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为什么他有反应?
    女人看着韩森,眼神犀利如刀,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肝脾肺肾似的。

    韩森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女人的眼神虽然犀利,却不能令他有半分动摇,微微一笑说道:“你是送基因液和配方表的吗?”

    女人却没有回答韩森,依然看着韩森在打量,当韩森已经准备要问第二遍的时候,女人终于开口了,可是她所说的话,却让韩森吓了一跳。

    “你练过《冰肌玉骨术》。”女人盯着韩森说了一句。

    韩森的心中一跳,脸上却是面不改色,笑吟吟的说道:“你不要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练过冰肌玉骨术?”

    女人却是看着他淡淡地说道:“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学的冰肌玉骨术,这些已经不重要,如果你能够发现我们雪家修炼冰肌玉骨术的症结所在,雪家必然会有厚报。”

    “虽然我没有修炼过冰肌玉骨术,不过我会尽全力帮助雪家解决问题,我本就是为此而来。”韩森微笑着说道,打死他都不会承认自己练过冰肌玉骨术。

    女人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一个瓶子和几张打印纸递给了他:“这是冰肌玉骨术的专属基因液和配方,若是发现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

    “不知道怎么称呼?”韩森问道。

    “我叫雪非烟。”女人说完就转身离去。

    韩森看着雪非烟的背影微微皱眉,很显然雪非烟认定他练了冰肌玉骨术,至于雪非烟是怎么发现的,韩森无从得知,可是心中却感觉有点不妥。

    雪非烟才刚刚离开没多久,韩森还没有把门关上,纪海蓝就走了过来,一脸神秘兮兮的问道:“你小子竟然敢对不起嫣然?一来就勾搭上了雪家的大美人雪非烟,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嫣然,不想回去被收拾的话,快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勾搭上雪非烟的?”

    韩森苦笑道:“我哪勾搭她了,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叫雪非烟,也不知道她是什么雪家的大美人,我只是要了一份冰肌玉骨术专属基因液和配方,她是送这些过来的。”

    说着,韩森举了举手中的基因液和配方。

    “雪家这次真是下了血本啊,竟然送个东西都让雪大美人亲自来,我这就回去也要一份。”纪海蓝流着口水就要回自己房间。

    “蓝叔,这个雪非烟很出名吗?”韩森拉住了纪海蓝问道。

    雪非烟竟然能够看穿他修炼了冰肌玉骨术,实在令他有些吃惊,他自然也想要弄清楚雪非烟是什么样的人。

    “出名?何止是出名,广寒第一美人的名号你不知道吗?你小子是不是男人啊?”纪蓝海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韩森,好似十分怀疑韩森的性取向。

    韩森微微有些郁闷,他虽然也喜欢美女,可是总不能随便看到一个美女就发春吧,更何况还是第一次见面,人家还点破了他修炼冰肌玉骨术。

    又问了纪海蓝一些关于雪非烟的事情,所得到的也不多,只知道雪非烟是大美人,今年才刚满二十岁,而且是发疯的雪家半神雪亦清的小女儿,在修炼方面也十分有天赋。

    不过让韩森吃惊的是,雪非烟竟然还只是在第一庇护所的未进化者,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够看穿他修炼过冰肌玉骨术,实在让他有些意外和吃惊。

    回到房间内,韩森越想越觉得不妥,现在雪非烟看出他修炼过《冰肌玉骨术》,如果雪家追究起来恐怕会非常的麻烦。

    “不管了,现在走肯定不现实,反而会让他们以为我是做贼心虚,到时候只要死认账,以现在雪家的实力,应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韩森心中暗自思索。

    原本他以为自己很久没有练《冰肌玉骨术》,而且他练出的效果与雪家的也有些不同,雪家的半神又被禁锢了起来,应该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练过《冰肌玉骨术》,可是没有想到才来第一天就被人看了出来。

    这也就是现在雪家的状况不好,否则韩森真想抢一艘飞船逃离雪家的星球。

    当然,他也不需要抢,身上就带着黑色独角仙,他想走,来一只舰队恐怕也很难留的住他。

    摸了摸自己戴着身上的黑色独角仙,韩森心里顿时底气十足,雪家真想要撕破脸皮,到时候吃亏的绝不会是他韩森。

    韩森不再想这些,拿出基因液和配方表研究,这里没有仪器,韩森只能先看一看配方表,上面所使用的各种材料,都是韩森在这几年间已经熟知的,他见过的基因液配方表太多,这个配方表内的材料都是大阴大寒之物,而且大多具有舒缓神经的作用,还有一些具有镇定效果。

    吃这些东西不可能会造成精神创伤,反而会对神经有良好的效果。

    而且基因液这东西只会吃一次,也不会有剂量过多或者药物依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韩森等了一夜,到第二天早晨跟着纪海蓝他们一起去吃早餐,也没有雪家人找他的麻烦,雪家人根本没有特别注意他,似乎并不知道韩森修炼冰肌玉骨术的事情。

    到是纪海蓝埋怨了韩森,说送东西来的根本不是雪非烟,而是一个雪家的管家。

    吃完饭之后,韩森跟着纪海蓝他们又去了一趟冰洞,依然没有什么收获,那石碑上面所刻的冰肌玉骨术,韩森闭着眼睛都能够背出来,再看多少遍也无用。

    “难道那个雪非烟是在诈我?她根本没有看出我修炼了冰肌玉骨术?”一直没什么事情发生,韩森心中暗自怀疑。

    不过看雪非烟那时的神态和眼神,怎么看也不像只是诈他。

    而此时在雪家的监控室内,原本的监控人员都被赶了出去,只有雪非烟一人正通过监视器看着韩森的一举一动,同时似乎是在皱眉思索着什么。

    而在雪非烟的手里,握着一块雪似的玉牌,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玉牌之上密密麻麻刻了很多的小字。

    雪非烟手里抚摸着玉牌,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监控器内韩森的影像,关注着韩森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

    “不可能啊,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修炼了冰肌玉骨术的人,除了皮肤似乎与修炼冰肌玉骨术的人有些相似之外,他没有任何修炼冰肌玉骨术的特征,为什么广寒令会有他有反应呢?”雪非烟喃喃自语,脸上满是疑惑之色。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