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神基因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祭剑术
    陈燃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一笑:“好一个天才。”

    说着,陈燃的手一挥,四周的箭矢和暗器就铺天盖地的向着韩森飞了过去,简直如同天罗地网一般。

    直接把金毛吼召唤了回去,韩森身形闪动之间,竟然从那天罗地网般的箭矢与暗器之间穿了过去,没有一只暗器能够伤到他。

    陈燃本来也没有指望那些箭与暗器能够伤到韩森,若是上百人齐发还有可能,这点人却太少了,顶多也就是阻住韩森的去路。

    随着陈燃的手一挥,一个男人挥剑疾冲向韩森,速度快的惊人,两三步就已经冲到了韩森面前,手中一柄巨剑从下往上逆斩而出,大有冲破天际的狂猛气势。

    陈燃目光死死的盯着韩森,想要先观察韩森的实力到底如何,他身边本来有三个开启了基因锁了的强者,可惜有两个死在了天柱神山之上,现在能用的人也只剩下这一个。

    不过这也是陈燃手下最强的人,即便是许东进和另外一个开启基因锁的强者加在一起,也未必是这个黄免的对手。

    虽然不是陈家的人,但是这个黄免也是一个练气家族的传人,只是那黄家没有陈家那么大的名气,所传的练气之法也不如陈家。

    黄免来到第二庇护所之后,没有能够联系上自家人,又受了陈燃的许多照顾,所以后来也就成了陈燃的人。

    黄家的练气术虽然不能算是顶级,不过并不代表不强,黄家的练气术之所以算不上顶级,那是因为这练气术太单一了。

    《祭剑术》这个名字,若是在联盟中提起,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这是一种专一为剑的练气术,因为其中有许多不可言的玄妙之处,所以很难改编为新版的超核基因术。

    比如说黄家的人在出生之后没多久,才刚刚能够爬的时候,就会将其放在一个剑屋之内,屋中到处都是剑,那孩子所触摸到的第一柄剑,就将会陪伴他一生,那把剑被称为命剑。

    命剑不是拿来战斗用的,而是用之作为命基,每时每刻都在带在身边,以之为神修炼练气术。

    很多人认为,所谓的命剑只是一种精神寄托,和修炼练气术没有丝毫关系,可是在黄家,却只有那些真心以剑为神的人,才能够把《祭剑术》练成,以至于开启基因锁。

    黄免就是一个能够在第二庇护所就开启基因锁的黄家人,《祭剑术》的威力非同小可,只要黄免的手中有剑,同阶之中能够打败他的人也不多。

    韩森最近练了不少剑法,虽然称不上专业,不过他的双飞剑法应该也算是十分的不错了,可是看到黄免一剑斩出,韩森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法。

    也不是说黄免的这一剑真的有多强,可是这一剑给韩森的感觉就是,黄免似乎与手中的剑融为了一体,剑就是黄免,黄免就是那把剑。

    当!

    古神瑞兽剑挡住了黄免的剑,在开启了基因锁的情况下,韩森依然感觉一股剑力冲来,竟然让他控制不住后退了一步。

    黄免的腰身一扭,剑斩化刺,巨剑的似毒龙一般向着韩森冲来。

    韩森还从未见过有一个人竟然能够把剑法用的这么自然,那不是技巧的问题,再好的技巧,终究也只是技巧。

    而黄免却已经把剑化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像是骨肉相连流淌着黄免血液的第三只手似的。

    韩森的力量比黄免要强,可是韩森一剑斩出,那也就是一剑的力量,而黄免一剑斩出,那却是凝聚了他全身力量的一击。

    韩森身形闪动,手中古神剑不时与黄免的巨剑交击,却被黄免逼的步步后退,虽然剑法技巧不分伯仲,可是韩森却落在了下风。

    如果不是以冰肌玉骨术开启了基因锁,韩森全然没有任何感情的话,他甚至都要有些欣赏这个黄免了。

    当!

    韩森被黄免逼的不得不把银蛇剑也召唤了出来,以银蛇剑挡住了黄免的巨剑。

    双剑对一剑,韩森的双飞剑法完全施展出来,一计计杀招连环而出,可是竟然也只和黄免战了一个平手。

    陈燃在一旁看的到是吃惊无比,韩森的速度和力量都大大超乎他的想象,最重要的还是韩森的剑法。

    左右双手各用一剑,竟然能够同时使用完全不同风格的剑式,这样一心二用的能力实在可怕。

    更可怕的是,韩森的剑法竟然能够连续使用爆发性的招式,简直像是一台充满无穷力量的永动机一般。

    这样可怕的剑法,如果他的对手换成其他人,哪怕是换成一个和黄免差不多的进化者,只怕这时候也已经被韩森给打败了。

    可是黄家的《祭剑术》却可以说是对于剑法最为克制的练气术,在那样的强大剑法之下,黄免凭借《祭剑术》也能够不落下风,除黄家人之外,再也没有别人可以做到。

    “果然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家伙,不过也就是如此了。”陈燃暗自冷笑。

    陈燃也不指望黄免能够打败韩森,只需要黄免尽力拖住韩森,进化者的身体素质毕竟太低,难以长时间开启基因锁。

    现在陈燃只需要等待韩森的身体达到极限,再加上观察之中对于韩森能力的了解,之后他就可以轻松的抓住韩森。

    陈燃当然是要抓活的,一个死的韩森对于陈燃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他需要从韩森的嘴里面挖出那些秘密。

    只有一个活的韩森,对于陈燃才是有用的。

    至于韩森会不会开口,陈燃一点也不担心,他有一万零一种办法可以让韩森开口,他甚至希望韩森能够晚一点开口,能够挺的久一点,那样才更有乐趣。

    韩森对于这个黄免真的有些佩服,明明力量和速度都不如他,剑法技巧也不如双剑齐出的韩森,可是韩森就是压不死他。

    “朋友,这是我与陈燃的恩怨,你又何苦为他卖命,如果你不是陈家人,还是现在就退走吧。”韩森开口说道。

    “我既然拿了陈老的钱,那就该为陈老办事。”黄免手中之剑不停。

    陈燃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在他看来,韩森已经快要不行了,所以才会妄图以言语打动黄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