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五百六十五章:脱困
    陆东来被束仙索捆住,哪怕老者身受重伤,这一刻也站起身来,摇晃着身影杀向陆东来,不想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束仙索要捆住对方的话,必须要先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先前不敢轻易施展,怕少年魔王有所防备。而在他自身性命垂危之际,少年魔王放松警惕,这才让他有机可乘,施展束仙索出来。

    束仙索,同样来自于神秘岛屿,秘境中出土的宝物,为自家少爷所持有,这次先行出来,怕有意外发生,故而少爷将束仙索暂时交由老者来保管。

    老者最是开始不当一回事,认定现在的地球之上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不值一提,根本不需要动用‘束仙索’这种法宝,但少爷坚持己见,让他一定带上,地球太过神秘,非同一般,也许会铸就一位天才人物也说不定。

    没有想到,少爷拥有先见之明,让他带上‘束仙索’,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出手,使得少年魔王反应不及,被‘束仙索’捆住。

    老者长袍凌乱,衣服上有太多磨损的地方,并且周身上下多处血迹,尤其是眼眶位置、鼻梁骨,以及嘴唇,老者的唇齿被陆东来打断了三颗,鲜血从嘴中溢出。

    然而这会儿他脸上突兀露出狂笑,状若疯狂,少了先前的被动。

    “少年郎,身中束仙索,你如何动弹?这件法宝连先天高手被捆住都无法挣脱,更莫说你只是一位圣人,这件法宝会慢慢将你勒紧,直至你的肉身崩裂才会停止,好好感受这种痛苦吧,当然,我也会给你加点儿彩头!”

    说话间,老者慢慢朝着陆东来走了过去,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东来!”

    面对这种情况,褚文天毫不犹豫瞬间上前,想要为陆东来争取时间,因为少年魔王是目前为止唯一能阻挡对方的人。

    但……

    “滚!”

    老者少了早前的风度翩翩,这会儿直接出手,手上酝酿可怕的力道,直接将褚文天震飞,让其胸腔骨裂,嘴里喷出鲜血。

    仅仅只是一招,褚文天再度承受重伤。

    圣人的实力终归无法与先天高手相提并论,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难以更改,境界的跨越,不是那般容易,除了陆东来那种怪胎之外。

    哪怕面对生死大劫,陆东来内心中也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他见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越是危急时刻,他的心境越是平和。

    皮肤被束仙索越勒越紧,甚至开始溢出鲜血,这让陆东来有些意外,修炼到虎魔炼骨体第四重之后,肉身坚硬,难以摧毁,现在一件法宝居然破开了他的防御,由此可见这件法宝的不俗之处。

    未来全球进化,也许会有更加可怕的法宝出世才是。

    炎心火!

    在老者抵达陆东来面前的时候,陆东来直接用炎心火来焚烧束仙索,但不管炎心火如何燃烧,束仙索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炎心火不起作用。

    “哈哈,没有用的,束仙索连先天高手都可禁锢,凭借你圣人的修为,难以挣脱,你不是嚣张么?”

    嘭!

    老者一拳打了出去,但是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手臂震动,不断揉搓着自己的手。

    同时他的目光死死盯着不远处的一件鼎,内心中产生出波动,“你卑鄙!”

    “就允许你用法宝,不允许别人用?”

    陆东来冷笑连连,在老者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就祭出了神农鼎,这件法宝可以炼制丹药,却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防御型法宝,老者那一拳本该打在陆东来的身上,却最终落在鼎上,哪里会有不痛的道理。

    “那火焰我感觉到恐怖,为何你还有这么一件厉害的法宝?”老者内心中震惊,无法相信,一个未得到任何资源的‘未来人’居然实力惊人的可怕,身上还有如此多的法宝,难道说那些秘境的存在只是一个笑话?他们不过坐井观天?

    不会的……

    但下一刻,老者深深怀疑自己了。

    “金蛟剪!”

    老者,“amp;%#amp;*”

    他很想问,你为什么身上有那么多的法宝?

    只是陆东来这会儿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理会老者,束仙索越捆越严,有点儿限制住他的行动了。

    但是当金蛟剪想要剪断束仙索的时候,老者依旧大笑道,“没用的,这东西你根本破灭不了!”

    陆东来冷冷的扫了老者一眼,而后动用金睛火眼,想要看穿束仙索,终于在这一查看之下,发现在束仙索中有一道念头,这一道念头冥冥当中与虚空中一个地方相互连接。

    精神念头?

    那是否只要阻断了精神念头,束仙索就会自行解开?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神农炉,陆东来想也不想直接跳入神农炉之内,炼制丹药才几次,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要炼制自己。

    当他跳入到神农炉中的时候,底下炎心火开始焚烧,刹那之间,火焰包裹住了整个神农炉。

    老者原本不以为意,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是浮现出了变化。

    怎么会?!

    他感应到属于束仙索中的那一道控制的精神念头慢慢给隔绝,这让他脸色一变,瞬间冲到前方去,想要将神农炉打翻,不让少年魔王挣脱束仙索。

    因为束仙索一旦挣脱,意味着他的下场将会无比凄惨!

    嘭!

    嘭!

    嘭!

    老者每一次的攻击,神农炉都是发生了剧烈的颤动,而天空当中,金色的剪刀落下,老者吓了一跳,本是以为金蛟剪会来攻击自己,瞬间远离。

    却不曾想到,他刚刚离开原地,金蛟剪就没入神农炉之内。

    同时,一道冷冽无比的声音自神农炉中响起。

    “老头,你成功激怒了我!”

    一道华光自神农炉中冲出,不远处的老者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只是下一刻,一道可怕的拳头猛然落下,将他直接打入地面当中。不仅如此,那一道身影更是从空降落,狠狠的落在他的身上,接着便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不断出现在他的身上。

    嘭!嘭!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