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五百二十九章:以鼎防剪
    陆东来短发倒竖,脸上露出狂暴的战意。

    “杀!”

    他内心中充斥着强烈的杀戮念头,要将三圣彻底斩杀。

    他一棍子将圣骑士打飞出去,而下一刻,金蛟剪的锋芒就是落在陆东来的腰部。

    轰!

    陆东来整个人脸色一阵惨白,承受巨大痛苦,在他的腰部位置血水飞溅,血肉被带飞了一大块,可以看到空洞洞的一片,肉眼可见血红色的骨头呈现。

    以他虎魔炼骨体第四重的肉身修为,理应刀枪不入,哪怕是火箭炮也无法穿透他的皮肤半分。

    但是现在,不是热力武器,仅仅只是一把剪刀就轻易撕碎了他的防御,让他腰间受到重创。

    若非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横移出去,施展电光神行步躲过致命一击,他刚才的身躯就已经被金蛟剪拦腰剪断,无法再战,会被三圣彻底斩杀。

    “少年魔王,你终归要死,就让我送你一程好了!”

    魅影伯爵此番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她风姿卓越,哪怕上了年纪,但对于圣人而言,容貌可以随意改变,她现在如同三十多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一举一动之间,荡人心魄,而她脸上带着笑容,在半空当中款款而来,步向陆东来。

    然而她杀势酝酿,准备给予少年魔王恐怖一击。

    不远处,暗影圣人脸色突发一阵苍白,嘴里更是喷出一口鲜血,先前一次攻击,让他精神萎靡,对于金蛟剪的施展,最多只能再攻击两次。

    原本以为这一次的攻击必定百分百让少年魔王腰斩,却没有想到他反应如此神敏,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不过他和圣骑士一般,脸上都带着得逞的笑容,承受了金蛟剪的攻击,如今魅影伯爵出手,少年魔王怕真的要身受重伤,甚至直接陨落。

    然而下一刻,刚刚接近陆东来的身边的魅影伯爵整个人的身影都是倒飞出去,她的手掌浮现出一个血洞,攻击从她的手掌穿过并击穿了她的的胸膛,将他的左胸彻底洞穿,鲜血汩汩而流,她惨叫一声倒飞出去,脸色煞白,一脸惊恐的望着陆东来。

    “为什么会这样?”

    不远处当中,哪怕陆东来被金蛟剪重创,腰间淌血,短时间内难以复原,但他眼眸中浮现金光,火焰在眼眸当中跳动,位于眼眶附近的气旋高速运转,施展出了可怕的攻击出去,对于陆东来来说有一定的损耗,但出其不意之下,哪怕是魅影伯爵也无法反应过来,被金睛火眼重伤。

    这是陆东来的天赋神通,比他原本预想的更为恐怖,不仅能够看穿虚幻之物,同时具备可怕的攻击手段。

    哪怕是魅影伯爵也绝对不会想到一人在身受重伤,双手来不及反应过来之际会从眼睛当中发出攻击。

    别说是魅影伯爵了,在场的圣骑士、暗夜圣人都绝对没有想到少年魔王还会有这一手,当即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们终归低估了少年魔王的手段,原本以为必杀的一举,除开少年魔王被金蛟剪伤了腰部之外,魅影伯爵、圣骑士皆是被少年魔王所伤。

    魅影伯爵原本丰神韵郎,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可是现在,她的胸口位置染血,非常奇特的位置,让人察觉,表情怪异,那个地方被人所伤,这往后岂不是尴尬?

    此时,魅影伯爵虽是身受重伤,但感受到周围宗师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心中动怒,但这种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她不可能抛弃少年魔王去斩杀宗师等,给少年魔王喘息的机会。

    而就算是圣骑士伤口被神圣之力所包裹,看似不再鲜血流淌,但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损耗,身上若是太多伤势,哪怕是圣骑士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复原。

    并且这种神圣之力亦是一种损耗,无法永无止境的使用。

    “杀!”

    哪怕腰间淌血,陆东来战意不减,一声‘杀’起,不顾腰间伤势,骤然扑向了离他最近的魅影伯爵。

    魅影伯爵脸色大变,想要躲避,但始终不及少年魔王的速度快。

    一名圣人,竟然被半圣追着打,这幅画面,让下方一位位看戏的宗师、返璞归真境的高手表情古怪,但心中却在呐喊,自己若能如少年魔王这般,以半圣之姿对战三圣还能如此,那足矣傲视天下。

    嘭!

    陆东来一拳打了出去,魅影伯爵倒飞了出去。

    同时陆东来低哼一声,“该死!”

    下一刻,他直接施展超音速离开原地。

    金蛟剪再度锁定了他!若非因为金蛟剪再度朝他攻击而来,先前的出手,他已经将魅影伯爵所斩杀。

    眼下只能先行躲避攻击,不可冒进。

    “嗷~!”

    就在这时,陆东来听到了冰螭龙的龙吟之声。

    几乎是一念之间,陆东来的目光就是落在了冰螭龙的身上,冰螭龙先前受伤,陆东来让他疗伤,当他叫唤之际,陆东来以为他遭受围攻,想要出手。

    可目光所及,冰螭龙并未受伤,反而用他的龙爪指着一个方向。

    炼丹炉!

    刹那之间,陆东来明悟过来,心中暗道自己蠢货。同样是为神秘岛屿出土的法宝,金蛟剪具备恐怖的攻击手段,但是同样出土的法宝难道就那么一件?

    之前陆东来一直将炼丹炉当成是炼丹炉,并未想过其他,可是当冰螭龙一提醒,他直接醒悟过来。

    那炼丹炉难道不是一件防御型法宝么?它固然本质是为炼丹,但依旧也能够进行防御,相信它的防御手段足够抵挡金蛟剪的攻击。

    而冰螭龙眼下的情况显然不用他来担心,无人对冰螭龙虎视眈眈,至少在自己没被三圣斩杀之前,不会有人会犯大不忌,

    而冰螭龙有了先前的时间疗伤,眼下正朝着好的方向慢慢复原,身上的血肉几乎愈合,没有龙血流淌。

    陆东来不敢耽搁,不想其他,眼下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

    刹那间,他施展超音速抵达炼丹炉的旁边,身后金蛟剪的杀势席卷而来。

    “去!”

    就在这时,陆东来祭起炼丹炉将其挡在自己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