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站的高度不同
    韩森能够理解王龄的想法,单纯从改编这个角度来说,冰肌玉骨术确实没有错,是绝对正确的改编。

    就如同翻译其它种族的文章,意思都翻译对了,只是有些用词值得商榷,这并不为错,只要是懂这两种文字的人,自然都很确定翻译没有错。

    韩森真拿那些用词值得商榷的地方当成是错误来说,反而会让专业人士感到可笑。

    如果韩森自己没有练过冰肌玉骨术,也没有发现广寒令的那个秘密,就算是让他来看,他也很确定,这个翻译绝对没错。

    可是韩森现在所看到的层面,并不是表面的翻译,也不只是文意上的改编错误,而是从根本上就已经犯了常识性的错误。

    比如说以前人类认为太阳是围绕着地球旋转,就是基础的常识性错误,这个理论的基础错了,以此得出的相关推理就全是错的。

    但是以当时的知识,没人知道那是错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们都认为广寒经是至阴至寒的练气术,那么以此作为根基改编出来的超核基因术看起来是绝对正确的,可是实际上已经完全错了。

    不是王龄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不如韩森,而是站的高度不同,能够看到的风景自然也就不同。

    韩森说改编不对,王龄自然对此嗤之以鼻,否则就算韩森说广寒经功法本身有问题,王龄都会先听他说一说再下结论。

    王龄的纠缠和针对让韩森有些厌烦,如果不是不愿意看着雪家几千人都成为精神病害人害己,他根本懒的多说什么。

    “王先生是李星华李教授的得意门生吧?”韩森看着王龄说道。

    “不错,李教授正是我的授业恩师。”王龄昂首答道。

    李星华在圣堂中的地位并不比白弈山低,或者说还要更高一些,因为李星华已经是半神,而白弈山还只是一个超越者。

    虽然从学术的角度上来看,两个人的能力和取得的成果都是相当的,但是因为李星华是半神,在外人看来,李星华就比白弈山强了一些,但这种实力的对比其实并不适用于学术界。

    “我对李教授仰慕久矣,白教授也经常提及李教授,觉得李教授在当今圣堂之中,学术水平是最顶尖的水准。”韩森继续说道。

    “当然,恩师他人家在超核基因术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在联盟之内无人能够出其左右。”王龄微微有些得意,感觉自己也与有荣焉。

    “确实,李教授是我联盟的栋梁之材,在超核基因术研究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成就。”韩森认真地说道。

    众人都有些奇怪的看着韩森,王龄话中尽是贬低韩森的意味,而韩森竟然大赞王龄的恩师李星华,虽然可以说是有风度,却也让人感觉有些太过懦弱。

    林风饶有兴趣的看着韩森,他很清楚韩森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也不是一个面对敌人会退缩的人,所以他很想知道韩森到底想干什么。

    王龄听韩森这话说,神色好看了不少,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你知道就好,我所学虽然不及恩师万一,却也算是专业人士,改编有没有错误自然分的清楚,你若是不懂的话就不要瞎说,免得毁了白教授那么多年的声誉。”

    韩森也不生气,眯起眼睛看着王龄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

    王龄以为韩森是服软了,赞同了他的话,心中更加得意。

    可是谁知道韩森话锋一转,淡淡地说道:“你确实不及李教授万一,连李教授的皮毛都没有学到一点,看起来李教授太过专注于研究,根本没有时间教弟子,否则怎么会有你这么狗屁不通的弟子?”

    “你……”王龄没想到韩森转的这么快,上一句还沉浸在得意之中,谁知道却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大转弯,脑子有点跟不上了,一时间张口结舌没办法说出话来,只说了一个你字就顿时住了。

    韩森也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连这么明显的基础改编错误都看不出来,枉你还自称是李教授的弟子。”

    “好好好,你说,你说哪里改编错误?你要是说的出来错误,并且在座诸位认可,我王龄给你端茶认错。你要是说不出来,或者说错了,可别怪我王龄不顾与纪家的情谊。”王龄脸色铁青的说道,心中已经怒极。

    “李教授应该教过你古文吧?这篇广寒经原文你可读的出来?”韩森指着石碑上的广寒经原文说道。

    “当然,不只会读,翻译出来都没有问题。”王龄冷声说道,对此他有相当的自信。

    韩森却是淡淡地一笑:“我看你却未必真的会读。”

    王龄恼怒,直接开口把那广寒经读了一遍,并且读的时候还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和注解,一篇广寒经读下来,等于是翻译了一遍。

    众人听了都觉得王龄的学识确实很渊博,而且其他几家在这方面的专家,也都认同王龄所读所解,并误之处。

    甚至王龄所注解的一些地方,他们也未曾想到,听完王龄所讲之后大受启发。

    “韩大师,我所读所解可有错误?”王龄嘲弄地看着韩森说道。

    韩森叹息一声:“看来是我错怪李教授了,李教授不但教了,而且教的非常好,可以说是倾囊相授,只可惜他收的徒弟却是一个蠢材,不能怪李教授教的不好。”

    韩森没打算和王龄客气,王龄把他当成敌人看,他又何尝不是把王龄把成敌人,能够为白弈山争取名誉打击李星华那一系的机会,韩森自然也不会错过。

    “你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怪我欺负你一个残废。”王龄已经怒极,眼睛里面都快要喷出火来了,几乎就要立刻动手收拾韩森。

    韩森却是冷静地看着王龄说道:“你既然能读能解,那么请你告诉我,这广寒经哪一句说了它是一门至寒练气术?”

    王龄微微一怔,随后不屑地冷笑着说道:“这还用说吗?广寒经本来就是至阴至寒的练气术。”

    “至阴我同意,至寒这两个字,你到是找出来给我看看。”韩森指着石碑上的广寒经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