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三十六章:代价
    当众人看到拜力的身后跟着少祭祀的时候,所有青稞寨的村民纷纷愕然,一脸震惊的模样。

    少祭祀怎么来了?

    难道是为了这两个年轻人而来?

    只是陆东来看到村民的反应,不由有些无语。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少祭祀实在太普通了,根本不值得这般,甚至只要他出手,这个所谓的少祭祀分分钟陨灭。

    而很快,少祭祀就是来到了陆东来、顾柔两人的面前。

    “你就是我的妹妹。”

    出乎意料的,当少祭祀来到顾柔面前的时候竟然直接开口,而且表情认真,脸上带着一种哥哥看待妹妹时候的表情,一点儿愧疚,还有一点儿兴奋。像是从小就认识的亲兄妹,不过因为某些事情分离两地,如今重新团圆,内心无不激动与窃喜。

    这一下,别说顾柔愕然,就是陆东来也有点觉得对方这种自来熟的感觉未免也太好了吧?这才刚刚见面你就入戏了?把自己当成了老戏骨?

    只是可惜,演戏的只有少祭祀一人,顾柔根本还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让陆东来更加无语的是,随着少祭祀这一番话出来之后,周边的百姓一个个也虔诚道,“拜见少祭女。”

    “妹妹,跟我走。”少祭祀再度开口道,而同时,他伸出一只手来,这一只手白皙异常,像是钢琴家的手,修长,哪怕是女性见到这双手也会产生出妒忌的心理。

    只是这双手还未触碰到顾柔,就被陆东来挡了下来。

    “你是?”少祭祀这时候才是将目光落在了陆东来的身上。

    “应该算是你妹妹的夫君吧。”陆东来嘴角嗪着笑。

    少祭祀脸色一变,变得有些难看,目光落在了顾柔的身上,“他是……”

    顾柔点了点头,“我是他的人。”

    少祭祀闭上眼睛,随后沉吟片刻道,“那你们两个都跟我一起来吧。”

    他推算出来了,自己的妹妹还是处子之身,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否则的话,一旦破了身,只怕整个青稞寨也会跟着遭殃。

    “你们都散了吧。”少祭祀挥了挥手,遣散了众人。

    拜力、阿满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二人,看得出来,那个年轻人对少祭祀似乎没有任何的尊敬之意,而旁边的女子也是如此。

    “哎,管他呢,反正是少祭祀要的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最终,拜力想通了一切,笑着道,“阿满,我们继续,把我刚才教你的步伐再走一遍。”

    阿满苦着脸,“拜力哥,可我已经忘记了啊。”

    ……

    陆东来跟在少祭祀的身后行走,而少祭祀则在前面带路。很快,三人就是来到了祠堂内部。

    祠堂内部的正中央不是摆放着各种仙佛像,而是一只巨型石龟,它的脑袋向上,却栩栩如生,眼睛所及,陆东来仿佛要被吸引住了一般。

    但很快,陆东来就内心清明,旋即心中闪过一抹杀意,那只石龟中似乎蕴含着某种精神力量,刚才那一下子,若非他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只怕会迷失其中,甚至可能会成为一个忠实的信徒。

    而反观顾柔、少祭祀,两人似乎没有任何的影响。

    陆东来心中想到,莫不是这石龟所针对的只有我一人?

    只是他并不着急马上出手,他想看看这少祭祀到底想搞出个什么名堂出来。

    而这个石龟又是什么玩意,竟然可以让他精神力出现了信仰之力。要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和精神力不是一般外物可以影响。

    随后,陆东来主动开口说道,“说吧,为何在顾柔的脑海中种入念头小人?还有,让她来青稞寨意欲何为?”

    少祭祀脸色微微一变,“你就是破坏念头小人让大人受伤之人?”

    当日陆东来斩杀念头小人,自然对其施展这个怨毒之术的人产生了影响,受伤算是再正常不过了。

    念头小人也是精神的一部分,精神受损,受到强烈的刺激,自然本体也就危险了。

    而面对少祭祀的话语,陆东来随口道,“它出现在顾柔的脑海当中,我顺便铲除了,不过听你这意思,我这么做似乎不对,有这回事么?”

    到了最后,陆东来神色渐冷。

    少祭祀如同没有感受到陆东来的语气一般,依旧用自己的口吻道,“我妹妹是青稞寨的命脉,只要她回来了,我青稞寨就有救了。”

    陆东来终于皱了皱眉,随后道,“我没时间和你打哑谜,直接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否则哪怕你是青稞寨的少祭祀,可在我眼里,你又算得了什么?我要杀你,不过弹指之间。”

    少祭祀平时也见过不少人,但哪一个人对他不是满怀尊敬,可偏偏所有的事情落在面前少年的时候,竟然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仿佛将生命视若草芥,不惧任何世俗的观念。

    “顾柔是我流落在外的妹妹,每一年,青稞寨都会送出去十名女婴,他们分落在世界各地,由普通人抚养长大成人,而她们的寿命通常不过二十岁,而到了那般时候,他们都会收到一封信,回来青稞寨,顾柔算是一个意外,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她竟然不受命运的主宰,这是我和大祭祀始料不及,后来是神龟大人告诉我们,顾柔是我青稞寨的少祭女,只要将她献祭的话,我青稞寨可安保百年风调雨顺。”

    下一刻,少祭祀的目光落在顾柔的身上,“所以,为了我青稞寨五百条人命,你一定愿意献祭自己的生命对吧?这是一种无上的光荣,我青稞寨所有人都将对你感激不尽,并且愿意为你建立石像,受人香火敬仰。”

    顾柔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哪怕真的是青稞寨的人,但叫人去死能够说得这般冠冕堂皇,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顾柔只身一人前来的话,那还能安然无恙么?

    这种时候,她将目光完全放在了陆东来的身上。

    “青稞寨风不调雨不顺竟然要拿人来献祭,若只是这般的话,我懒得理会,简直是迂腐,愚不可及,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便是准备献祭我老婆,哪怕你是少祭祀,也为你刚才那一句话付出代价吧!”

    下一刻,少祭祀的身体原地焚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