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意外怀孕 > 31
    在沈家大宅过完双休日, 夫夫二人便打道回府了。

    这次回去带的东西尤其多, 爱孙心切的沈妈妈买了不少婴儿用品让他们带回去, 并且嘱咐二人婴儿房一定要提前收拾好, 该改装的地方快改装, 到时候才不会有味道。

    夫夫二人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他们住的那个房子不算非常大, 二楼四室三卫,出去主卧和温然占掉的两个房间,还剩个客房,而且有点小。

    如果让保姆带着孩子住客房显得太小,二人合计了一下,决定暂时把婴儿房设在1楼的大卧室, 再请家政人员过来整理打扫, 并好好地装饰一番。

    反正孩子还小时都是自己活着保姆带着睡,等到了可以自己睡的年纪,大可以把客房改装成孩子住的房间

    周日的晚上,沈明川某个二世祖好友弄了个私人会所开业,邀请了一群有头有脸的人物过去捧场,沈明川和温然都有收到邀请。

    本来沈明川不愿意带温然去的,无他原因,身体不便。

    可此人对他们有"媒人"之恩——当初沈明川喝多了酒被下药,就是这位富二代朋友一个及时的电话, 让原本在一个平行线的两个人搅在了一起,有了温然肚子里的小崽子。

    故而夫夫二人商量了一下, 决定去露一下脸。

    此人叫肖霆,看到沈明川和温然一起出现,表情夸张地迎接出来:"稀客啊,沈少自从要当爸爸之后,都成绣房里的姑娘了,八抬大轿都请不出来。"

    沈明川一挑眉:"你爸爸我一段时间不教育你,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不敢不敢,我这是夸张说法,夸张懂不懂!小学必学修辞手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我理解这是你最高水平。"

    "艹,滚蛋啊,"肖霆笑骂道,又看向旁边的温然,"嫂子好,嫂子身体不便还赏脸来,我这小小的会所真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不待温然说话,沈明川眼皮子一掀,道:"一个小时一百万的出场费,记得打我账上。"

    "哇,爸爸您土匪呢,那等下59分的时候您带着嫂子麻溜地离场,一秒也别多待,千万不要给我面子。"

    "这话可是你说的。"

    "别别别,"肖霆一秒怂,"爸爸我错了,来来,里面坐,嫂子里面坐。"

    温然听他们对话都要被他们逗死了,沈明川和他们这些少爷朋友一起的时候,就特别逗,跟说相声似的,互相损来损去。

    肖霆把他们带到了他们的主场,都是和沈明川他们玩得熟的朋友,来头也不小,随便点一个出来,都是谁家少爷谁家公子的。

    纪承安也在。

    自从上次纪承安离开他们家后,温然也没关注他和秦子彦的后续发展了,不过目前看来好像不太好,因为纪承安旁边坐着的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

    温然最近在家养胎,闲暇之余会关注一些热门的事件,所以对这个男孩不面生,是某个视频网的网红,叫小黎,如果没记错的话是以女装出名的。

    居然跟纪承安搞在一起,温然预感过阵子新闻要传出他跳槽番茄直播的新闻了。

    不过纪承安从来不会潜自己公司范围以内的人,如果这位要跳槽番茄直播的话,纪承安应该是带他来过场子混脸熟的。

    做直播的多认识些有钱少爷,总没错。

    沈明川和温然在纪承安的旁边坐下,看了眼他旁边的那个男孩,他不关注娱乐新闻,自然也不知道这个男孩是网红,只当他是纪承安的新欢,意味不明地说:"秦小朋友不介意啊。"

    纪承安悠闲自若地说:"老子已经把他踹了,现在是富贵单身闲人一枚,爱谁跟谁。"

    "可惜,我以为终于有人制得住你这千年老妖了。"

    作为朋友,沈明川还是很希望纪承安可以稳定下来的,毕竟也老大不小了。

    "哎,别说这话题了,来喝酒喝酒,温然不能喝酒,想喝什么饮料?"

