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三十五章:少祭祀
    几乎是随着拜力刚刚说完话,他就吹响了戴在胸前的口哨,这是当青稞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发动的响声。

    而很快,就有二十来名青年人和十多名中年人出现在了闯入者的面前,这些人先前有的还在农地里干活,有的还在挑着柴,但此番他们全部放下手头上的事情,一应聚集此地。

    青稞寨的入口就有大片的农田,这是为了他们能遇到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而老弱妇孺则先行躲起来。

    他们与世无争,却并非不知道外面人心险恶,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外出,自然懂得这其中的种种变化,他们并非故步自封。否则的话,门口的幻阵就不是幻阵了,而是一个困杀阵。

    陆东来也没有想到刚刚进入到青稞寨中就有人撞入他的怀中。

    事实上,只是因为阿满并未露出杀气,所以陆东来才未有所警觉。而一旦对方稍稍展露出一点儿杀机的话,只怕这会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阿满摇晃了下脑袋,随后站起身来看向陆东来、顾柔二人,旋即道,“你们两个人是谁?我怎么以前都没在青稞寨见过你们,你们是外面的人?”

    阿满只是一下子就判断出了陆东来、顾柔的身份出来。

    拜力则马上道,“阿满,赶紧过来。”

    阿满一阵小跑回到了拜力的身边,旋即他仔仔细细打量着陆东来、顾柔两人。

    少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身白衣,和他现在的模样俨然成了天壤之别,但拜力没有任何的羡慕,在外面的话,像这般人模狗样的人多了去了,他不认为陆东来是什么好人。至少闯进青稞寨大门的人就不可能是什么朋友。

    而另外一位……

    拜力虽然说也见识过不少的美女,然而像眼前这般恬静淡雅的女子却几乎不曾见过,黝黑的面庞之上,拜力脸色微微一红,只是并不明显罢了。

    陆东来微微也是有些意外,这和他所想象中的画面并不一样,男耕女织,这是古时候最为质朴的普通百姓。

    但同样,陆东来在此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他的心境平和,却又有着不一样的感受,他体内灵气的运转似乎缓慢了下来。

    嘴角微微上扬,陆东来开口道,“有趣。”

    顾柔也是察觉到这一群人只是普通人,没有任何的特例,甚至是一些不出世的少数民族。眼下,她缓缓开口道,“我是顾柔,有人让我来此地,说是我的亲生父母召唤我而来。”

    “召唤?”

    拜力、阿满还有一众人等听到顾柔这般话语,纷纷一愣,“你是被召唤来的?”

    在这种时候,陆东来愣了一下,因为在这些人的眼中,陆东来看到了一种敬畏之色。是的,敬畏,一种对贵人的敬畏。

    先前他们到来的时候,这些人一脸当成敌人的模样,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敌对的眼神,可是仅仅只是因为顾柔的一句话,他们这些人全部改变了看法。不再仇视,这其中一定是因为了某一件事。

    召唤么?

    陆东来轻轻咀嚼了两声,只是当他准备用精神力向青稞寨内部延伸的时候,却发现精神力受到了某种约束,无法前进半分。

    但他心下无惧,任你手段通天,难道我的本事就只有那么一点儿么?

    只是虽然这些人的目光发生了改变,但这种改变仅仅只是针对顾柔,对于陆东来来说,他们的目光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通知下少祭祀。”拜力说完,又用眼神示意了下身边的人,让他们看好这两个人,不要让他们跑了。

    顾柔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有些紧张,如果只是她一人的话,她根本不会来这个地方,更加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陆东来握住顾柔的手,对方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是啊,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任何时候,自己的身边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那不就好了么?

    ……

    拜力一路小跑朝着青稞祠而去,那里是青稞寨最重要的地方,而里面住着两个最是拥有权威的两个人,大祭祀和少祭祀,哪怕是寨长都不如这二人拥有地位。

    祠堂的门平时紧闭,只有一些重大活动的时候才会打开。

    但并非说这个地方就进不去了,这个祠堂和衙门一样,在门口有一个东西,却不是钟鼓,而是一个铃铛。

    拜力跑到铃铛下面,而后晃动铃铛的线。

    铃铛响起,声音清脆,整个青稞寨都能够听到这铃铛声。

    很快,木门打开,从祠堂内部走出来一名男子,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出头,头发盘起,类似旧中国时候的发型,他穿着一身袍子,就站在门口位置道,“拜力,什么事情?”

    “召唤的人来了。”哪怕年龄相当,但拜力在对方的面前依旧卑躬屈膝,相当的尊敬。

    少祭祀微微一愣,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快,人还在外面吧?快,把他们引进青稞寨内。”

    然而很快,少祭祀就发现了拜力的不对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人走了?”

    拜力吞了一口口水,这才道,“不止来了一个,而是两个。”

    “那两个一同带过来。”少祭祀开口道。

    “还有。”

    少祭祀一愣,拜力今天这是怎么了?看起来这么不对劲?“还有什么事么?”

    “那两个人,他们,自己进来了青稞寨。”拜力开口说道。

    原本并不当一回事的少祭祀突然间整个人的表情一变,紧接着用质疑的语气道,“他们自己进来的?”

    拜力点了点头,当即将自己准备教阿满并且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少祭祀越听表情越是凝重,最后望着拜力道,“走,我亲自跟你去看看。”

    青稞寨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外人主动进来,此番竟然有人可以无视外面的阵法,这如何能不让少祭祀震惊。

    (抱歉,卡文了,还好赶上了,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