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五百五十四章:他不会死!
    “妈,我准备去看望下褚文天。”陆东来开口说道。

    “可是,你能够见到军神么?还有,你怎么直呼人家名字?”李婉微微一愣。

    普天之下,能直呼军神名讳的人少之又少,整个华国不会超过五个人,因为军神是华国的顶梁柱,任何人直呼其名等于挑衅华国尊严,故而李婉才会那般紧张。

    但顾柔站在一边,却只是微微一笑道,“妈,别人没有这个资格的话,但你的儿子肯定拥有这个资格。”

    少年魔王,当世年轻一代最强者,更是踏破日国,葬灭英国三圣,这种丰功伟绩,太过不凡,哪怕国家主席遇见,也要礼让三分,不敢呵斥。

    陆东来强大的实力,不局限于平起平坐,更多的却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存在。

    以前军神褚文天也许很强,陆东来尚且需要注意,但随着他踏入圣人境之后,所谓褚文天在他的面前,怕撑不过一招。

    哪怕是在半圣之时,陆东来亦有能力直呼军神的名讳。

    李婉有些愕然,“可是……”

    “妈,那牟虎不是说战神林坤、少年魔王都是胆小鬼么?战神你知道了,可你知道少年魔王是谁么?”

    “谁啊,什么少年魔王,居然起这样的名字,那怎么不继续魔王下去?人家都打上门来了,现在却缩起来了,叫什么少年魔王,干脆叫少年狗熊好了。”

    李婉一想到这里就有些生气,然后她就发现顾柔、陆东来的表情有些古怪,“怎么了?难道妈还说错了?还是说你们认识那少年魔王啊?要是认识的话你就去和他说说,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别缩起来了,该战斗的时候就要战斗,为了国家的荣誉。”

    “柔柔,你和妈解释下,我就不解释了,我先去看下褚文天如何了。”陆东来刚说完话,整个人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这孩子,怎么说不见就不见。”李婉埋怨道,紧接着,她拉着顾柔的小手道,“顾柔,来,和妈说下,那少年魔王是谁,怎么感觉你们都认识的样子?”

    顾柔望着叶厚道以及李婉,而后说出了让两人目瞪口呆的名字出来。

    “少年魔王,就是你们的儿子。”

    “啊?”

    “啥?”

    二老皆是傻眼,感情说了那么多不好听的话来,到最后说的却是自己的儿子,这让他们羞愧,因为自己的儿子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两人出去蜜月了,如何会知晓?

    “那个……”

    “妈,放心吧,东来他从来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的,他不在乎这些虚名,哪怕外人如何说他,而他想要的,只是我们一家人平安而已。”顾柔开口说道。

    李婉,叶厚道闻言,不再说话,但内心中为自己拥有这个儿子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因为俄国来人,提到的不仅仅只是军神褚文天,战神林坤,还有一个他的儿子。

    陆东来一路超音速下来,他肉身在高速当中不断穿梭,无所畏惧,家里的话现在有圣人顾柔坐镇,不担心有他人来捣乱。

    同阶的圣人当中,顾柔哪怕没有战斗经验,但拥有白莲的她,不是别人可以轻易对付。

    ……

    京都。

    陆东来原本以为自己当日从这里离开之后,不会再踏足这一块土地,但是该来的总归会来,哪怕所有京都高层都不欢迎他,因为他的到来,让得京都五大世家康家灭亡,所谓‘五大’如今剩下的不过‘四大’罢了。

    对于陆东来这一个名字,在京都之地是一个禁忌,人们都不愿意提及,他的到来,给京都到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有灾难。

    京都人民部队第一医院。

    褚文天自从重伤以来,一直在这间医院进行治疗,虽然四肢惧在,但受伤惨重,是为内伤,五脏几乎粉碎,靠着一口气吊着,这是圣人的底气,若是换做其他一个普通人的话,遭遇这样子的伤害,怕不出两三日的时间就会一命呜呼。

    然而饶是如此,以褚文天这种状态继续下去,只怕不出两三个月的时间也会与世隔绝。

    哪怕身为圣人,也不可能永生不死,受到重伤,自然身体的抵抗力也就慢慢下降。

    最开始的时候,褚文天尚且能够说话,可是十天之后,褚文天开始咳血,体力渐渐不支,伤势太过惨重,难以复原,自身身体情况让他得不到恢复,自然身体每况愈下。

    二十天之后,褚文天已经无法开口,并且身形直接消瘦了二十来斤,原本魁梧的男子,这会儿尤为消瘦,可人们映象中的军神相差甚远,无法相信这是华国两位守护神之一的褚文天。

    在重症病房当中,褚文天一身病服,在屋内,一共有两人,一人是他的妻子,另一人是他的儿子。

    重症病房当中,不允许有太多家属进入,一来会使得环境变差,氧气变得稀薄,不利于病人的康复。另外,嘈杂的环境会加剧病人情况的恶化。

    而医生也已经明确说明,褚文天情况糟糕,回天乏术,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来说,无法让得彻底康复,现在他们能做的无非就是能拖一天是一天,让军神褚文天走完人生这最后一段路。

    谁能够想到,一代军神,华国的守护神之一,如今却躺在病床之上,气息奄奄,随时可能逝去。

    在这几十天的时间之内,不知道多少人流泪,惋惜。

    出现在这个病房当中的人,有国家高层,有政治高层,亦有军部高层,他们皆是受惠于褚文天,如今褚文天将去,这不仅是一个人的离世,所代表的更是一个象征倒塌,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

    重症病房之外。

    两名护士守护在门口,她们年纪不大,都只有二十三四岁左右,但她们经验老道,在护士行业已经拥有六七年的经验,是其中的佼佼者,专门用来伺候一些重要人士。

    一想到她们敬仰的守护神不久后将要死去,他们内心中难受。

    “军神,他会死么?”

    “我们华国的守护神,不应该就这么死去的,他不应该死,我不想让他死……”

    只是就在她们难受的时候,倏然之间,一道声音在她们的耳畔边响起,两名护士纷纷愕然。

    “他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