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一百二十五章:不曾妥协
    陆家。

    别墅门口。

    陆晴、陆宁似乎还有点儿不可置信的模样,几分钟前他们还是陆家的人,但是现在,却已经被老爷子下命令赶了出去,甚至连他们的行李都来不及收拾。

    “妈,爷爷他这事儿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那小杂种算什么?不就是被我们陆家遗弃的人么?但我们在陆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爷爷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晴的目光瞬间落在了别墅门口位置,那里,一个男人的身影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天峰!

    陆天峰的腰杆挺直,就像是一个标兵,不论是在外还是在家中,他都是这样一番模样,很难让人觉得此人好接近。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陆天峰为人一丝不苟,如同铁面将军一般,纵然是在面对自己亲妹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哥。”陆晴瞬间冲了过来。

    “哥,为什么,爸他为什么会下那样子的决定,为什么?你的儿子他有什么好的,至于爸这么对我们么?”陆晴依旧不依不饶。

    陆天峰开口道,“那你可知爸他为何限制所有人不得去打扰他们母子?”

    陆晴一愣,旋即说道,“不就是因为对他愧疚么?所以想尽量弥补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也不用牺牲我们吧?”

    陆天峰一声叹息,而后道,“看来你们不懂爸,也不懂得他对于我们陆家而言的重要性,爸限制所有人去打扰,不是要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而是为了救你们。”

    “救我们?”陆晴闻言,瞬间暴怒,“开什么玩笑?他弄坏了陆宁三百多万的跑车,我去找他们赔钱有什么错?至于救我们,开什么玩笑,在陆家,谁敢伤我们……”

    但是接下去,陆晴的话显然有点儿接不下去了,她想说在陆家,谁敢伤害他们?可是想到自己手上的伤,这话如何也接不下去。

    “那你可知最近江南省传的沸沸扬扬的岭下王家案?”陆天峰一句话出来犹如一颗重磅炸弹。

    岭下王家,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只是一场火灾而已,然而真正的大世家,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认为这仅仅只是烧火案,岭下王家,一共百余人,一天之间被人灭门,很多人都在猜测这是谁下的手,甚至将矛头指向了江南省三大世家,然而却都没有任何的头绪。

    眼下,陆天峰这短短的几个字出来,陆晴瞬间傻眼,“不可能……他……”

    “不错,岭下王家,他一人所为。”

    一句话出来后,陆晴顿时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陆宁赶紧将自己的母亲扶好。

    “找到地方后打电话通知我,以后就在外面好好生活,没钱了,找我拿,我始终都是你的大哥。”

    言毕,陆天峰转身回到别墅当中。

    ……

    书房。

    这里是平时陆铮办公的地方,整个书房当中,最经常出现的两个人就是陆铮以及陆天峰。

    他膝下共有五个孩子,三男两女。

    陆天峰排行老大,陆晴排行老二。

    紧跟着便是老三,陆天德。陆天德不喜商家,酷爱古文字画,对于陆家的产业没有多大的兴趣,但一旦涉及这些文墨宝贝的话,陆天德就不得自我,算是在陆家当中可有可无的一人。

    而排行第四的则是陆晓筱,常年在米国居住,只有每年过年才难得回来一趟。

    排行第五的则是陆顺康,只不过不学无术,经常拿着家里的钱败家,交给他的生意也是从来没有让人放心过,都是陆天峰最后帮他收拾残局。

    能得老爷子委以重任的人,迄今为止也就只有陆天峰一人,至于下面的后辈,太过年轻,需要磨砺。

    陆铮的书房中有一种书香之气,两排的书架子上摆满了书,并且所有的书籍都排列的井然有序。

    一个方桌,两张圆凳,靠在墙壁位置上还有一个简单的沙发,用来老爷子平时休憩之用。

    这个书房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陆老爷子亲自打理,哪怕下人未经允许,也不可擅自进入,便是陆思来进入,也在第一时间被老爷子赶了出去。

    整个书房,陆东来可谓是这些年来的第三人。

    眼下,陆东来随意的端坐下来,神情放松,别人在陆铮的面前也许会有些紧张,甚至局促不安,但陆东来却不曾有过这般感觉,在他心中,陆铮宛如一个后辈。

    片刻之后,陆铮才是开口说道,“东来,这些年来,是我们陆家怠慢你了,也恳请你可以原谅我们,当时的陆家不像现在这般,有很多潜藏的敌人,当时这件丑闻,若是被外人得知,只怕我陆家会被打压,不会有现在的光辉景象。”

    “哦?”陆东来微微一笑,“你叫我进来,为的便是这事情?”

    陆铮再度说道,“若当时你身处这个位置的话,你也会有和我一样的决定。”

    “我不会。”

    陆东来言语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容置否,这种回答让陆铮一愣,“为了家族不蒙尘,将还在襁褓中的我送人,只为了保存陆家名节,这等事情,我陆东来做不出来,而我也从不害怕流言蜚语,谁于我不利,若是害我,我必杀之!”

    陆铮微微一愣,被陆东来所展露出来的强大自信所慑,“你便不怕锋芒太盛,那些你的敌人对付不了你而去选择对付你的家人。”

    陆东来摇了摇头,旋即道,“怕,但那样只会让我更加疯狂,因为亲人有危险,就变得畏首畏尾,那不是我陆东来做事的风格,就是他们知道的话,也会明白我,所以当真我的亲人遇到危险,谁做了此等事情,我便灭谁满门。”

    这一刻的陆铮才是真真正正的震惊了,未曾见面之前,他觉得自己这个孙子有弱点可以利用,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的言行举止让陆铮一切的算计全部石沉大海,陆东来的反应,超越了陆铮对于人性的理解。

    只是他又哪里明白,陆东来毕竟活了上万年,对于人性,他活的比谁都透彻。

    (感谢‘难得有更新’童鞋打赏的100币,感谢‘太极瓶’童鞋打赏的100币,感谢‘東邦’童鞋打赏的1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