    温然说:"鲜榨果汁就行,谢谢。"

    气氛很快热闹起来,他们一伙有富家子弟喝酒玩乐,还有节目助兴,玩得相当嗨,温然虽和这些人不怎么熟,但大伙儿嫂子嫂子一个劲地叫,一点都不把他当成外人。

    正当大家喝得高兴时,包厢里的灯突然灭了,大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簇灯光打到台上,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响起,一个穿着性/感的长发美女出现在灯下。

    顿时有人吹起了口哨:劲爆节目要来了。

    美女表演的是钢管舞,只见随着音乐的节奏紧密,她轻轻一跃跳上钢管,犹如一只美丽的蝴蝶,绕着钢管轻盈地飞舞,性感的腰肢柔韧轻盈,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更增几分魅惑。

    她一双画着浓妆的桃花眼还时不时朝台下放电,惹得少爷们一片叫好吹口哨,气氛迅速被燃爆。

    温然也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跟着大伙儿鼓掌起来。

    作为一个乖宝宝,他鲜少来有这种表演的地方,不过不代表他不喜欢,每个乖宝宝的心底都有一颗叛逆的种子,温然一直都对这种场合充满好奇。

    有机会光临,果然感官十分刺激。

    "这么好看?"沈明川附在他耳边说。

    "不好看吗?"温然反问他,他觉得很精彩啊,甚至都有和那些观众一起使劲为台上的人打call的冲动。

    "没你好看。"

    ""温然哭笑不得又有点同情,这种撩人的性感热舞,对于某个性冷淡来说,应该和普通的娱乐表演没有什么差别。

    他感兴趣才怪呢。

    沈明川手覆在他肚子上:"这里怪吵的,小崽子会不会不舒服?"

    "今天就傍晚闹了会,现在估计已经睡着了,没动静。"

    "那我们再坐一会,就回去。"

    现场的气氛正热烈,现在说要走不免扫兴。

    沈明川近来工作忙,又要陪着温然,已许久不跟这群少爷混了,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他,哪里有那么轻易放他走。

    温然笑着说:"没事,你们多乐一会。"

    台上一舞完毕,美女朝众人深深鞠了个躬,开口说:"谢谢大家。"

    "哇哦!"

    众人沸腾,如此身材火辣的靓妹,居然是个男的!

    温然也才注意到,这不就是刚刚坐在纪承安旁边的小黎么,小黎画了个浓妆,戴了假发,又穿得这么性感,他一时间真没认出来。

    少爷们震惊的同时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纷纷让小黎下来喝酒。

    小黎也不扭捏,在外面随意罩了件宽松的雪纺不规则设计感长衬衫,笼住了他可以称得上曼妙的身姿,大大方方地跟他们喝了起来。

    纪承安见温然被某个迷弟拉着说话,得意地跟沈明川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沈明川也认出来他就是刚刚坐在纪承安旁边的人:"挺会玩啊纪承安。"

    纪承安在他耳边偷偷地说:"让你家温然穿,肯定比他还好看。"

    "去!"

    纪承安说:"别这么守旧啊,夫夫间偶尔玩玩情趣,有助于你嗯。"

    说着,纪承安看了看他某个地方,一副你懂得表情,沈明川把手上的酒怼到他脸上:"可闭嘴吧你。"

    纪承安却不肯闭嘴:"所以你和温然试过了没,行不行啊你。"

    "我还在追他。"

    "不是吧兄弟,都快两个月了啊,换做我全垒都上了好几次了。"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没节操没下限。"

    纪承安深深佩服自家兄弟的纯情,去拍校园言情剧都还嫌清水,"那感觉总知道吧,你们夫夫二人天天在一个屋檐下,难免擦枪走火不是。"

    沈明川仔细回想了一番二人相处的这阵子,其实心理上是有的,常常会想抱抱温然,占占他便宜什么的,甚至口头调戏他。

    但生理上么,沈明川默然。

    纪承安一看就知道没有,拍了拍他说:"所以我说要有视觉刺激嘛,别弄得跟小学生谈恋爱一样,接个吻都要脸红上半天,多一点成人的东西,保证你夜夜笙歌。"

    沈明川:""

    "回头我给你弄个教程啊。"纪承安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不用,我有分寸。"

    他知道自己的点在哪里,而且现在温然身体也不方便,再禽兽也不能按着个孕夫做那种事啊,对娃影响多不好。

    纪承安恨铁不成钢:"你是不用,不代表温然不用吧,他一个孕夫,本来身体就比别人敏感,又是个有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你不能自己修仙,也拉着他跟着一起吃素啊。"

