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六十九章:斩杀陈文
    陈文感受到了不同寻常,这个地方太过危险,几人都陷入到了鬼打墙当中,而四人商议,以四个方位分散开来寻找出入,这是最稳妥的一个办法,不想浪费时间。

    他们自信哪怕分开也能够从容应付未知的危机,这是对于自身实力的肯定。

    但随着他们这才刚刚分开,陈文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他失去了对三位同伙的感知,哪怕发出声音,也无法判定出对方身在何方。

    这个地方太过诡异,所谓的墓葬之地也许是人为制作的一个陷阱,但这种时候早已经没有退路,只有尽快找到出路。

    可谁能够想到,就在他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双手就从旁边伸了过来直接将他抓取,让他连一丁点儿的反应时间都没有就已经出现在了别的地方。

    不,不是别的地方。

    他的眼睛所及,顿时就看到了四周的场景,先前的‘鬼打墙’这会儿在他眼中如同一个笑话。

    这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而所有人都被限制在了一个小范围的通道当中,如果他们有心想要破坏的话,只需要一下子就可以走出‘鬼打墙’,但众人都想走进墓葬之地的中心发掘宝藏,不想就此将墓葬之地弄得坍塌,所以无一人出手破坏。

    眼下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陈文脸色一沉,而他能够看到这些,就说明在前往这里的宗师当中有人相当精通阵道法门。

    真要如此的话,而且还是针对某一人,只是一想到这个画面就让人不寒而栗,先前的张狂、嚣张在这般时候荡然无存。

    一个宗师尚且不可怕,但一个懂得阵法的总是才让人畏惧,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所谓的阵法会从哪里发动攻击。

    俞甜、佘思敏、叶晴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男子一愣,但很快二女的脸上就是布满杀机,别看她们在对待陆东来的时候如同邻家姐姐,可面对眼前男子的时候,那是绝对没有任何的好感。

    陈文的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穿着黑色的劲装,头发向后梳起,油光滑亮,他的身子有些佝偻,双手呈现一种不自然的弯曲。这是他从小习武落下的病根,至今已经成了习惯,哪怕根治也是无用,不过这种手势反而更加增长了他的实力。

    当陈文感受到突兀的杀机出来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更为难堪,先前出手的莫不是就是这三人中的其中一人?

    至于陆东来则完全被他无视了,一个少年郎而已,最厉害怕也不过返璞归真境,可除开这少年之外,余下三人都不好对付,一人尚且好说,一对一,胜算难定,可如果是一对三的情况之下,给陈文多少条命都无法抵挡。

    “康晨!方南!”仅仅只是叫了两个名字,陈文的脸色就彻底难看了下去,听不到,对方根本就听不到,哪怕近在咫尺,别说他的朋友了,就是其余的宗师也是无法听到。

    陆东来的阵法当中,想让声音传出太过困难,除非你懂得布阵手段,但一个个区区老头,陆东来可从未放在心上。

    喊都无用的话,那么眼下只有几个机会了。

    打不过,那么只有出逃!

    刹那间,陈文施展急速朝着众人跑了过去。

    太好了!

    突围了!

    陈文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只是猛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他的步伐顿时僵住,而后想也不想直接朝着反方向继续奔跑,他为何没有发现这一点,竟然到了这个时候才是发现……

    “太过顺利,怎会无诈?”

    三位宗师布置一切只为斩杀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自己离开,还如此的顺利,如何也不可能,这是一个阴谋。

    只是他才刚刚转身跑出去三米左右,俞甜、佘思敏、叶晴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陆东来的手轻轻一挥,陈文脸色已经彻底变成了死灰色,在陆东来那一挥手之下,整个场景迅速切换,所谓先前朝着众人而去的方向其实才是反方向,而出口位置才是那些宗师所在地。

    这是一个幻阵,利用海市蜃楼的特征,直接将陈文引向了无人之地,在这个地方发生战斗的话,里面的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因为众人现在都焦头烂额,又怎么可能会有人想到在这种时候有人懂得破阵,并且抓住一人准备将他就地斩杀。

    “是你,这个法阵是你布置的,我居然小瞧了你。”陈文的目光落在陆东来的身上,未曾想到,一个不被他放在眼中的少年反而将他弄到这步田地。一个懂得法阵的少年,难怪东琉璃俞甜将他带在身边,有这样一人的存在,东琉璃俞甜的实力直线上升。

    陆东来冷笑一声,“本来你不会死,可惜你口没遮拦,死有余辜。”

    先前陈文辱骂俞甜的时候,瞬间将她的两位闺蜜也一同算入,这会儿算是真正尝到了‘自讨苦吃’的滋味,眼下与众人相隔甚远,就连求援都无法做到。

    若在原地的话,尚且拥有一线生机,只要引发的动静足够大,铁定会引起他人注意。但他太过惶恐,内心紧张,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只是觉得哪怕引发动静,这三人也准备将他击杀,可从未想过,他们并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免得引火烧身。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陈文这般时候自知没有任何机会,而后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东琉璃俞甜的身上,“俞宗师,先前我嘴巴不干净出言侮辱了你,还望你可以原谅我,你不会出手杀我的对么?你要是杀了我的话,你的名声就保不住了,东琉璃俞甜原来也会滥杀无辜,用这等卑劣的手段,更是以多欺少……”

    “你废话真多,死吧!”

    佘思敏是三人中脾气最为火爆的一位,乘着陈文跪下向俞甜认错的时候直接出手,一剑从背后刺入心口位置,瞬息斩杀,生机断绝,不留任何的机会。

    陈文至死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憋屈的死亡,甚至是在他认真忏悔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直接出手。

    陆东来脸上不着痕迹的露出一抹微笑,佘思敏的性格她相当喜欢,出手果决。

    “俞甜,我知你性格不想这般出手杀人,可我与你不同,我无所畏惧,这种人本身就是该死!”

    杀完人之后,佘思敏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