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陆东来的担忧
    没有署名的来信。

    情书?

    说实话,哪怕外界的人都知道顾柔已经有了男朋友,并且两人的关系还相当不错,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你还没有结婚,那他们就有机会,就算结婚了,谁说又没有呢?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所以只要顾柔还在学校当中,每天能收到的情书都有两三份。

    但一般时候,这些情书她都是直接丢入垃圾桶当中,她有自己喜欢的人,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了。

    而这一封来信却让顾柔没有第一时间将它丢弃,因为它太过特殊。

    如果仅仅只是没有署名的话,倒也不会让顾柔多关注一点,这是一张羊皮信纸,上面只写了三个字:顾柔收。

    “无聊~”

    嘴上虽然这般说话,但顾柔还是将信封给打开了,上面只有简单的书写了两句话:顾柔,我是你的父亲,速来苗疆青稞寨。

    “我父亲已经死了,谁没事搞这种恶作剧,简直让人讨厌。”

    顾柔不愿意想起自己父母当初被火烧死的惨剧,甚至不愿意去回想,然而当有人主动提及的时候,顾柔的脑海中就会回想起当日的惨剧,整个人眉头一皱,心情似乎不悦。这是她最不愿意回想的一段往事。

    能让一向古井无波的顾柔动怒,显然也是一种本事。

    然而很快,顾柔就是将这张信纸直接丢弃,不愿理会,她认为这是有人恶作剧。

    ……

    陆东来在自己的别墅中呆了两天,这两天的时间内,他其余的事情都没怎么干,专心陪着家里的两位老人家。

    萧姨处理事务一丝不苟,家里的卫生,每日的饭菜,另外也会将其他的一些事打点,让人放心。

    她不仅仅只是打杂,如今也算是江景第一墅的管家。

    陆东来第二日就往萧春梅的卡里打了五万元,算是支付了一整年的工资,平时杂七杂八的也都算在其中。

    这种高额的工资对于保姆来说已经是非常优厚的条件了,并非所有保姆也都有这种待遇。

    这让萧姨松了一口气,看来已经这位少爷并非那么难以相处。事实上,这种待遇和工作方式要比上个东家的待遇好太多了。

    萧姨的家中又无任何的压力,丈夫早年已经病重身亡,两个儿子以前虽然有些压力,但如今两个孩子都毕业成家,有了自己的生活,并且有房有车,她如今生活只是为了自己,偶尔有时候回去看看他们,幸福美满,她出来工作,很大的原因只是因为一个人在家无聊。

    生活无忧,又有这么优厚的条件,萧姨在陆东来的家中自然尽心尽职。

    另外,李婉,叶厚道都是农村出来的人,没有现在大世家那种目中无人的心态,是下人就一直是下人。

    但这两位能主动找她聊天,当成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还经常说起乡下的趣事。每天除了工作的时候,其余时候哪怕吃饭二老也会让萧姨一同上桌。

    本来还怕对于这个地方不是很熟悉,但如今,萧姨更为喜欢在这个地方工作,不仅仅因为轻松,还因为找到了可以发泄烦闷的人。在陆家的时候,就有谢思雨与她聊天。

    就算工资降低下来,萧姨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自然而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发现在这个地方晚上睡觉的话第二天起来精神相当饱满,并不会有任何的疲乏,这让她觉得神奇。只是她又哪里知道,陆东来这个别墅每天都有大量的灵气涌动,人住在里面的话,不仅精神会变好,长年累月更有可能延年益寿。

    至于陆东来并不害怕萧姨背叛,他凶名在外,如果对方对他家人不利的话,陆东来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可平时的话,他也当萧姨是一位长辈,并未用命令的口吻说话。

    而这两天的时间当中,陈阳拜访。

    陈阳的到来送来了两束落地鲜花,算是恭贺师父乔迁之喜,另外带来了韩老的恭贺之意。

    晚上的时候,陈阳要走,两位老人家多番挽留这才留下吃了一顿饭。

    不过饭后陈阳很快告辞,他如今的肩膀上又多了一条杠,在军中的职务提升,不想被人认定凭借关系才提升的军衔,更加不想别人说他军务提升上去了,但做事怠慢,有给人下马威的意思,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所以陈阳离开之后就是返回军中,他现在在韩家的时间也短了,老爷子也为陈阳感到高兴,这是他非常看重的一位后辈。

    周末时光很快就是到来,叶可倾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这是她的家,她有一个别墅的家,哥哥那么本事,她要好好打扮自己的小房间。

    顾柔跟在了叶可倾的身后,她的手上也提着一点儿东西,不过是帮叶可倾,她自己没有什么东西要买。

    只是当陆东来看到顾柔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上前关心道,“顾柔,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顾柔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这两天晚上没有睡好。”

    叶可倾将东西放在一边之后喘了一口气后说道:“哪里是没睡好啊,哥,我跟你说啊,嫂子连续做了两天的噩梦了,而且这两天做的噩梦都几乎一模一样,她这是不想让你担心才不说的。”

    “下次有事和我说,你不说我才更加担心,具体什么事,你们两个谁和我说说?”

    陆东来不认为这是简单的做梦,顾柔现在也可以说是一位修真者,而且她天赋惊人,早就过了那种会做梦的状态,除非受了伤,精神遭受刺激才有可能,一般时候,别说失眠了,就算是做梦都不怎么会发生。

    如今顾柔连续两晚噩梦,让陆东来心下担忧。

    “是这样的……”叶可倾准备说话,顾柔却是开口道,“还是我自己来说吧,下次不会这样了,让你担心了。”

    陆东来点了点头,没有怪罪。

    顾柔这时候才开始说道:“事情要从两天前我收到一封奇怪的来信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