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五百五十五章:我不让他死,他就不会死!
    “华国军神褚文天难道真要就此陨落……”

    “一代守护神,若是就此陨落,华国将会遭遇空前大难……”

    “俄国与我华国一直交好,甚至还有《圣人准则》制约,为何这次俄国战神牟虎会不顾此限制踏入我华国,难道他就不怕《圣人准则》的制裁,所有圣人联袂对他出手么……”

    对于褚文天战败一事,外界众说纷纭,不仅仅只是局限于华国内部,美帝、英国、俄国、韩国、印度、日国等国皆有汇报此事。

    一国圣人战败,这件事情太多巨大,引发轰动。

    这种现象,不亚于国家主席被人暗杀一般,足够引起轩然大波。

    “华国陨落一圣,对于华国而言,这是一场灾难。”

    英国日报:【华国军神战败,对于华国而言是一场空前的考验,对于整个华国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美帝都市报:【圣人陨落,这对于华国而言,危机重重,仅仅只是依靠战神林坤,可否保证华国领土的完整。】

    不管是什么地方,皆汇报着关于军神褚文天战败的消息,无数人在这种时候选择看戏。

    不久之前,少年魔王踏足日国、英国,让得两国圣人陨落,因为他的强势,无人敢于对其制裁,但是现在,随着军神褚文天的落败,其他诸国的武道高手欢呼。

    若是没有少年魔王的事件,也许大家会选择出手,可是现在,少年魔王的强势崛起,连美帝都感觉到了危机,这种时候,华国能少一位圣人就少一位圣人,这对于国际形势的利益而言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联合国理事会!

    中国代表人发言,要求俄国道歉,并且让牟虎出来对褚文天道歉,这件事毕竟是牟虎先入华国领土,战败褚文天,不是军神褚文天踏足俄国,在情在理,华国都占据着道理,军神褚文天应该为受害者。

    但是今时今日,在这联合国理事会上,各国的代表都是打着太极,推卸责任,将《圣人准则》的公约置之度外,不当一回事。

    所有人心中都明白,今日的宣判必定是不欢而散,没有人愿意看着一个即将超越美帝的存在诞生。

    更何况,战神林坤不知所踪,少年魔王亦不知去向,在军神褚文天落败之后已经过去那么久的时间,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在这种时候不推波助澜,落井下石,那他们就真的不配当一个国家的决策者了。

    乘着两大圣人不在的情况之下,彻底打压华国,让得华国难以崛起,这是他们每个人都愿意看到的一件事。

    “我英国如今无圣,圣人准则的公约于我们无用,这次的宣判,我英国弃权!”

    “我日国同样无圣,今日投票,选择弃权!”

    “胜败乃兵家常事,牟虎踏足华国,他只是去办事,不曾想到军神褚文天直接出手,这件事情,哪怕有《圣人准则》的约束,却终归有些纰漏,难道让圣人永远只能留在自己的国家,如此的话,华国少年圣人不久前踏足英国,这件事又当如何算数?”

    “公平起见,扯平!”

    “这件事,无法说明谁对谁错,俄国给出一点儿补偿便是了,不需要抓着这件事一直不放……”

    “若当真要算牟虎事情的话,那我们是不是要先把源头给找出来,你华国让少年圣人出来道歉就行了!”

    “少年圣人道歉了,我俄国也铁定道歉!”

    “……”

    显然,今日的理事会早有安排,也许大家都心知肚明,甚至不用约见,这次的天平从来不是倾向于华国。

    各国自己的利益优先,其次才是其他国家,现在能够制衡一位即将和美帝凭平起平坐的存在,他们如何会放弃这般机会?美帝已经稳坐第一的位置太久,他们不介意让对方再坐久一点,这已经形成一种共识,但若是有国家想要打破这个平衡的话,对不起,我不答应!

    美帝我们称臣已经习惯了,可你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华国,这要我们以后都听你的,哪有这样的好事啊……你华国以前算得了什么,凭什么就给你坐上那么高的位置?

    一时之间,所有理事会关于华国的成员一个个脸色铁青,这场会议不欢而散!

    ……

    京都人民部队第一医院。

    两名年轻的护士一愣,刚想呵斥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的时候,却是看见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位身高将近一米八,身穿白衣,一身休闲装的帅气小伙子,而且他模样清秀,皮肤白皙,像极了那种韩国明星。

    并且眼前的男子和韩国明星有着很大的不同,他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与众不同,有一种高高在上,站在他的旁边,总有一种微小的感觉,仿佛他是一座高山,无法逾越。

    只是两名小护士很快反应过来,脸色顿时一变,“你是谁?”

    “这里你是怎么上来的?”

    褚文天修养的地方是重症病房,因为其特殊的身份,所以在外都有特警保护,普通人根本无法进来。

    可是现在,却有一人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但下一刻,男子便是开口道,“褚文天可是在里面?”

    若说前一刻两人对于面前的男子尚有好感的话,但是当他直呼‘褚文天’名字的时候,两人对于对方的态度急转直下,几乎一脸嫌恶。军神是她们的守护神,哪怕战败,也不是别人可以诋毁,更加不是别人可以直呼她们的名字。

    “警卫!”

    “警卫,这里有陌生人,赶紧!”

    两名小护士这会儿已经呼叫特警,要将对方给赶走,不想他打扰到褚文天的休息。

    而屋内,一名主妇走了出来,“是谁在外面吵吵嚷嚷,不知道我丈夫需要休息么?什么人,赶紧离开这里,否则的话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文天都快走的人了,就不能让他在走之前好好休息么?”

    “走,问过我没有?”男子的声音淡淡响起。

    主妇听闻,脸色顿时不悦,明显感受出对方言语中的那种放荡不羁,让她恼火,“年轻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真要闹腾的话,离开这里!”

    “我要干什么?”年轻男子微微一笑,而后望向重症病房,旋即淡然道,“我不让他死,他就不会死!”

    下一刻,少年直接步入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