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百七十三章 魔王(补偿)
    韩森又询问了其他可能遇到的对手,全部了解了之后,韩森才放心的答应了替王迪出战,不过条件却是王迪必须先把兽魂给他。

    一只神血附体兽魂和一只神血兵刃兽魂,不过因为不在同一个庇护所,签订了合约之后,韩森委托了皇甫瓶晴利用战神武道馆的弟子,在王迪的庇护所接收了两只神血兽魂,只等着韩森以后有时间取回来就可以了。

    那柄神血兽魂兵刃是一柄斧头,韩森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有总比没有要好,那只附体兽魂才是韩森所需要和看重的。

    皇甫瓶晴来到了角斗士之丘,可是却并没有能够如她所愿,宁月就在角斗士之丘,避开是不大可能了。

    “月哥。”皇甫瓶晴每次见到宁月,都会有些忐忑不安,虽然宁月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可是她每次见到宁月,都会有种背负发凉的感觉,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所以皇甫瓶晴和性格暴躁的神天子反而走的更近一些,这其中的原因连皇甫瓶晴自己都说不明白。

    “小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宁月温柔的摸了摸皇甫瓶晴的脑袋,眼睛带着笑意,像是天上的两弯月牙似的,极为迷人。

    宁月的长相和神天子有七分相似,只是十分的消瘦,脸色有点苍白,连嘴唇上都只有浅浅的血色。

    宁月对皇甫瓶晴是极好的,从小到大都是极好的,有一次皇甫瓶晴和父母一起到宁家看望外公,皇甫瓶晴不小心打碎了一件被外公当作是宝贝一般的古董,那时候皇甫瓶晴吓坏了,宁月就是这样摸了摸她的脑袋,帮她担下了打碎了古董的责任,后来被教训的极惨,可是宁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

    皇甫瓶晴心中对于宁月是极为感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有办法亲近宁月,就连宁月亲昵的拍她的脑袋时,皇甫瓶晴都有种想要躲开却又不敢的感觉。

    在宁月面前,就算是以皇甫瓶晴的性格和阅历,也会变的有些局促不安,连说话都变的规规矩矩。

    “月哥,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皇甫瓶晴在宁月面前找不到太多的话题,只好直接切入主题。

    “小晴你知道的,只要不是违反规矩的事情,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宁月还是那样笑吟吟的说道。

    只是说了两句之后,宁月就忍不住用手巾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脸色也似乎得更苍白了些。

    “月哥,你的病好些了吗?”看宁月这个样子,皇甫瓶晴也忍不住有些担心。

    “没事,早就已经习惯了,无碍的。”宁月笑了笑:“说吧,你想要什么?”

    “月哥,我有一个认识的人被带来了角斗士之丘。”皇甫瓶晴连忙说道。

    “小晴,你应该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破的……咳咳……”宁月说了一句,就又咳嗽了起来。

    “不是的月哥,我不是求你放过他,只是想要求你能不能让铁狂做他的对手。”皇甫瓶晴咬了咬牙说道,虽然她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韩森执意要如此,她也只好照办。

    “你和他有仇?”宁月有些讶然的看着皇甫瓶晴。

    “没有。”皇甫瓶晴连忙摇头。

    “他是一个进化者?”

    “不是。”

    宁月眼中露出有趣的神色:“那就有意思了,他叫什么名字?”

    “韩森,月哥,可以吗?”皇甫瓶晴每次在宁月面前,就会感觉自己的词语极度匮乏。

    “只要不破坏规矩,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宁月笑吟吟的看着皇甫瓶晴,颇有些宠溺的意味。

    “月哥你答应了?”皇甫瓶晴顿时大喜。

    宁月含笑点头,用手巾捂着嘴角轻轻抽搐了两下,看起来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咳嗽出来。

    角斗士之丘,人类恶性的释放之地,不知道被多少人类鲜血洗染过的格斗台外围,到处都是一张张带着兴奋扭曲的脸。

    只不过并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们的脸,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一张冰冷的金属面具,因为有很多来到这里的人,并不愿意被别人看到他们的真正面目。

    虽然在天网上通过会员制的虚拟社区,一样能够看到实况直播,可是那样毕竟无法满足最真实的快感,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亲身来到了角斗士之丘,让自己亲眼感受那血淋淋的死斗。

    铁狂这个名字在角斗士之丘非常出名,到不是说铁狂真的有多么强大,至少在进化者当中,铁狂还算不上什么人物,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进化者菜鸟。

    可是在角斗士之丘,对于那些无力偿还债务或者是想要拿命来拼一拼的未进化者来说,他却是如同噩梦一般的存在。

    魔王,这个很多观看过铁狂战斗的人给予他的称呼,铁狂在死斗中所表现出来的统治力、残忍和血腥手段,几乎让所有看过他死斗的人都十分赞同这个称呼。

    对于未进化者来说,铁狂确实是无比强大,不可战胜又凶残暴虐,极度渴望死亡与鲜血的魔王。

    在以往的死斗中,魔王铁狂的对手没有一个能够留下完整的尸体,都被铁狂的双手撕裂了身体或者扭下了脑袋。

    每当这样的一幕出现时,就是场外观众最狂热的时候,欢呼声与叫喊声几乎就会淹没整个角斗场。

    铁狂的对手是谁不重要,所有人所想要看到的,都只是魔王虐杀生命的原始恶之畅快。

    “我会扭下你的脑袋。”当铁狂站在格斗台上,指着自己的对手嘶吼出这一句他最喜欢的台词之时,场外的观众都已经急不可耐的发出了渴望鲜血与死亡的欢呼声。

    事实上,相比铁狂,场外的那些观众才更像是真正的魔王。

    而在格斗场上空的一个房间之内,宁月正在靠坐在沙发上,饮着似血一般的酒,那似月牙一般含笑的眼睛,俯视着整个角斗场。

    “韩森,应该是那个和大哥有些冲突的男人吧,屁股狂魔,钢甲小分队的队长,还是一个未进化者……到是一个有趣的人……咳咳……”宁月看着已经走上格斗台的韩森,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