个消息,说是出了类人形的狐仙异生物,引得不少强人都出来寻找,可是却根本没有看到什么类人形异生物的影子。

    韩森抱着小狐狸回到水晶宫之内,再次尝试着运转冰肌玉骨术,身上已经没有了那寒冷的气息,恢复了以前清清凉凉的感觉。

    不敢大意,韩森一边运转冰肌玉骨术,一边对着镜子仔细观察,看到自己眼中再无丝毫的异样,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只是此时的冰肌玉骨术虽然已经没有了寒气,不过却似乎与以前的冰肌玉骨术还是有一点不同了,运转之下,隐隐让韩森的大脑有种冷意,令其思维和感知变的更加敏锐了。

    运转冰肌玉骨术的时间越长,韩森就感觉自己越冷静,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够令他动容似的。

    “太古怪了,雪家的《冰肌玉骨术》一定有问题。”韩森这才想起来,雪亦扬在交流会上讲的是雪家独有的《冰心诀》,好像是一种平心静气,可以令情绪稳定的练气术,据说雪家人人都会修炼《冰心诀》。

    再结合韩森所遇到的几个雪家人的暴躁性格,让韩森越的认为《冰肌玉骨术》有问题。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