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六百零三章:御前金刀
    当陆东来神色姿态摆正之后,整个人身上顿时释放出一股骇然气势,像是战神,自远古战场中厮杀出来,他的身上悠然释放出一股冷冽杀气,这股子的杀气让得周围的进化者表情为之一变,这股气势,太过骇人,像是真正的杀神,来自地狱的魔王。

    在他的手上,怕鲜血淋漓。

    这是怎么样一个人,每一位进化者的心中都是升起这般疑惑。

    不知这是只会偷袭的采花大盗还是一名有着可怕经历的战士,否则的话,如何能够在这当中轻易转变?

    就是梁笑刚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变,紧接着他就是无比兴奋,眼前的人终于让他有彻底战斗,彻底释放自我的冲动。

    就是要这样战斗起来才爽快啊!

    “杀!”

    梁笑刚已经杀前,这不是普通的绣春刀,外形虽然几乎相同,但却是经过族内人重新打磨,以特殊的材质锻造而成,虽有绣春刀的外形,但其攻防一体,在品质上面不比一些灵器差劲。

    只是身为‘御前金刀’,不可污了这个名号。

    以其形,战其意!

    金刀所过之处,空气联袂被斩,金色的光晕缭绕,轰然杀向陆东来。

    陆东来手中天机棍浮现,想要痛快一战。

    “来得好!”

    天机棍横扫而出,空气裂变,像是被强大的力量猛然压缩了神力一般,最后一触即发,直接迸射。

    嘭!

    绣春刀与天机棍撞击在一起,可怕的火焰弥漫,冲天的气势激荡开来,骇人的能量涟漪如洪水一般蔓延向四周。

    众人都是先天高手,进化至今,实力了得,但眼下他们也是露出惊讶之色,这真的只是圣人么?凭借圣人的实力,竟然能发挥出不亚于先天高手的强大水准出来。

    这让他们颇为意外,在地球这等资源匮乏之地,一位少年看着不大,如何拥有这般逆天的修为?甚至能够以圣人的实力与先天高手对战不处于下风,难道说地球并未进入到冰封当中,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依旧存在着太多的造化。

    这让他们感觉到呼吸急促,太过可怕,一位地球本土人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可怕的战斗力。

    梁笑刚可否将其斩杀?

    此时,一些人已经变了脸色,那少年魔王打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的颓败之色,反而愈战愈勇,与先前的形象形成天壤之别。

    同样,梁笑刚脸上笑意更甚,打到现在,他体内战意澎湃,属于御前金刀一族的狂暴战意倾巢而出。

    “战!”

    “战!”

    “战!”

    连续三道吼声,绣春刀同样连斩三下。

    每一波的攻击,威力都更为炽烈,刀芒可怖,将得这一片空间完全渲染成炼狱刀阵一般,所处空间范围之内,到处都是可怕的刀芒。

    不需要布置刀阵,仅仅因为自身的杀势所形成的恐怖刀阵。

    “梁兄的实力果然非比寻常,现在他施展出刀阵出来,就算是我们进入到他的刀阵当中也不会轻松出来,而要是梁兄用这等手段对付我们,若没有一点儿防御的手段,怕我们将会陨落在此。”

    “是啊,御前金刀一族,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强者的代名词,如今出世,将会震慑全球,旷古烁今,是真正的天才人物”

    “那少年魔王再强,终究只是一位圣人,在梁兄的刀阵之下,怕无法全身而退,全身到处都会是刀伤,那种时候之下,将会任我们鱼俎!”

    “是啊,能与梁兄打到现在这种地步,那少年魔王足够自傲。”

    “不错。”

    “先前凭借那么多高手的法宝如鱼得水,但是现在,哪怕他有众多法宝,怕也无法轻易离开,刀阵已成,将他困在中央,始终无法撤离,那少年魔王终于要就此陨落了。”

    “……”

    此时此刻,梁笑刚望着陆东来道,“我的刀阵与我的刀道自成一体,刀道就是刀阵,你现在困于我的刀阵当中,如何反抗?注定要被我的刀意所斩杀!”

    就是周围无数的进化者也认为少年魔王在这种情况之下没有任何的机会,刀阵已经形成,并且彻底锁定了对方,真是上天无门。

    但此时,陆东来的身上激荡出淡淡的光芒,一道七彩的光晕环绕,形成一道护体罡气,这是来自于女性进化者的发簪,在危急时刻,被陆东来注入灵气,将其瞬间激活,这是一件防御型法宝,可以阻挡周围任何的攻击。

    当这件法宝释放出威力的时候,不远处一名女性进化者的脸色铁青,自己的法宝现在被人如此使用,她气得咬牙切齿。

    而一些人顿时傻眼,他们都忘记了少年魔王身上有一堆灵宝,都是从他们这些人的身上收刮出来,其中绝对不乏防御型法宝,而先前已经说好光明正大一战,这种情况之下,少年魔王的确做到了光明正大,可是那些从他人身上获取的法宝,那是别人的宝贝,如今施展,又算得上是光明正大么?一群人愕然,不知该如何评价。

    “不要脸!”

    “太可耻了!”

    “居然动用我们的法宝来防御,这根本就不公平!”

    只是他们根本没办法去说什么,因为东西现在在对方的身上,同样算是对方的法宝,你又如何敢说不是?哪怕偷盗夺取。

    至少这一刻,这东西还算是少年魔王,某种定义上来说,无法真正进行分辨。

    梁笑刚也没有想到少年魔王会动用这种防御手段,让他愕然,心中却有些生气,但陆东来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表情一般,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我试试看这发簪是否防御力可以,没打算靠这个进行防御……”

    下一刻,陆东来果断撤走了输入进发簪的灵气,没有了灵气的支持,发簪的光芒黯淡下去,防御机制顿时取消。

    随后,可怖的刀芒顿时落在陆东来的身上。

    然而这种时候,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震惊的面容。

    “这不可能!”

    陆东来不依靠任何法宝,完全凭借肉身的力量阻挡刀芒的威力,随后他一步跨前出现在了梁笑刚的面前。

    “你输了!”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