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强大的敌人
    “也好。”陆东来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问道,“我想知道那扶桑的实力如何?”

    他做事虽然肆无忌惮,在很多人看来没经过深思熟虑,这般人物的话,迟早会遭受到报应,遇到强大敌人的话会瞬间夭折。

    因为你太过张狂,太过嚣张,并且目中无人,这样的人,你注定会得罪太多的人,所以你时时刻刻都需要警惕别人明面或者暗地中的手段。

    不论是岭下王家,还是方明辉,无一不希望陆东来被人生生斩杀,永世不得超生。

    但细细想来的话,陆东来所杀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该死之人,不为社会做贡献,只懂得利用本身的资源为自己谋利,甚至不惜侵害他人的身体健康。

    相反,陆东来路上所遇到的那些环卫工,虽然身份低微,但在他的眼中,这些人的性命不论比方明辉还是岭下王家都要高贵太多。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干净的,他们为人民服务,他们的心是一颗向上的心。

    一颗黑的心,那杀了便杀了,陆东来不会有任何的后悔,可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他心中则会存在芥蒂。

    天机宗的准则其中一条就是不准伤害普通百姓,而天机宗同样足够团结,陆东来做的事情,他不需要别人去理解,但只要他问心无愧足矣。

    而他所做之事,亦不会盲目去做,甚至于面对自己难以招架的敌人,他还要去送死,这便是蠢货的行为了。

    但他却不会就此放弃,而是加紧修炼,短期之间提升自身实力,而后回来报仇!

    陆铮听到陆东来的问话之后,适才反应过来,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我初遇见他之时,他不过普通人,然而再次遇见,他已经是返璞归真境的高手,而距离最近一次的见面则是三年前,那一天,我感觉到他的气息如同自然一般,让人感觉到他的普通,就像融入四周的环境一般,可现在看来,他也许是在突破某一种境界,可能便是宗师境!”

    “或许已经是宗师境的高手了。”想到这一点,陆铮的脸色无不难看。

    宗师,那是何等存在,开山立派,万人敬仰,这是真正的高手,超脱了世俗的高手,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可以借用天地之能。

    陆东来虽强,但也仅仅只是返璞归真境的高手,相比起宗师境的高手而言,他依然不会是对手。

    但他脸上露出冷然之色,宗师又如何,他势必要斩杀扶桑。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去确认这一件事才行,否则就是滥杀无辜。

    “东来,你……你这是决意已决?”陆铮心中震惊,一个是返璞归真境的高手,一个是宗师境,这怎么看都是两种境界,偏偏他从自己孙子的眼神中看到了一往无前,没有任何的退却。

    “不错,势在必行!”陆东来开口说道,“陆老爷子,现在请你告知我那扶桑的道观所在何处。”

    “我让天峰开车送你过去。”

    “好。”

    当谢思雨知道自己的儿子要去见什么人的时候,她吓了一大跳,“儿子,你能不能不要去,那扶桑太过危险,而且你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我只想你平平安安,不想你再受到伤害。”

    “妈,不是我要找那扶桑的麻烦,而是他在我小时候找过我的麻烦,这一趟,我不得不去,希望妈你可以理解我。”陆东来开口道。

    在自己母亲的面前,他少有的露出属于他柔情的一面,因为错不在她,她为了自己同样尽力了。

    “那你……”谢思雨还想说什么,但是很快她就是紧紧的抓着陆东来的手,“那你就放手去吧,妈支持你,只是不论如何,我只要你记住,任何时候,妈都和你站在一起。”

    陆东来心中触动,“知道了妈,谢谢你。”

    “傻孩子,和我还客气什么,你是我儿子。”谢思雨自豪着,她的儿子,终将不是平凡之人,他的未来,也许要走的是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她只能支持,不想让儿子为难。

    陆思来则没有想那么多,她根本不知道所谓的扶桑到底有多么厉害,在她的心中,哥哥年轻,而那扶桑都快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想都应该是年轻人厉害才是啊……所以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担忧,只是不断的给陆东来加油。

    陆东来心中苦笑一声,五十多岁就是老人家了么?

    你哥我都是上万年的人了,这还不是老妖精了……

    那些一个个地球上上了岁数的人,在别人的眼中哪一个不是老前辈,可在他的眼中,这些人……都是一群孩子啊。

    “顾柔,你留在这里陪着妈,我需要出门一趟。”

    而另一边,陆天峰已经收到了陆铮的消息,当即站起身来道,“走吧,我送你过去。”

    “嗯。”

    陆天峰的车子是一辆奔驰,低调而奢华,不像年轻一代那般张扬。

    陆东来上车后就是坐在副驾驶位置,陆天峰发动汽车。

    “扶桑的道馆名扶桑道馆,以他的名字命名,底下有五十多名弟子,他们多数都是孤儿,而扶桑这些年来有慈善家的美誉,在这一片区享负盛名,他的道观虽然不如庙宇那般香火鼎沸,但客户也是络绎不绝。”

    “不过求个心安理得罢了,但终归内心有鬼,否则的话,又何必去做这些事情。”陆东来眼眸微瞌,仿佛洞悉一切,内心中却没有太多的波澜。

    “你的性子和你母亲不像,和我……总感觉你像是另外一个人。”陆天峰一声叹息。

    陆东来却并未回答,和陆天峰他没有太多的话语,哪怕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心里面,他相当抵触。

    “车程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陆天峰开口道,似乎知道陆东来不愿与自己多做交谈,陆天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是闭口不言,他本身就不是善于交谈之人,眼下更是没有太多的话语,专心开车。

    一个多小时之后,陆天峰的声音再度响起:“扶桑道馆到了。”

    (感谢‘书友20170223200950273’童鞋打赏的5000币,感谢‘书虫100112’童鞋打赏的1000币,感谢‘太极瓶’童鞋打赏的100币,感谢‘金禅禅’童鞋打赏的100币,感谢‘東邦’童鞋打赏的1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