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陈怀柔的提醒(第二更)
    署长遇袭,这是作为手下该要表现的时候了,一瞬间,六七把枪全部锁定在了陆东来的身上。

    围观者有人惊呼,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袭击警员也就算了,现在袭击署长,这罪一旦确定可就大了。

    但陈怀柔的脸色却是倏然大变,他甚至没来得及去检查脸上的‘伤势’,而是瞬间用手接过了那一张红色小本子。

    这种红色小本子他见过一次,而且还是在某一种特殊的情况下见到,如今在这样一番场面之下,他再次遭遇,心中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怒意,而是带着一脸震惊,希望这这本红色小本子就是红色小本子,没有其他的含义。

    对于围观百姓而言,陆东来现在几乎是腹背受敌,那么多把枪指着他,几乎没有任何离开的可能性。

    只有顾柔、叶可卿二女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要开枪的时候,陈怀柔顿时大喝一声,“放下枪!所有人全部放下枪!”

    一群人一脸不解,当注意到署长身子略带颤抖,而且双手牢牢抓着那红色小本子的时候,他们心中动容,猜测可能与那小本子有所关系。

    既然是署长开口,他们自然不会再争锋相对,没人愿意招惹眼前的少年,他们可没忘记先前一把手枪是如何变成铁水的,这一幕让人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能不和这样的人为敌,他们乐得自在。

    随后,陈怀柔再度开口道,“所有人收队!”

    “是!”

    “是!”

    原本在名汇酒店原本会发生一件大事,可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就这般轻松解决,看其模样,那少年似乎大有来头。

    不过有领导开口,他们自然不敢逗留,随后收起装备,一群人就这般离开。

    “陆先生,不知方便否?”

    陆东来点了点头,“方便。”

    他知道陈怀柔的意思,也明白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闹得太过矛盾。而且本质上来说,陈怀柔并未做错,身在他这个职位,自然要做点儿事情来。

    陈怀柔没有想到陆东来这么好说话,原本心中尚且有些紧张,这会儿则是荡然无存,他发现眼前的‘陆先生’并不像传闻中那般不近人情。

    陆东来同样有交好陈怀柔的意思,他是署长,自然位高权重,他固然不惧任何事情,但有陈怀柔在其中帮衬的话,那么他家人的安危以后就多了一层保障,何乐而不为?

    遣散了所有警员,而陈怀柔又是单独邀请陆东来三人,余下的百姓见到没戏好看,自然也就慢慢散开,不多一会儿的时间,大家就各干各的,仿佛先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

    名汇酒店的总负责人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你们在我这里杀了人,现在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若是康家将矛头指向我们酒店,那我们酒店该怎么办?

    现在只有希望京都康家不要祸水东引……

    陈怀柔因其署长的身份,客房经理很快就是给他安排了一间商务套房,这个地方毕竟死过人,地上还是鲜血,留在这里谈事情的话显然有些不妥,相当不吉利。

    陆东来相当无所谓,但顾柔、叶可卿就不同了,很快,几人就是移步到了商务套房当中商谈。

    房门关上,陈怀柔很快就是朝着陆东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才说道,“退役朱雀军编号17232见过总教官!”

    陆东来一愣,旋即哑然,难怪事情会这般轻松就是解决,甚至都不用去观看那红色小本子的真实性。原来眼前的署长也曾为朱雀营成员,如此之来的话,一切自然就可以顺利解释。

    陈怀柔早年从军,并且顺利进入朱雀营,成为朱雀军一员,后在一次战役中小腿膝盖被打中,虽免去了锯腿的威胁,同样也能够正常行走,可若是一旦进行剧烈运动的话,小腿会在瞬间抽搐,如同针扎一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怀柔才从朱雀营中离开,随后进入警务系统,因其特殊的身份,很快就是爬到了署长这个位置上来。

    这些年来,他破过不少案件,但哪怕如此,他心中依旧怀念在朱雀营中的每一天,甚至有时候还会做梦自己已经回到了朱雀营。

    但凡在这种地方出来的人,归属之情异常强烈,这是与生俱来的责任感,陈怀柔虽然离开了朱雀营,但对于朱雀营同样存在着感激之情。

    而红色小本子别人也许需要验证其真伪性,但陈怀柔却完全不用,在朱雀营中那么久的日子,若是连朱雀营总教官的身份户籍都没办法判断的话,那他当初也就没有那个资格进入到朱雀营中。

    更何况,这种红色小本子根本模仿不来,就算你模仿了,一旦确认是假的,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性,直接击毙,不需要走任何的流程。

    眼下,陆东来淡淡道,“不用拘礼,免礼吧。”

    “是,教官。”

    虽然陈怀柔不是陆东来带出来的兵,但能成为朱雀营的总教官,那这个‘教官’的称呼就不会有任何的错误,也难怪,对方年纪轻轻就无所畏惧,因为这么一个身份所在,本身就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

    紧接着,陈怀柔又是开口说道,“教官,江南这边的事情我可以为你解决,但以京都康家势力而言,断然不可能将这件事情轻易揭过,另外,康家中有几人在苍龙军中服役,这是一个矛头,我怕苍龙军会因此找你的麻烦,继而对你发起攻击。”

    陆东来闻言,不可置否微微一笑,“身为朱雀营总教官,若连这种事情都畏首畏尾,那要这个身份又有何用,或许你并未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不久前,我在朱雀营中曾经说过,朱雀军未来定然超越苍龙军。”

    陈怀柔闻言,脸上露出一抹振奋之色,他们朱雀营所需要的就是这种教官,但很快,陈怀柔就是再度说道,“不过教官,有件事我觉得需要和你说下。”

    “什么?”

    “军神如今虽不再当任苍龙军总教官,但他曾经有言,若苍龙军遭遇危机,他不会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