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一百二十八章:真相?
    扶桑?

    古有秦始皇为求长生不老,前往东海仙境扶桑国,为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后世的人已经将扶桑国翻译了过来,也就是现在的日国。

    陆东来对于扶桑这个人并不了解,但对他的印象却坏到了极致。

    “那这扶桑现在身在何处?是否有联系的方式?”陆东来开口问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也许老爷子知道。”陆天峰开口道,很是奇怪的感觉,明明是自己的儿子,但现在却如同同辈的人,这交流起来让他这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觉得滑稽,但却不点破。

    而他心中却颇为羡慕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老婆,她们据理力争,只想陆东来回到陆家,却无其他多余的想法。

    身居其位,有时候却不如普通家庭的人想得透彻,他们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而这也终将会失去一些东西。

    陆东来再度找到了陆铮。

    陆铮望着陆东来道,“往后这陆家的话,你想来就来,这大门始终为你敞开,毕竟我们亏欠你太多了。”

    “好。”

    这般的话,他想见自己母亲和妹妹的话就不会再受到任何的阻拦,他也不想和陆家起任何的冲突,只不过要想他回顾陆家人身份的话,那是想都不要想,至少暂时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陆铮似乎也是知道陆东来的性子,也不强求。

    现在而言,对陆家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后,陆东来问及扶桑这个人来。

    陆铮闻言,微微驻足,随后开口道,“扶桑,他是我年轻时候的好友,游戏人间,正好帮了我不少忙,陆家有一次巨大的危机,便是他出手才化险为夷,他虽然小我二十多岁,但为人可靠,得道人传承,我与他兄弟相称,你出生那日,还是他为你取的名……”

    后面的话陆铮显然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那是他至今都后悔的事情。

    陆东来也不点破,知道陆铮心里想什么,而他则是继续问道,“那扶桑人现在何处?是否还在江南省内?”

    陆铮开口道,“扶桑乃是高人,早些年到处游历,途径江南之地也只是顺道,我与他兄弟相称,但不过做了两个多月的好友罢了,之后他便是去了别处,但在三年之前,扶桑归来,建立道馆,而他则进入闭关状态,除了每日有弟子给他送吃的之外,他这三年来几乎没有见过任何人,就是我,也仅仅只是在他回来那日见了一面,之后也未曾见过。”

    “哦?那这么说来的话,他现在就在我们市?”陆东来的眼睛亮了起来。

    “东来,你可是要找他挑战?”陆铮见到陆东来的目光之后吓了一跳。

    “挑战?”陆东来摇了摇头,“我只是去问一件事的真相,如果是的话,刚好去算清一笔账。”

    他的眼中闪烁着冷芒,如果对方还在游戏人间的话,那他想要找到扶桑太过困难,没想到对方刚好在闭关修炼,这运气简直爆炸,得来不需要任何的功夫。

    “算账?算什么账?”陆铮显然有些好奇,“他只是在你出生之时与你见过一面,你也不曾和他有过太多的接触,怎么会有问题找他。”

    “如果我说我成为脑瘫痴儿都是拜这个扶桑所赐,你还会这般么?若我知道的真相便是如此,我此次前去拜会他,不仅要将他斩杀,甚至要灭他的山门,将其灵魂拿去炼化!”陆东来声色俱厉着。

    陆铮闻言,却是马上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为何要这么做,我和他是兄弟,他还为我陆家解决了一次大麻烦,怎么会对你下手?”

    “我并非天生痴呆,只不过被人在脑中下了一根针,这根针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的智力低下,如今这根针已被我取出,否则的话,我将一辈子痴傻下去,这个仇,我若不杀扶桑,又怎么能泄心头之恨。”

    “什么?”这一回,轮到陆铮真真正正的震惊了,“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有什么证据么?”

    陆东来笑着道,“我偶得高人相救,将我脑海中的毒针取出,并教我一些本事,才有了我现在的成就……”

    他将自己重生在这具身体上的原因归根于一个莫须有的身份之上,任别人去猜忌,去思考,而不会想到他陆东来其实是重生者,为他省去了不少的麻烦,甚至于别人要对付陆东来的话,还要顾忌一下他‘背后’的人。

    能培养出陆东来这般的人物,而且还只是在短短一年内的时间不到,这样子的能人,只怕不是普通人可以觊觎。

    对付陆东来亦要三思而后行。

    但陆东来也从来不会去惧怕别人的报复,别人想来,那他就杀,绝对不留后患。

    很快,他就是再度说道,“陆老爷子,我且再问你一句,当日扶桑来我产房,是他自己要来,还是……”

    陆铮马上说道,“是我邀请他前来……”然而很快,陆铮的表情就是微微一变,“我曾说过,我大媳妇马上要生孩子了,扶桑说过,这是天赐恩泽,若能有幸得见,也许能为他谋福也是不定,所以我便顺水推舟,请他而来。”

    紧接着,陆铮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如此说来的话,其实是他要来,我不过中了他的计,但这不可能,如果他要对付陆家的话,当日完全不必为陆家解决那么大的麻烦,完全可以袖手旁观,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我不知道,所以我要去问个清楚,顺便做一个了结,陆老爷子,扶桑的道馆在哪里,我要去会一会他。”陆东来开口道。

    陆铮这会儿也理清楚了头绪,如此看来,自己长孙的事情十有八九便是扶桑所为,甚至因此他做了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个决定,以至于将这么好的人才拱手让人。

    若非如此的话,有陆东来为陆家一员,这偌大的江南省,他陆家早已经独占鳌头。

    “我陪你一起去。”陆铮站了起来,眼神中同样冷厉,他当扶桑是兄弟,但对方却不把他当兄弟,与孙子相比起来,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亲孙子。

    (感谢‘跑跑宝宝’童鞋打赏的200币,感谢‘老武资’童鞋打赏的1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