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帝心霸刀
    秦萱放开了手脚攻击韩森,而韩森却是只守不攻,任由秦萱疯生攻击,而他却把所有的攻击都挡了下来。

    洞玄气场本身就有灵识的作用,只是以前韩森主要侧重于观察生机,现在则开始像是第八识一般,侧重于灵识。

    韩森只靠感觉去挡秦萱的攻击,而不是去看,在不断的练习之下,感知也变的越来越敏识,只是想要媲美第八识,却还有很远的距离。

    虽然对练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不过韩森很快就发现,在虚拟社区当中想要感知到对方的攻击路线,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虚拟社区感觉上虽然很真实,但是对方的一切都只是数据流,并非真实存在的,其实能够判断的依据非常少,不用视觉的话,几乎成都是靠猜测。

    “如果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我都能够预知到对方的攻击轨迹,那么第八识也算是成功了吧?”韩森并没有因为困难而退缩,反而觉得更加兴奋。

    开始的时候,韩森只能以视觉作为辅助,才能够完全抵挡秦萱的攻势,而随着练习的深入,韩森开始渐渐的放弃视觉,更多的依靠自己的感知能力。

    虽然这样的进展很缓慢,但是对于韩森来说,哪怕只是一丝丝的进境,都足以令他兴奋莫名。

    而对于秦萱来说,开始她还只是非常保守的进攻,还会考虑到自己的守势,可是随着对战的进行,她发现自己的攻击对于韩森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韩森都能够完美的抵挡下来,并且也没有要反击的意思,时间长了,秦萱就开始有意识的放弃了自己的防御姿态,完全投入到了进攻当中,可是她却依然没有能够攻破韩森的防守。

    “教练,明天还会来吗?”到了必须在离开的时候,秦萱问了韩森一句。

    “会,最近一段时间都会来。”韩森回答的很肯定,在没有令洞玄气场的灵识可以媲美第八识之前,韩森不打算再进庇护所。

    秦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心中十分欢喜,离开虚拟训练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取出了一本超核基因术。

    秦萱找出来的这一本超核基因术名为《帝心霸刀》,此刀法只有攻势没有守势,刀刀凶险,至刚至强的同时也是至险之学。

    秦家自远古时代,就已经拥有这门刀法,只是因为太过凶险,真正练成的人却不多。

    一但出手就是毫无保留的攻势,一但攻势没有起到效果,被对方反击就只有死路一条,秦家历史上有不少人因为使用帝心霸刀而死。

    秦家其它的厉害武学很多,没有必要一定要练帝心霸刀,所以秦萱以前也没有练过,只是这一次和韩森对练,对方只守不攻,秦萱一直都没有能够攻破他的守势,就想起了帝心霸刀来,也只是打算随便学一学,然后好让对方大吃一惊。

    果然,秦萱只是随便练了一下,可是第二天对战之时,确实让韩森吃惊不小,那凌厉霸道的攻势,与昨日不可同日而语,让韩森非常的兴奋。

    而秦萱自己在使用了帝心霸刀之后,却越来越喜欢这一门霸道的刀法,忍不住深入的练了下去,她突然发现自己无比的适合这门法,心中即喜且惊,有些犹豫不决。

    “你怎么了?”韩森原本与秦萱对战的十分痛快,秦萱的刀法越来越凌厉,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本来就是韩森所需要的,可是秦萱的刀法却突然之间变的有些犹豫起来,完全失去了原本凌厉霸道的气势,变的不堪一击。

    “教练,这门刀法有攻无守有我无敌,实在太过凶险,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练下去。”秦萱有些彷徨的看着韩森,希望对方能够给她一点建议。

    “这刀法叫什么名字?”韩森沉吟道。

    “帝心霸刀。”秦萱也没有隐瞒,说出了刀法的名字。

    “帝心之术不战为胜,霸之道天下皆服,你这刀法什么时候练到不战的境界,那才算是真正练成,若是不战又何来的凶险可说?”韩森缓缓说道。

    “不战?”秦萱似懂非懂的看着韩森。

    “是的,不战即是最大的霸道。”韩森点头说道:“今天到此为止,你好好回去想一想吧,若是你心中有刀,那便练下去;如果你心中有念,那便现在就弃了吧,否则练这帝心霸刀只会让你丢了性命。”

    “谢谢教练,我会好好考虑的。”秦萱离开了虚拟训练营,一直在思索着韩森说过的话。

    秦萱一直发呆,想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一个号码,没有想几声,全息影像之中就出现了一个老人。

    “小萱萱,竟然想起了来看我这个老头子,真是难得啊。”正在饮茶的老人,有些吃醋似的说道。

    “太爷爷,我想练帝心霸刀。”秦萱认真的说道。

    老人的手不易察觉的一抖,神色变的凝重起来,盯着秦萱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说说你为什么想练帝心霸刀?”

    秦萱把自己的遭遇说给了老人听,最后又说道:“我仔细的考虑过了,我是真的想要练这门刀法,我觉得我能够达到不战的境界。”

    “不战即为最强的霸道,我到是很有兴趣想要见一见这个人。”老人没有回答秦萱,反而这么说道。

    “太爷爷,你要见他明天可以去虚拟训练营,可是我到底该不该练帝心霸刀呢?”秦萱撒娇道。

    她难得会有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小女儿态,即便是在父母面前也很少会有这样的表现,只有在这位太爷爷面前,才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女孩。

    “你不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吗?还来问我这个老头子干什么?”老人笑了笑说道:“明天记得来叫我,我到要看看,对你说这些的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将来若是我的宝贝小萱萱因为他这一番话而出了什么问题,我也好去找他算账。”

    “太爷爷,这和教练没什么关系。”秦萱娇声道。

    “怎么没关系,没有他这一句不战即为最大的霸道,你不懂帝心之道,自然也不会下定决心要练霸刀。”老人淡淡地说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