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六十五章:滋事
    “没事,要是你佘姐姐也保护不了你,你可以来叶姐姐这里,叶姐姐也会保护你的。”

    两位女性宗师同时靠近陆东来,这个年纪的人完全可以称为阿姨了,可在陆东来这位少年的面前,她们自称姐姐,认为陆东来太过可爱,而且皮肤白皙,心中有一种将他当成弟弟疼爱的感觉,没有其他任何的非分之想。

    身为宗师,她们一心问道,自然也不会太过关注男女之事,甚至成宗师者,许多都已经离了婚,要么一直单身下来,因为他们的生活圈难以融入正常人当中。与其如此,不如分开为好。

    俞甜的表情微微一变,这似乎超出了她的判断,没有想到自己的两个闺蜜居然胆儿这么大……可要知道对方的身份啊,要不要提醒一下?

    但这种时候,她的目光瞪大,因为发现陆东来居然真的被自己两个闺蜜在脸上捏了两把,那脸上都能够看出捏出的红色痕迹。

    这……

    东琉璃俞甜似乎有些傻眼,那可是江南之地风头正盛无人能及的陆魔王啊,居然被两个名不经传的女宗师像捏婴儿一般捏着脸蛋,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大牙。

    而两位女宗师浑然不觉,俞甜蒙着面纱的脸古怪非凡,不知是否需要提醒,免得自己两位闺蜜再做出出格的事情出来,怕真要知道这身份了,会不会直接下跪道歉。

    倒是陆东来没有反应过来,也让俞甜有些愣神,但见到陆东来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也就放心下来。她想到了在陆东来家中吃饭的场景,并且在离去之时对他问过的话,那个在家和在外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此番回想起来,她突然间有些明白了过来。

    别的宗师太把自己当一回事,故而容易招惹陆东来,这个所谓的少年宗师,他的心性其实比一般人更好相处,只要你是带着玩笑的成分,他并不会真的生气,甚至动手杀人。而让他真正出手的话,那些人显然都是想要出手斩杀这位少年宗师,带着歹意与恶意。

    如此想来的话,少年宗师却是个恩怨分明之人。

    想到这里,东琉璃俞甜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想让自己的两个闺蜜将玩笑闹大,免得闹剧变成惨剧。

    而事实上,真相并非俞甜所想那般,他……他是真的没有料到两位女宗师会突然间掐他的脸蛋,宗师的矜持呢?怎么在她们这二人身上就完全看不到了?

    可若真要为了这等小事而动怒的话,那显然是验证了‘陆魔王’这个称号。然而真相正如俞甜所猜想的一般,他并非滥杀无辜的魔头,要是那般的话,他的身边就不会有那么多关心他的人。

    好在俞甜很快就劝阻了自己的两位宗师密友,毕竟现在不合时宜,再开玩笑就过了。

    “小朋友,等这次墓葬事件结束之后,记得去姐姐家做客。”

    “嗯,也去姐姐家做客,到时候给你做好吃的。”

    两位女宗师哪怕‘放过’陆东来,可嘴上的话语还是让陆东来微微抽搐,这算是被吃豆腐了么?

    经过了两位女宗师这么一闹,大伙儿也都知道了这位年轻的小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东琉璃俞甜的故人之子,此次前来仅仅只是见见世面。

    原本返璞归真境的高手来此充满危险,甚至出现了危机,现在再出现一位,若非是东琉璃俞甜所带来的人,怕颇有微词。

    但东琉璃的人际关系网毕竟相当不错,在这些宗师当中权利、地位虽然不高,但拥有足够的话语权,而她能够起到很好的调剂作用,减少争吵。

    众人又是寒暄片刻时间,期间又来了四位宗师,三男一女,年龄均在四十往上,从落地开始就一脸高傲,似乎不把在场宗师放在眼中,更是没有打过任何招呼。

    “哼。”

    一声冷哼响起,有人不悦,认定这四人居高临下,太过嚣张和目中无人,迟到了不说声道歉也就罢了,居然还站在一边趾高气昂,完全无视他们这些人,有人看不下去也属正常现象。

    宗师本身就有宗师的骄傲,被人无视心中怎么不会拥有怨气。

    “大家不要争吵,此次我们好不容易从五湖四海汇聚江西境地,这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何必因为这样子的小事情而闹得有些不愉快,不如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如何。”东琉璃俞甜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她声音轻柔,愿意充当这个和事老,不想双方发生冲突。

    “一切听从俞宗师你的。”这位宗师见到开口说话的是俞甜,愿给这个面子,主动放下成见,不再说话。

    但另外一边一名宗师则是站了出来,“你就是东琉璃?”

    俞甜微微点头,“正是。”

    那男子望着东琉璃,随后哈哈大笑,“原来东琉璃俞甜就是长得这幅模样,身材还真是前凸后翘,这摸起来的感觉估计也很爽,听说俞宗师你至今还未结婚生子,真是可惜了,大好青春就这般没了,恐怕也没有享受过男女之欢的那种快乐吧,不妨这样子好了,我勉强把你收了如何?”

    “大胆!”

    “口出狂言!”

    听到有人如此谩骂俞甜,有爱慕者心中不愤,赫然出列要给东琉璃俞甜讨一个公道。

    哪怕脸上蒙着面纱,但俞甜的脸色依旧有些不大好看。

    然而这个时候,对方另一人又是站出来开口道,“听说东琉璃与西琼玉为当世女宗师中两大美人,不过西琼玉如同毒玫瑰,东琉璃温润如仙露,可惜未见过其真容,不知是否与传闻中属实,还是说这摘下面纱之后就是一个黄脸婆不敢见人啊~”

    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四人就是同时笑出声来,完全不把东琉璃俞甜放在心中的模样。

    有人想要出手,俞甜的脸色更加难看。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对方又是开口说道,“听闻东琉璃俞甜有一颗菩萨心肠,从来不会招惹是非,凡事素来以和为贵,抱歉啊俞宗师,刚才我们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看看你会不会生气,没想到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让人佩服。”

    “佩服,佩服。”

    “佩服。”

    对方这四人显然成心搞事,但偏偏抓住了俞甜的弱点,以她的个性做文章,先是打了你一巴掌,然后再给你蜜枣,让你无从下手,哪怕心中愤恨,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忍气吞声。

    其余之人听到这四人的说话,心中暗骂卑鄙无耻,就是陆东来的眼睛也是微微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