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我还是扎马步吧
    司徒青虽然已经是进化者中的巅峰,快要晋升越者的人,可是黑白拳这东西,并不是力量够强,度够快就行的,可以说与两者基本上没什么关系。?

    黑白拳主要考验的就是对身体和力量的控制,以及眼力和心理的博弈。

    因为修炼了《冰肌玉骨术》的原因,韩森对于身体和力量的控制力,并不会逊色于进化者,而眼力和心理的博弈,那就和等阶无关了。

    《大阴阳磁力炮》这门新武学,韩森虽然还只是刚开始修炼,不过其中的许多理论知识却对于韩森的启很大。

    白弈山说的确实没有错,这是一门修炼起来十分平和,几乎没有危险的新武学,阴阳平衡互补,对身体素质的提升还有些帮助。

    《大阴阳磁力炮》真正危险的地方,是在使用它的时候。

    在适合的时机选用阴劲和阳劲,这对于使用者来说,是极具挑战性的,如果使用错误,不只是伤不了敌人,自己反而会深受其害。

    阴劲讲究的是以柔克刚借力打力,而阳劲讲究的却是一力降十会恃强凌弱,同出一种新武学,却是两种极端的力量。

    这对于使用者的判断力有很高的要求,和黑白拳的理论相似,你必须能够判断出对手使用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根据情况而使用阴力炮或者阳力炮。

    如果对方的力量阳刚之极,劲力远在你之上,那就必须使用阴劲的柔力,如果这时候却使用了阳劲,结果就是以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因为阳劲实在太极端了,一出手就是爆身体内的所有力量,一拳即出非生即死,打不破敌人,那么就是自己粉身碎骨。

    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例子,因为劲力的运用分为很多种不同的情况,使用阴力和阳力结合,正确的应对各种劲力,才是使用《大阴阳磁力炮》最难的地方。

    因此《大阴阳磁力炮》之中,一大半讲的其实都是如果如何判断各种劲力,以及使用阴力和阳力时如何不暴露自身的意图,以免被敌人识破而做出相应的改变。

    阴劲和阳劲都需要时间练习,暂时还很难使用出来,不过那些理论对于韩森的帮助却很大,让他对于各种劲力的认知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这些理论知识已经不仅仅是局限在未进化者的层面,而是包括了未进化者、进化者、越者三个层面的理论知识,也就是白弈山自己能够到达的那个层次。

    至于更高的半神级,白弈山自己也没有到达,也没有太多的参考资料,所以基本没有相关的介绍。

    即便如此,也使得韩森的理论知识拔高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把这些理论知识用在司徒青的身上,所起到的效果之好,连韩森自己都有些意外。

    司徒青的脸色渐渐变化,从开始想要指点韩森,到后面慎重的当成对手对待,再到最后的惊骇,司徒青看向韩森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像是在看一个人类。

    “你是怎么做到的?”司徒青瞪大了眼睛看着韩森,连续战了十几局,他连一局也没有赢,简直让他怀疑韩森是不是装了作弊器,能够透视他的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这很简单,你力的方式太老套了,使用黑拳的时候,手臂内侧的肌肉会横向收缩……”韩森随口说了一点《大阴阳磁力炮》的理论。

    司徒青听的连连点头,一脸认真地像是一个听老师讲课的小学生。

    “咳咳……不好意思,扯远了,我还是继续扎马步吧。”韩森说着就准备摆出马步。

    司徒青连忙拉住他,笑着把韩森按在自己的教练椅上面,还给韩森倒了一杯水递上去,满脸堆笑的说道:“练什么马步,你讲你讲。”

    “这样不大好吧?”韩森眨了眨眼睛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你的测试影像我看过,基础很牢固,回头我把我的一些经验和技术教给你,你多练练就成了。”司徒青说着目光一闪:“这样吧,你给我讲黑白拳,我这边给你演示箭术的技巧,你要有什么不懂的再问我。”

    “那我就给你讲讲?”韩森眨着眼睛说道。

    “你讲你讲。”司徒青连声说道。

    韩森笑了笑,就继续给司徒青讲黑白拳,而司徒青则在旁边拿着弓箭给韩森演示一些他自己的射术和技巧。

    “别停啊,继续射。”韩森见司徒青听着听着就不演示了,只在那里听了,就又催促了两句。

    “在射……在射……”司徒青说着又射了起来。

    过了两天,司徒香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去训练馆看一看韩森的惨状,顺便看看能不能把他收回队里。

    想到韩森被老爸操练的生不如死的模样,司徒香就是嘴角含笑,脚下也快加了几分,像是一阵风般来到了训练馆。

    可是拉开门走进了训练馆,司徒香入目看到的景象却让她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

    想象中韩森悲惨的模样完全没有出现,而且韩森竟然还悠哉游哉的坐在司徒青的教练椅上捧着水杯在喝茶,看起来别提有多滋润了。

    而司徒青却在一旁的场上射着箭,不时的还向着韩森媚笑,好像是司徒青才是被训练的那个人,而韩森是教练一般,看的司徒香人都傻了,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揉了又揉,可是看到的却依然是韩森舒服的坐在教练椅上。

    “这是什么情况?”司徒香张大了嘴巴,半晌都没有合上。

    那个被称为笑面阎罗的老爸,那个令无数士兵都闻名色变的魔鬼教练老爸,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那个韩森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司徒香站在门口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几乎以为是自己还在做梦。

    “一定是做梦,一定是我还没有睡醒,老爸怎么可能会……”司徒香楞楞的伸手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想把自己从这场离奇的梦境中拯救出来。

    “哎哟!”可是脸颊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却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捂着脸神色变的古怪无比。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