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四百零四章 九命血猫
    宁月被那丑恶兽魂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何,心底竟然泛起一种深深的寒意,仿佛连灵魂都在颤栗着。 .更新最快

    宁月二话不说,直接把手中的剑就刺向了自己的胸膛,竟然就想要自我了断。

    “吼!”盘踞在韩森身外的丑恶兽魂发出一声吼叫,宁月突然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双手大张,把剑丢在了地上。

    看着脸色惨白难以控制自己的宁月,韩森淡淡地说道:“我说过,你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回答我几个问题,也许我会允许你死去。”

    “那是什么兽魂?”宁月咳嗽了两声,却没有回答韩森的问题,盯着丑恶的兽魂问道。

    “水蜇龙,共生兽魂。”韩森淡淡地说道。

    韩森前段时间一直在天网上查找共生兽魂的资料,可惜根本没有关于共生兽魂的资料,后来他自己做了很多的测试,才终于明白了共生兽魂的用法。

    水蜇龙可以寄生在任何生物身上,共享对方的生命,也就是说现在宁月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他自己,水蜇龙也拥有宁月身体的一部分控制权,控制权的多少,要看共生兽魂和宿主之间的力量对比。

    毫无疑问,身为超级兽魂的水蜇龙比宁月强大的多,所以水蜇龙自然就拥有了宁月身体优先控制权。

    现在宁月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他脑中的部分所想,都能够直接被水蜇龙所感知,再化为信息流传递给韩森,让韩森能够知道现在宁月的部分所思所想。

    共生兽魂也有它的缺点,如果它的力量弱于对方,就有可能会被对方反制,反过来控制它的行为。

    当然,如果对方的力量强于共生兽魂,或者说不弱于共生兽魂太多,在对方极力反抗的情况下,共生兽魂也难以寄生在对方身上。

    不过一但寄生成功,水蜇龙同样会吸收这身体的养分,宁月越强,水蜇龙也就会随之成长,几乎很难再摆脱掉水蜇龙的控制。

    在第一庇护所之中,韩森没有什么顾忌,没有什么人类的力量在第一庇护所之内能够比超级兽魂还要强,寄生几乎是百分百可以成功。

    除非是超级神基因全满的进化者,可惜现在这种人在第一庇护所之中根本不存在,连韩森自己都不是。

    韩森又问了几个问题,宁月却只是不答,韩森借助水蜇龙的力量,也只读取了很少部分的信息,宁月的意志力确实有些太强了。

    “好厉害的宁月,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意志力确实强的可怕。”韩森看了一眼宁月,宁月也正好在看他。

    “杀了我吧,你从我这里不可能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宁月淡淡地说道。

    “宁月,这认得这是什么吗?”韩森知道普通的问题恐怕无法令宁月的意志力动摇,沉吟了片刻,掏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那个似猫似狐的血晶吊坠,垂到宁月眼前问道。

    宁月看到那吊坠的刹那,神色竟然变了变,而韩森却从水蜇龙传回的信息之中,听到了宁月在脑海中疯狂的呐喊:“九命血猫……怎么可能会是九命血猫……”

    “不可能……我已经详细的调查过你的背景……你不可能是韩教官的后代……”宁月看着韩森手中的血晶吊坠,竟然开口说话了。

    “为什么不可能?”韩森见宁月的心念失守,立刻反问道。

    听到韩森的这句反问,宁月却是怔了怔,好一会儿才突然像着了魔似的说道:“没错,你应该是韩教官的后代……你肯定是韩教官的后代……如果不是他的后代,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宁月的神色已经变的极其复杂,看着韩森说道:“你若是之前早些拿出九命血猫,我们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韩教官对我宁家有大恩,如果早知道你是韩教官后代,宁月又怎么会对你不敬,又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韩森冷哼道:“就算韩家对你们宁家有恩,那也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之事,我若没有自保之力,恐怕你也未必会理会什么以前恩情。”

    宁月却是摇头道:“宁家有家训,若遇韩教官后人,必然以恩人待之,而且你是韩教官的后代,便是我宁家想要无礼也没有那个胆子……”

    韩森听的大奇,他借助水蜇龙可以感知到宁月的脑中所想,知他所说不假,可是韩森又不好直接问为什么宁家会没有胆子动韩家人,这话若是问了,宁月恐怕就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韩教官后代,到时候能够问出来的只怕更少。

    而韩森也不敢肯定自己就是韩教官的后代,毕竟这件事太离奇了,以宁家的能量,不可能调查不出他的家庭背景,既然宁月没有发现韩森的太爷爷韩敬之就是那个蓝血特种部队的教官韩敬之,韩森自己也很怀疑,两者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毕竟两个人的年纪差的有点远。

    韩森正在思索着接下来要怎么问,宁月却是苦笑着继续说道:“如果早知道你是韩教官的后代,我又何苦花费这么多的心思,还损失了那么多宁家辛苦培养出的基因大圆满,韩教官的后代可以斩杀那些超级生物又有什么稀奇的……”

    “看来你对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不少。”韩森看着宁月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心中却是期望宁月能够继续说下去,似是宁月这样的人,他若是不想说,就算是杀了他,恐怕也难问出半个字来。

    “以前的事情,老人都不愿意多说,我能够知道的也极其有限,不过韩教官于我宁家祖上有大恩,并且立有家训,代代相传不敢有忘,如此我才知道一些,大多也都是关于韩教官的事情。”宁月叹气道:“我小时候听了那些韩教官的事迹,却是想过成为韩教官那样的人,或许以后有机会还了韩家的恩情,可惜没有想到,恩情未还,却先和韩教官的后人成了敌人。”

    “哦,那你到是说说看,你们宁家是怎么说我那先祖的?”韩森看着宁月说道,只盼着他多说一些,好让自己多知道一些当年的事情。

    宁月却也没有要隐瞒什么的时候,直接就说了起来,可是宁月说的那些关于韩教官的事情,却把韩森听的一楞一楞的,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