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三百三十五章:陈怀柔出事
    南方十月的天还没彻底步入秋季,依旧属于炎热的季节,只有当十月末的时候,秋的凉意才会渐渐袭来。

    江景第一墅。

    陆东来一大清早落在自家房顶之上,他眼眸微瞌,聚灵阵吸收着附近的灵气,其脉势以整个别墅为中心,陆东来慵懒的吸收着这天地间的灵气,充斥自身。

    他如今想要再度突破的话,除非机缘造化,又或者说有大量的灵石方可助他突破,以现在这种慢吞吞的修炼方式,只怕没有十来年的时间根本无法更为进步。

    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修炼方式,若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他会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东西一般。

    正在这时,一道冰凉的感觉钻入怀中。

    陆东来微微一笑,“有你的话,倒省了开空调的钱了。”

    顾柔靠在陆东来的怀中,感受着自己男人身体的温度,随后笑着道,“怎么?把我当免费空调使用啊?”

    如今顾柔修炼《冰灵剑诀》,一身气质愈发出尘,如同谪仙一般,又如广寒仙子,她的美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陆东来闻言,用手轻轻拨弄着顾柔的发丝,将它绕于耳后,随后才是说道,“也未尝不可,这可省去一大笔开销。”

    顾柔轻掐陆东来一下道,“天机美容的董事长,年入上亿,会缺这么点钱么?非要小女子当免费空调,这又能省多少钱?”

    “一年不多,百年不少,千年或者万年的话,这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了,我可得好好爱护着。”

    突然间的情话让顾柔措手不及,旋即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望着对方温润的红唇,陆东来的唇印了上去。

    良久,唇分。

    顾柔的呼吸有些起伏,陆东来则是相当淡然,只不过脸上带着一抹宠溺之色。

    相比起过去万载,如今的生活似乎更为让人期待。

    ……

    几天之后,陆东来随同家人一起吃饭,突然之间,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当他看到来电提醒是一个陌生号码后愣了一下,但依旧将电话接了起来。

    陆东来还未开口说话,另一边已经响起了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

    “是……是陆先生么?”

    陆东来一愣,知道他这个号码的人铁定都知道他就是陆先生,如今这个号码被人给传了出去,陆东来眉头一皱,有些不悦。若是有人私做主张的话,那这人也就没有结交的必要了。

    他脑海中很快就是冒出了几个人选出来,而近期的话,似乎也就只剩下一个陈怀柔……

    “是他么?”

    陆东来有些狐疑,别人的话尚且有些可能,但陈怀柔,曾经朱雀军成员之一,他心中相信,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情。

    但时间上来说,也只有他最为可疑。

    眼下,电话另一边确认了陆东来的身份之后哽咽声更重,而后哭哭啼啼道,“陆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爷爷……”

    陆东来终于从电话里听出了不对劲出来,当即他便是问道,“你爷爷是谁?”

    “陈怀柔。”

    陆东来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变化,当即他就问道,“你爷爷现在在哪?”

    “江南人民附属第三总院,2704室。”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陆东来挂断了电话,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具体的事情现在还无法下判断,他怀疑陈怀柔出事也许与他有关。

    陈怀柔以前都不曾有事,如今在自己与他人交好的情况下让对方出了事,他如何能够把这件事丢在一边?

    陈怀柔已经表明了态度,绝对是站在他这边,而他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都不做,那也就不是他的性格了。

    人与人之间的交情本身就是相互的,有人付出,有人不付出,久而久之,也就无人愿意与你交心了。

    李婉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儿子‘安静’了几天,以为这样的日子还能继续下去,未曾想到短短时间内就又是出事。但她知道自己儿子现在身份不同,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

    她也是当任了董事长后才明白有些事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控制,很多时候,不由自主。

    想到这里,她开口道,“如果有事那就去吧,妈也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

    “嗯。”陆东来点了点头。

    “哥,你注意安全。”叶可卿关心道。

    “放心吧。”陆东来笑道,“你看你哥什么时候出事过。”

    顾柔跟着陆东来出了门口后道,“陈怀柔出事了?”

    陆东来点了点头,“嗯,应该和我有关,我需要去看看。”

    “去吧。”

    离开了吃饭之地,陆东来施展极速,几分钟之后,他就是出现在了江南人民附属第三总院。

    正常人从他那个地方出发到这等地方来,只怕都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然而对于陆东来而言,这等距离,几分钟足矣。

    2704室是重症病房。

    陆东来一愣,陈怀柔的问题这么严重?

    而在屋内,一共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是一名女子,年龄在三十五六岁左右,而另一名则相对年轻些,是个少年,年龄应该在十七八岁左右,他的眉宇之间带着哀愁之色,早前打电话的应该就是这个少年。

    “妈,爷爷不会有事的……”

    妇女一声叹息,“哎,你爸不在我身边,我现在都已经没了方寸……好好地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一病不起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重症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妇女一愣,看到来人之后瞬间站起身来,表情带着一丝不悦,“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而且进来为何不穿隔离服?”

    妇女和少年身上都穿着一件隔离服,因为陈怀柔的情况特殊,医生怀疑是与病菌有关系,若是外人进来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将病菌给带了进来,可能会让病人病情加重,她如何会对眼前的少年有任何的好感。

    只有少年站起身来,他的表情带着一丝狐疑,旋即不大确定道,“你是陆先生?”

    “不错。”少年缓缓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