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四十二章:长棍
    昊天拳的施展之下,每一拳对自身的消耗也是成倍的增长,以陆东来现如今的实力而言,无法实现十八拳完整的施展出来。

    但前面十拳的话,他相信自己尚且拥有这个能力。

    你的防御力不是惊人么?可你现在又算得了什么?连本体都没有了,依靠的不过是信仰之力所幻化的龟甲,可信仰之力又能够源源不绝么?这里能够给你的信仰之力又有多少?

    陆东来便是不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无法摧毁这种信仰之力。

    我的信仰,比你更强!

    第四拳瞬间出去,可怖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哪怕相隔甚远,顾柔也能够感受到这一拳当中所蕴含的可怕杀伤力。

    轰!

    这一拳之下,鳄龟的身躯突然间涣散了一下,而后再度凝聚。

    别人可能无法感受到这种变化,陆东来却是最能体会,那在一瞬间的时候,整个信仰之力仿佛并不存在一般。

    到极限了么?

    陆东来心下冷然,而鳄龟咆哮连连,最终整个脑袋都缩回龟壳当中,四肢也一并缩回,整个身体猛然间剧烈旋转开来,想以此高速的冲击与陆东来来一场硬碰硬。

    “负隅顽抗罢了,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

    陆东来冷哼一声,再度出手,第五拳!

    他的身体如同刚猛的山炮,直接发射,一拳而出,与鳄龟的身躯撞击在一起。

    轰!

    一拳之下,鳄龟的身体四分五裂,没有了本体,所有的信仰之力顿时四分五裂。

    “不过五拳,可惜,我还以为能够让我施展出七拳,看来也不过如此。”哪怕是到现在,陆东来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势,白衣翩翩,不像先前进行过一场大战。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齐刷刷的声音响起。

    “仙人在上,感谢仙人拯救我们青稞寨的百姓于水火之中。”

    “仙人在上,我等先前被奸兽蒙蔽,差点杀害仙人,望仙人恕罪!”

    “望仙人恕罪!!”

    “望仙人恕罪!!”

    “望仙人恕罪!!”

    最后几乎是整齐的声音一并响起。

    陆东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心中委实有些想笑,凭借你们这些普通人也敢说先前差点伤害到我?就算我站着不动让你们打,最后也只会是你们受伤。

    不过眼下,听着一众人开口喊出‘仙人’之后,陆东来仿佛回到了上一世,有人称呼他为‘宗主’,也有人称呼为‘仙人’,甚至还有‘天君’,‘仙君’等等……此番顾盼回首,仿佛间上一世的种种在眼前浮现。

    经历过人生浮华,这些人也算是可怜,只怕从出生开始就不曾知道自己不过是别人的养料罢了,而且还是一只乌龟的养料。

    如今鳄龟已经被自己斩杀,信仰之力彻底消失,这些人也该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不该继续生活在某种信仰当中。

    “也罢,尔等都起来。”陆东来的声音响起。

    如果这些人不懂得知恩图报,哪怕到现在还想着报仇的话,只能说冥顽不灵,陆东来绝对不会去管他们,而是带着顾柔直接离去,他们未来的命运,又与他何干?

    “多谢仙人。”

    “多谢仙人。”

    “多谢仙人。”

    “……”

    所有人再度俯首,而顾柔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陆东来望着下方这些普通百姓,因为鳄龟的信仰之力残害到了这里不少百姓,足足有将近百人左右死亡,余下四百多人。

    而这其中,陆东来对拜力的感觉不错,觉得对方是一个聪明人,也许能够培养。而且他也是第一个从信仰之力中挣脱出来的人,自然算是不俗。

    随后,陆东来再度开口道,“既然我破坏了你们的信仰,那我就许你们一个造化好了,从此往后,你们这里不会再有任何的天灾发生。”

    “多谢仙人。”

    “感恩仙人。”

    “……”

    陆东来不再去理会他们,而是去布置法阵,有了外面的三级幻阵,这里面的话想要布置一个五行阵法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外面本身就是一个荒寂的森林,无人前往,哪怕动物也不愿意深入其中,陆东来的五行阵法则是夺取外面的五行转移过来,以保持整个青稞寨五行的平衡。

    一旦干旱到来,自然会降落雨水,让整个青稞寨保持水源的充足,而一旦水分过分,那么便会干旱一阵子,这便是五行法阵,比起陆东来布置的子母困杀阵来说简单太多了,因为不需要太多的技巧,更加不需要防御和攻击的手段,只是简单的更改五行运势罢了,对于陆东来而言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很快,陆东来就是皱了皱眉,“嗯?不对?”

    一番布置下来,陆东来的表情突兀一变,五行法阵他居然布置失败了?有心嘲笑自己一番,该不会是习惯了高深的阵法后反而把这种简单的阵法给忘记了。

    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世界上许多阵法都要以五行、八卦、天罡、地支为原型进行更改,哪里是说忘记就忘记,他只是以为自己太过随意,可能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错误,决心认真再布置一番。

    但两分钟之后,陆东来依旧在原地停留了下来。

    顾柔主动上前问道,“怎么了,东来?”

    “奇怪,五行法阵是最基础的入门布阵,而且我连续两次同样的布置,怎么可能会出现法阵失败的现象,而且鳄龟也已经死亡,我感受不到任何其余强大生灵的存在,可为何会是这般……”

    突然之间,陆东来整个人愣在了原处,“如果是我的五行法阵没有布置错误,那么就是说青稞寨中有一样东西更改了这种变化,能引起这种变化的……定然是强大的法宝!”

    瞬息之间,陆东来的精神力蔓延了出去,包裹住了整个青稞寨,哪怕是青稞寨的地下也不曾放过。

    五分钟之后,陆东来在石龟原先地下的五米深感应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个长棍的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