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七十九章:一棍打死
    第二百七十九章:一棍打死

    听到陆东来的话语之后,佘思敏‘噗通’一声差点儿直接昏厥过去了,她当即没好气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逞英雄?”

    陆东来却是微微一笑,随后道,“佘姐,多谢你这个时候还在为我说话”

    “知道姐好还不赶紧退下?”佘思敏见到陆东来脸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心更是焦急。

    “佘姐,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佘思敏大急,“臭小子,你处理?你处理什么啊,你这一去会被人打成肉饼回来的,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姐,别闹,哎,俞甜,这种时候了你还这么淡定,这都要出人命了,你不管管?”

    既然对方是俞甜带来的,那么他应该听俞甜的话才是,可是当她转身目光落在俞甜脸的时候,几乎崩溃。

    东琉璃俞甜先前脸还带着焦虑之色,但这般时候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仿佛又恢复到了她平日时候的模样。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冷静,难道她有所依仗?

    可是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么?

    此番,听了佘思敏的话语之后,俞甜回复道,“没关系,由着他。”

    “哎,你们这两个人真是的,这……这怎么行啊!”佘思敏无可奈何。

    要说先前俞甜尚且担心的话,但是随着陆东来那一番话出去之后,她所有的不安都是消除,所有人都忘记了在场有一个人的可怕,哪怕是她差点儿都忽略了,认定对方其实有所畏惧,但先前那般霸气的回应,让东琉璃俞甜知道她认识的人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人,依旧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只要有他在的话,那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

    这个年龄虽小,很多时候给人感觉去不像是一个高手,而他一身休闲装,如何看也像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却是这般一个人,每次都会带给人一种惊喜与迹。

    她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有他在的话,自己一行人一定可以安然无恙。

    陆东来微微一笑,“佘姐,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了,你们先退到一边。”

    “好。”

    俞甜点了点头。

    佘思敏、叶晴一脸不解,但都被俞甜拉到了后面。

    “俞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让你故人之子一个人去,这不是让他送死么?”佘思敏不解。

    “交给他好了,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俞甜开口说道。

    “这……”

    ……

    此番,见到俞甜等人退后之后,陆东来的手多出了一根棍子,天机棍握在手,这一根看去朴实无华甚至带着坑坑洼洼的棍子,却带给陆东来一种无可匹敌的阵势。

    他眼神当闪烁着寒芒,天机棍的一段指向了先前开口说话之人,“怎么这会儿做起了缩头乌龟不敢滚出来了么?”

    “你找死!”

    一个区区返璞归真境的高手出言辱骂宗师,让这名宗师脸色异常难堪,瞬间从宗师队列冲了出来,而后用手指着陆东来道,“小鬼,既然你不知道天高地厚,那让我送你一程去西天好了,好让你知道一下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可以惹!”

    刹那间,这名宗师朝着陆东来扑了过去,甚至连动用他武器的想法都没有。

    如果连对付一名返璞归真境的高手尚且需要使用到武器的话,那未免有些太看不起人了。

    只是看着这名宗师出手,佘思敏和叶晴瞬间闭了眼睛,不想看到太过血腥的一幕。

    他们的身子激动,难以接受先前还活蹦乱跳的少年突然间死在他们面前的场景。

    “俞甜,要不我们跟他们拼了!”

    “看着,要倒霉了。”

    “谁倒霉。”

    “他们。”

    “啊?”

    ……

    陆东来前往江西之前,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想陆魔王这个称呼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更加不想随意动手,取人性命。

    不管别人如何说他凶残暴戾,他至少还保持着一种自我,从未迷失。

    故而这次跟随俞甜前来,也从未暴露过自己的身份,甚至在拿到驻颜果之后,他主动离开,不去争夺剩下的宝贝。

    可这种行径在一些小人眼,他们所谓的退却成了心虚,更加没有料到的是,一群宗师竟然可以如此冠冕堂皇吃人豆腐,二十多名男性宗师对三名女子言语羞辱。

    哪怕陆东来不想杀人,这般时候内心也充斥着强烈的杀意,不需要任何的掩饰。

    天机棍的第一次出手,是斩杀这些奸佞之徒,不亏!也算是让你开了锋!

    刹那间,整个天机棍仿佛成了天地间一把无坚不摧的武器,陆东来的灵气灌输到天机棍当。

    望着那不断前进并且伸出一双手准备一掌拍死自己的宗师,陆东来眼神的冷漠之色更浓。同时体内灵气运转,气质与先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差别,让人无法将他与一名普通少年联系在一起。

    这股气势。

    太过骇人!

    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杀势让在场所有宗师脸色都是一变,身子不自觉一僵。

    而那接近陆东来的宗师脸色更是狂变。

    “不可能!”

    他感受到陆东来的可怕之处。

    事实,没有人他更加明白眼前的少年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想要逃离,可是却感觉身子如同灌入铅水一般无法动弹。那少年冷漠的眼神,更是让他入赘冰窖。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那少年到底是谁?

    为何会带给他如此强大的压力?!

    “不行!要马走!”

    前冲的宗师霍然回神,而后舌尖猛力一咬,一股腥甜的气味在嘴弥漫,那种强烈的疼痛刺激使得他终于有了一丝反应的机会,他想要抽身离开,不愿恋战。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和面前的少年有着天大的差别,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弥补。

    对付他,怕这一辈子都无法做到。

    眼下,他必须要逃!这是他脑海唯一的想法。

    但是下一刻,他的瞳孔瞬间放大,因为那少年的一棍子已经从空挥下,避无可避。

    轰!

    一声巨响,整个墓葬之地的门口发出了巨大的晃动,如同地震一般。

    这一刻,整个现场鸦雀无声。

    本书来自:./39/39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