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三百四十章:愤怒的康家
    一群人正准备应对着康家祠堂会出现的种种变故,但是等了一会儿的时间之后,这些人就傻眼了。

    除开先前有一些灵牌砸向他们的身体之外,这会儿安静的可怕。

    “发生了什么事刚才?”

    “地震么?”

    “怎么可能是地震,要是地震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准的准头?何况这件事只是发生在祠堂内部,说地震的话,如何能够服众……”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应该如何解释……难道是巫神大人发怒?因此而迁怒我们?”

    “通知老爷子过来!”

    “即刻通知老爷子过来!”

    ……

    康昌盛。

    康家现任家主,现年七十二岁,一头白发。

    当他来到祠堂看到祠堂现在的状况之后,顿时整张脸都变得有些苍白。

    “康家列祖列宗,昌盛无能,竟然让你们死后也不得安宁,我有罪!!”

    康昌盛说完话语之后,直接将手中的拐杖给丢到了一边,而后直接来到祠堂的正中心位置,想也不想,直接跪了下去。

    磕!

    磕!

    磕!

    接连三个响头下去,康昌盛拳头紧握,脸上充满了愤怒之色,而后怒色道,“到底是谁,竟然要将我康家逼入如此境地!若然被我知晓了,我就算仅有一口气,我也要将你给找出来……碎尸万段!!”

    随后,康昌盛冷哼一声道,“列血阵!”

    “是!”

    “是!”

    “……”

    接连有八个康家德高望重之辈开口说道,而后他们纷纷效仿康昌盛,直接从身上取出一块刀片,而后在手腕上一划。

    以八人为引,康昌盛在中间,九人的鲜血滴落地面之后,顿时一阵乌光闪烁。

    紧接着,巫神的意志瞬间降临在了康昌盛的脑海当中。

    先前所发生的种种幕幕,都在康昌盛的脑海中一一呈现开来。

    “这是谁?”康昌盛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这个出现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康家与他究竟有什么仇怨,竟然要将康家列祖列宗的灵位全部毁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当中一道身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不孝孙康宏琛有罪,望责罚!”

    “不孝孙康宏琛有罪,望责罚!”

    “不孝孙康宏琛有罪,望责罚!”

    每一次的开口,都是毫不留情重重的磕在地板之上,这地板之上还有灵牌的碎屑,在他这用力磕头之下,直接让他的脑袋出了血,但他根本不敢起身,原本就有一些怀疑,这会儿列了血阵之后,巫神降临,别人不知道那少年是谁,但是康宏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那少年竟然会那么可怕,直接借助着巫神的力量来到他们康家大肆破坏。

    就算是军神褚文天怕也没有这个本事吧……那个少年怎么会这般可怕?

    康昌盛闻言,随后从地上拾起拐杖,而后狠狠的抽击在康宏琛的后背之上,接连抽打了三下,康昌盛才再次面对列祖列宗道,“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康宏琛罪孽深重,罪无可赦,但大敌当前,望康家列祖列宗给不孝子一个机会,让他戴罪立功!”

    没有回应,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种形式,要康宏琛以戴罪之身解决康家这次重大的麻烦,还要将罪魁祸首缉拿归案。

    随后,康昌盛开口道,“具体什么情况,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

    康昌盛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康宏琛此时已经万分后悔,他如何也想不到仅仅只是祈求巫神一个愿望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但他不敢隐瞒,当即将自己的儿子被人斩杀以及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闻言,所有康家人都是义愤填膺。

    “欺人太甚!”

    “简直是欺人太甚,不过是抢占了别人的资源,但这种事情在商业上本来就是常有的事情,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就算输了一方也是技不如人,但那少年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出手杀我康家人,简直是无法无天,眼中没有任何的王法……我康家如何也是京都五大家之一,如今被人欺到头上,杀了一个康家嫡系子孙不说,现在更是毁了我康家列祖列宗的灵牌,这件事情已经没得商量,早已经上升到了家族生死存亡的地步,不是那少年亡便是我康家亡!”

    “不错,就算商战上的阴谋被人看穿,可也万万不该杀人……我康家人何时被人这么羞辱过了……”

    “不错,现在已经不死不休,我康家务必要将那少年的人头拿下,用来祭奠列祖列宗!”

    “杀!”

    “杀!”

    “杀!”

    所有人都重复着一个字,声势惊人,如浪涛般惊涛拍岸。这股生势直接让得巫神的力量变得更为伟岸,仿佛要真正的降临一般。

    随后,康昌盛望着康宏琛道,“宏琛,你愿意成为巫神的使徒么?”

    康宏琛自知罪孽深重,要是平时的话,他或许万般不愿,但如今因为他的关系,让得祖祠被人破坏,祖宗的灵位一个个都东倒西歪,更多的则是摔在了地上。

    这般时候,他点了点头道,“我愿意!”

    康昌盛闻言,一声叹息道,“我儿,我也不想如此,但你犯了大错,这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所有人,列招魂血阵!”

    “是!”

    “是!”

    “是!”

    刹那间,所有在祠堂内部中的康家人,除开康宏琛之外,每一个人都是用匕首割开自己的虎口,让得鲜血流淌地面之上。

    滴答~

    滴答~

    滴答~

    无数的鲜血滴落地面之上,而地上慢慢形成了一个血色的法阵,在这法阵当中,充满着巫神的力量,像是要彻底降临一般。

    鲜血越来越多,法阵的光芒越来越红,像是染血的阵法一般,整个祠堂内部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而就在这个时候,康昌盛开口道,“巫神在上,信徒康宏琛在此,以鲜血为引,巫神使徒,临!”

    伴随着这一个‘临’字出去,轰然之间,所有的鲜血全部由着法阵灌输到康宏琛的肉身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