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六百九十五章:法旨
    噗!

    一名凝魂境的修士口吐鲜血,他的一边脸完全肿了起来,里面的牙齿全部脱落,鲜血从牙缝里面流出。

    这是荆门一名凝魂境修士身上的伤,只不过没有这般严重,牙齿只是脱落了几颗,然而陆东来报复在这些人的身上,完全是呈现倍数的伤害。

    他们现在仅仅只是普通人,一身灵气被完全封印,和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差异,无法用灵气来让伤痛得到缓解。这种巨大的痛楚让他们疯狂,嗷嗷叫唤,太过难受,实在折磨。

    此时,甚至有些人羡慕早前泄露秘密被少年魔王一拳打死的凝魂境修士,至少他死的干脆,没有承受任何的折磨,那是一种幸福。

    他们早先不屑,现在后悔,也想那般死亡,不愿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

    “魔王,你杀了我!”

    “不错,魔王,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哈哈哈,不敢杀我吧?你个杂碎!”

    “恬燥!”

    陆东来神情冰冷,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

    刹那间,这名凝魂境的修士整张脸几乎都歪了,牙齿全部脱落,甚至那一口碎牙让他的舌头都是鲜血淋漓,只是不管他如何痛苦,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叫声。

    人们倒吸一口凉气!

    少年魔王今日可不仅仅只是小惩大诫,而是真正的大开杀戒。

    在明园之时,他固然杀了不少人,可是那种手段相对来说还是温柔,如今见到‘疯魔’的陆东来,他们才是明白,这位天机宗的宗主,可绝对不是什么善茬,管你背后是什么背景,一概杀之!

    这七名凝魂境的修士,无人身上不带着伤,甚至比起荆门、擎天门、天山雪潭弟子所受的伤更为严重。

    有一名凝魂境的修士一只手一只脚全部被斩断,任由鲜血流淌,不去止血,而这种伤势也根本让他难以复原,毕竟无法动用凝魂境修士的手段,只能承受着这种普通人的痛苦。

    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痛苦呻吟。

    伤痛牵扯着他们的神经,使之精神崩溃。

    又有一名凝魂境的修士被陆东来的金睛火眼洞穿,全身上下基本上都是一个个的孔洞,都是被陆东来的天赋神通所伤。

    人们又见识到这种所谓天赋神通的变异种!

    这决然不是普通的眼部神通,这种眼部神通得到了进化,具备有可怕的攻击手段。

    四大天赋神通基本上都是辅助神通,而能够在天赋神通之上衍生出攻击神通,这足够匪夷所思,能够让他现在的眼部神通直接成为四大天赋神通之首。

    但凡能跟在天赋神通上延伸出来的攻击神通,都要比其他的天赋神通手段更为可怕,伴随着修为的精进,少年魔王的眼部神通将会更为可怕,需要人们忌惮。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可不像是少年魔王的风格。

    事实上,这种报复完全是呈现倍数的伤害,荆门的弟子身上血洞只有几个,而放在对方的身上足足有二十多个孔洞,避开了要害,却让鲜血流淌,伤及骨头,无法复原。

    “陆宗主,你打也打够了,出气也出气够了,方德只是年少轻狂,不足以致死,你已经小惩大诫,不知能够放过他一命,我敢保证,从此往后只要陆宗主所在的地方,不会再有他的身影。”

    外界,一名凝魂境的修士看不下去,上前拱手劝解,希望陆东来能够放当中一名修士一名,不管是谁,那七名修士所承受的痛苦都让这些人毛骨悚然,如果这种痛苦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该是如何的痛苦?只怕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故而有人出声,想要陆东来放他们一命。

    “我若重伤未愈,尔等一旦攻破江景第一墅,试问诸位,可会放过我家人一命?”陆东来立在半空当中,神色平静,一言一行让得这些人哑然。

    是啊,倘若少年魔王不曾出来,他们一旦攻破江景第一墅,那些陆东来的亲人他们会放过么?

    答案:不!

    必然会被屠尽。

    就算有人不出手,但可不是所有秘境中出来的人都是翩翩公子,所有人都是正人君子。

    只要有一点底线存在的人,他们今日就不会出现在江景第一墅的上空,而他们出现在这里,就表明着他们的立场,这不是什么善茬。

    哪怕陆东来被人冠以少年魔王的称谓,可他却也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无非是别人欺人太甚,惹恼了他,他才会杀上门来。

    只是……

    同样的情况。

    他们无法反驳,之所以看不下去,很大的原因也许来自于那种折磨。

    他们一旦攻破江景第一墅,要杀人的话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少年魔王杀人的时候,却是在折磨他们,让他们痛不欲生。

    见状,陆东来再度开口道,“既然连你们都无法回答这般问题,又何必上前来自讨没趣,我陆东来说的话从来不开玩笑,这些今日攻打江景第一墅的人,不会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这……”

    对方知道,多说无益,只能退走。

    “我求求你杀了我!”

    “魔王,我求求你杀了我!!”

    这些人还在咆哮,因为痛觉开始慢慢消失,意识有些模糊。

    在这种情况之下,陆东来将他们体内的封印解开,这些人甘之如饴,然而下一刻,一个个又疯狂咆哮开来,炎心火开始灼烧他们的灵魂,这种痛苦可不比先前的痛苦来的轻松。

    每一个人都状若疯狂,甚至还未死亡的凝魂境修士见状,有人相互残杀,破灭灵魂,也不愿意承受少年魔王所对他们造成的痛苦。

    一时之间,人们沉默。

    直到小半天之后,江景第一墅的上空除开天山雪潭、荆门、擎天门的弟子以及陆东来之外,再无其他势力的存在。

    而这般时候,陆东来的声音如同法旨一般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

    “对付我可以,我陆某人随时欢迎,可倘若对我身边亲人下手,莫怪我灭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