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零五十章 剑圣木偶
    “邪情帝,你如此不识进退,那便不要怪本帝无情。”剑圣帝君脸上露出怒色,想不到受了重伤的邪情帝竟然还敢如此强硬。

    只见剑圣帝君十指一点,十柄古剑悬空而出,十化百,百化剑,千化万,顿时上万柄古剑悬于天空之中,遮天蔽日杀气冲宵。

    剑本就是凶器,万柄古剑组成的剑阵杀气重重叠叠如同山岳海潮,由天上镇压而下,那景象几如灭世。

    韩森心中大惊,剑阵笼罩的范围已经把整个眼泪之湖都包括在了里面,看着那恐怖的剑阵绞杀而来,韩森一手抱起宝儿,就准备就要飞遁而去。

    受了重伤的邪情帝却丝毫没有退缩之意,傲视漫天古剑,身上的银色光焰疯狂摇曳,似是风中烛火。

    万剑绞杀而下,无边的杀伐戾气化为山岳镇压而下,顿时令邪情帝身上的银色光焰收缩到了极限,几乎就要灭掉。

    可是邪情帝依然丝毫不惧,目光冷漠地盯着笼罩了天地古剑阵,似是在看一堆废铜烂铁。

    轰!

    万剑落下,天地为之变色,虚空被片片撕碎,整个眼泪之湖区域剑光交织在一起,几乎成了一个剑之世界,所有一切非剑之物皆被碾压绞杀成灰。

    眼看着铺天盖地的古剑和剑光绞杀而下,如山如海的扑向了邪情帝,邪情帝眼中的银光突然一闪,身上银光大放,一拳轰向天际。

    轰!

    银色的光束刹那间轰碎了恐怖的剑阵,那剑光和古剑,在银色光束之下当真如同废铜烂铁似的,直接被银光汽化。

    恐怖的光束刹那间毁灭了剑阵,轰到了剑圣帝君的面前,剑圣帝君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在一脸的惊骇之中,身体也被那银色光束汽化。

    天地之间顿时恢复了清明,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邪情帝冷冷地说了一句:“没有人能够威胁我邪情。”

    说完,邪情帝忽然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全身的伤口崩裂,银血如泉水般涌出,身上的生机快速消退,几乎比一个凡人还不如。

    韩森抱着宝儿来到邪情帝跟前,发现邪情帝生命力透支的太可怕,只剩下了一丝生机。

    他本就已经受了重伤,又强行打出了那般恐怖的最后一击,帝体没有直接崩溃已经算他命大。

    不过韩森却是有些佩服他的股子狠劲,当真有几分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气概。

    韩森正准备模仿小银银的雷电之力,以之治疗一下他身上的伤,至少先止住他身上的血。

    可是却突然听到一个响声传来,韩森看那边看去,顿时瞳孔猛的一缩,只见剑圣帝君竟然从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剑圣帝君被邪情帝那最后的恐怖一击打爆了,不可能活下来才对。”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剑圣帝君,韩森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而倒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邪情帝,看到剑圣帝君竟然没有死,也是一脸的不能置信,可惜他现在连动弹也动弹不得了,只能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不可能……你不可能在我的邪情绝杀之下活命……”

    剑圣帝君一边抹去嘴角的鲜血,一边冷冷地盯着地上的邪情帝冷声道:“邪情帝不愧为邪情帝,大帝之下以你为尊,一拳破我万古剑阵,若非我有帝灵基因秘宝剑圣木偶,还真被你给杀了。”

    说到这里,剑圣帝君脸上露出了带着些许疯狂的笑容:“可惜……真是可惜……你还是差了一点没有杀死我,虽然毁了唯一的一个基因至宝剑圣木偶,但是能够斩杀你邪情帝一次,那也算是值得了,区区一只剑圣木偶又算得了什么。”

    剑圣帝君说着,已经满脸狂热的向着邪情帝走了过去,一脚向着邪情帝脸上踹了下去,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剑圣帝君嘴上说不在乎,可是剑圣木偶那般可以保命的帝灵基因秘宝,他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才能种出,现在被邪情帝直接毁去,还令他受了不轻的伤。

    再加上之前邪情帝又夺了他的凤凰奥义图,剑圣帝君早已经把邪情帝恨之入骨,直接一剑杀了他都觉得不解恨。

    邪情帝冷冷地看着邪情帝,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眼神中似是充满了对于剑圣帝君的不屑。

    剑圣帝君极其厌恶邪情帝的这种眼神,脚上又加重了几分力气,狠狠地踩向了邪情帝的那张脸。

    可是却突然只见金色的光华一闪,剑圣帝君感觉到了奇异的气息袭来,顿时收腿后退,却见韩森手中握着一根似黄金羽毛的大剑,人已经站在了邪情帝的面前。

    “区区一个人类,竟然也敢挡在本帝面前,你以为你可以像他一样复活吗?”剑圣帝君已然看出韩森的人类身份,不过他只以后韩森是邪情帝所收的人类奴仆,根本没有想到,邪情帝根本不知道有人类的存在。

    “我不能复活。”韩森看了剑圣帝君一眼,又接着淡淡地说道:“不过在我面前,你可以杀了他,但是却不能羞辱他。”

    躺在地上的邪情帝眼神微微一动,脸色却是依然冷漠,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

    “哈哈……是我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一个卑微的人类,竟然敢站在本帝面前说教,还教我不许羞辱一个帝灵?”剑圣帝君突然收了笑容,残忍的盯着韩森:“你说在你面前不许本帝侮辱他是吗?那本帝就先斩断你的四肢,然后再让你看着他是怎么被我羞辱至死,不过你不用担心,在那之后,我会让你尝尝万剑刮身的死法,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羞辱。”

    剑圣帝君说着,手指一动,顿时数柄古剑破指而出,向着韩森绞杀而去。

    韩森手中凤凰神剑和太阿剑连闪数下,顿时把那古剑都斩开,冷冷地看着剑圣帝君说道:“这种程度的力量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让我也看看你那没什么卵用的万古剑阵吧。”

    韩森知道自己与剑圣帝君迟早都有一战,他若想要让人类在剑炉庇护所立足,就必须要打下圣剑庇护所,与其到时候再战,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先摸清楚剑圣帝君的虚实,到时候就更有把握了。

    “你该死!”剑圣帝君大怒,连一个平时在他看来卑鄙无比的人类都敢这般辱骂他,让他心中杀机大炽,恨的牙齿几乎都要咬碎。

    恐怖的杀机在空气中蔓延,古剑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化万,组成杀机如山的剑阵,向着韩森绞杀而去,剑圣帝君想把韩森活活刮了。

    韩森却是神色平静,身上突然间涌出一股神秘的力量,一双漆黑如夜的鸦翼在他背后展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