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章:安慰
    少年宗师以一己之力连战三名宗师并将其挫败斩杀,这则消息像是漫天大雪般覆盖着江南城每一个武道世界的角落。

    少年宗师,他太过强势,出道至今无人能敌,嚣张不可一世,偏偏有着极为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无法撼动半分。

    而关于少年宗师的一些小道消息也被一些有心人给爆料了出来。

    灭岭下王家,挫三大世家林家之锐气,更是将林破天、林天河两位林家重量级人物直接斩杀,彻底将三大世家变成了两大世家。

    这个消息以前不为人知,如今被人揭晓。一个个惊讶的目瞪口呆,年近二十,但做事之果决,连一些老前辈都感觉到深深的忌惮,对方的做事方法看似毫无章法,可细细想来,却完全在情理之中,不会得罪到那些隐士高人。

    这不仅是一位少年天才,同样智慧过人。

    而外,又有内部人员爆料出少年宗师的其余身份。

    与韩家目前正处于蜜月期,他和韩家老爷子韩铭谈笑风生,时常出入韩家,而与韩家小公主韩莜柠有着暧昧关系,似乎有成为韩家女婿的嫌疑。

    虽然散播这则消息的人有点谣言的意思,但偏偏对此韩家没有任何的解释,这更加坐实了少年宗师可能会是韩家的乘龙快婿。

    而外,少年宗师还是陆家弃子,曾经被陆家抛弃,但如今和陆家的关系不清不楚,外界怀疑,这可能是陆家下的一步棋子,影响深远。

    而对此,陆家也不做任何的解释。

    这种时候,两家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

    而这两个家族都让人惊讶他的强大背景,现如今整个江南省最大的两大家族一个就是韩家,另一个就是陆家。

    就是这两个世家站立在少年宗师的背后,可想而知他的背景有多么庞大,让人闻风丧胆,难怪做事敢那般肆无忌惮,这并非没有任何的原因。

    甚至因此外界有人猜测,如今韩、陆两家早已经合作无间,也是他们一举将林家给吞并。

    然而在短短的两天之后,风向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有高手入林寻找少年宗师的线索,但除开他们战斗之地,甚至方圆十公里内的地方他们都一一搜寻遍了,可少年宗师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再也找不到他的任何线索,甚至连一点儿气息都没有。

    按理来说,受了那么重的伤,身上染血,应该找一个地方修养才是,不会走的太远,可是如今,血迹看不到,更莫说气息了。

    关于少年宗师的一切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销声匿迹。

    “难道少年宗师当真已经死亡?”有人发出这般疑问。

    同样,这个消息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同,因为少年宗师当日一战身负重伤,如今找不到人来,可能真的被野兽给叼走了。

    另外,在他们战斗的第三天时间,林中下起了一场大雨,更是将该有的线索全部一股脑冲刷掉了,原本就找不到任何线索,如今更加不可能了。

    “死了?”

    当谢思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身子一个踉跄,脸色有些苍白,“不可能,我儿子她怎么可能会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去追杀我儿?我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他没偷没抢,为何要被这些人这么对待?他年少是不错,可任何人都应该有一个机会,为何要将人杀死?”

    陆天峰不知该如何解释,谢思雨是大家闺秀,一直经历的也都是正常人的生活方式,却不知武道世界的残酷。

    陆思来眼眶也是有些红润,她紧紧的抱住谢思雨道,“妈,哥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哥那么强,三位宗师去杀哥哥,哥哥都把他们给杀掉了,那么厉害的哥哥,怎么可能会轻易死掉呢?”

    谢思雨心中还是难受,随后道,“可外界都在盛传你哥已经死亡的消息……”

    陆思来连忙道,“可是他们只是没有消息,而且哥哥的尸体他们也没有找到,没有尸体这不就是最好的消息么?只要一天没找到哥哥的尸体,我们就不能认定哥哥已经死了,哥哥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他不会轻易死掉的,妈,我们要相信哥哥。”

    被陆思来这般安慰了几句,谢思雨心情似有好转,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现在都没有找到尸体,我相信我儿他不会有事的。”

    紧接着,谢思雨又是问道,“这两天顾柔如何了?”

    毕竟陆东来已经亲自承认了顾柔的身份,并且将她带给谢思雨见过,这已经算是间接接受了儿媳妇这一个身份。

    “妈,嫂子这两天没有吃饭,看着消瘦了不少。”陆思来回答道。

    “顾柔这孩子我看着很是喜欢,哪怕东来现在暂时不好,也不要让她委屈了自己,她现在也是我的女儿,思来,你有空多去开导开导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谢思雨吩咐道。

    陆思来只是点了点头。

    学校宿舍当中,叶可卿也是知道了哥哥的消息,她这几天的情况和顾柔几乎一模一样,茶不思饭不想,哥哥,哥哥他死了么?这不可能……

    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这样子死掉了?一定是那些人骗人的。

    而且每当叶厚道、李婉开开心心打电话问她哥在哪里的时候,怎么这些天没有给家里打电话,叶可卿心中就非常难受,她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加不想父母听到哥哥的死讯整个人变得憔悴,所以她只能不断隐瞒,说哥哥最近创业有事,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电话也不怎么带在身上,短时间内基本上没有个人时间。

    李婉、叶厚道在电话中的关心之意非常明显,他们说道,“你哥哥他就是这样,忙起来的时候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可卿啊,他是你哥哥,你可得照看着点啊,别让他忙着连吃饭都给忘记了。”

    “知道了,爸妈,那没事的话我先挂掉了,晚上还有晚自习呢。”

    叶可卿害怕继续聊下去会露陷,故而不愿多加交流。

    而挂断电话之后,叶厚道、李婉都是眼眶一红,他们太了解自己这个女儿了,只有当有事的时候她才会想着早点挂断电话。

    “这傻丫头,骗人的时候就想着早点挂断电话……只是,东来那孩子,真的出事了么?”两位老人家眼睛里落出了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