    沈明川重新拿过一杯酒喝的手一顿,他倒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温然其实是个很清冷的人,无关性格,就是在需求这方面,这阵子的相处他看得出来温然对他有意思,但是么,他真看不出来温然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

    纪承安就知道戳到他痛点了,得逞地笑着说:"所以啊,你不是追他么,来点刺激的,保证他分分钟点头。"

    沈明川虽不信纪承安的鬼话,倒也听进去不少。

    他确实,没有关注过温然这方面的需求。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现场的气氛也越来越热烈,这群少爷都会玩的人,知道前面的都是些开胃菜,重点刺激的,全放在后面。

    沈明川担心现场太热闹,温然肚子里的那个在这种环境久了会不舒服,故而跟他们嗨了一阵,心甘情愿地被灌了几通酒,便带着温然离场了。

    回去是家里的司机来接的。

    沈明川被他们灌了大半天,有点上头,头晕晕的,不过没有喝醉,大伙儿知道他还有个孕夫在,灌得也有分寸。

    不过喝了酒的沈明川双颊微红,神态迷人,少了许多凌厉气息,多了一丝令人沉醉的诱惑,温然看得脸红心跳。

    沈爸爸你这是要诱人犯罪啊。

    今晚温然感觉沈明川并没怎么喝酒,不想他醉得挺厉害的,走路都摇摇晃晃,到家后,他一个孕夫,还要辛苦扶着醉鬼上楼。

    所幸沈明川并没有醉到意识全无,还记得不能压到他。

    温然把人扶在床上,也有点气喘吁吁,坐在床边想歇会再回自己房间,还不忘嘱咐沈明川:"你等下清醒点记得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奇怪,感觉你没怎么啊。"

    躺在床上的人忽然一把拉住他,温然猝不及防,跌进了他的怀里,还没来得及抱怨他这样会吓到宝宝,一个炙热的吻扑面而来。

    这个吻不再是一触即离的矜持,而是极尽蹂/躏一般的辗转反侧,甚至伸出温热的舌头,舔舐他过分敏感的嘴唇,让他忍不住轻颤。

    温然脸一下红了,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仿佛脱水的游鱼,随时缺氧。

    更过分的是,沈明川的手还从他的衣裳下摆探进去,在他腰线上轻抚摩挲,一股酥麻的电流顺着他手掌触及的地方,流至全身各处。

    温然浑身一颤。

    他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敏感的身体几乎是一呼及应,下面甚至有起来的迹象,温然忙用手用手推拒他的手,呜咽出声:"你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明川放开他,额头抵着他的,哑声道:"你不喜欢吗?"

    "我"

    其实是喜欢的,和喜欢的人这样亲密接触,热烈拥吻,谁都无法抵触,甚至只会想要更多。

    只是,他跟沈明川不一样,这样亲亲摸摸地容易走火的好么!

    温然以前也没觉得自己那么敏感,不知道是不是孕期的原因,现在都沈明川都不能太过分亲密,不然蠢蠢欲动,为此都不敢去沈明川房间"蹭房"了。

    因为这个心机男总是把房间空调温度开得很低,他睡着过后会无意识地往沈明川怀里钻,然后第二天醒来面对一张帅气慵懒的面孔。

    他把持不住啊。

    如此这般地被沈明川坑过几次,已经知道这家伙的底细了,就是个撩完就跑的。

    他才不上当。

    温然坚决地推开他:"我要回去睡觉了,你好好休息。"

    沈明川手背搭在额头上,看温然落荒而逃,该死的纪承安,一晚上跟他科普生理需求的问题,让他满脑子都是这事,想着他们现在不能有实质性的关系,可以用手帮他解决啊。

    以至于连循序渐进四个字都忘记了。

    现在人都被他吓跑了,沈明川无奈地笑了笑,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一下

    有小可爱说凌晨更新太难熬了,想了想之后的更新就改成早上8点吧,大家6月14号开始不用凌晨等更,第二天醒来就可以看更新了!

    感谢只吃甜文的老阿姨、猫魂、狂撸个猫的地雷,么么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