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八零零章 谁说人鬼恋就不可能了!~
    蜘蛛湖上空。

    救了平泽家的两姐妹后,小泉红子立刻飞回到了蜘蛛湖,紧接着便看到往下塌了近百米的地面。

    小泉红子微微一愣,连忙飞到了舒允文等人所在的地方,认真观察了一下,久久无语——

    话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只不过是离开了一下下去救个人而已,怎么回来以后就成这样了?

    还有,舒允文他们人呢?不会是死掉了吧?

    嗯,毕竟这里地面塌掉了近百米,正常人根本无法逃生,死了也很正常……至于找不到尸体?嗯……说不定是地面塌掉的时候正巧掉进了地缝里面,就地掩埋了……

    小泉红子脑洞忽然爆炸,瞎想着舒允文“遇难”的景象,然后轻笑着摇了摇头:

    “……我在想些什么?那个家伙是我的‘同类’,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掉?嗯,他们应该是离开了……”

    小泉红子低声嘀咕着,成实、明美看到了小泉红子,远远地招呼了几下后,小泉红子也发现了成实、明美他们,快速地飞了过去,直接落到了舒允文身旁:

    “……允文同学,这里是怎么回事儿?是你做的吗?”

    “呃……当然不是!这是因为蜘蛛湖上空的那片蜘蛛丝断了,所以这里的地脉之力也都乱掉了,才会发生塌陷的……”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地解释着——

    话说,魔女大姐,你这一见面就往咱头上扣锅,搞毛线啊!

    妈蛋!这锅咱不背!

    “是这样啊……”小泉红子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跟前的“大坑”,从裙子里面掏出了蜘蛛妖的吐丝器和丝囊,简单地看了看。

    舒允文见状,立刻凑了过去,问道:“……这吐丝器能用吗?”

    “能用,谢谢你了。”小泉红子道谢一声,然后收起了吐丝器,“……刚才那条路上发生了泥石流,那户叫平泽的人家被掩埋了……”

    “人呢?人有事没事?”舒允文连忙追问。

    “人没事……”小泉红子回答。

    舒允文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回头找个机会,补偿一下平泽家吧……”

    舒允文和小泉红子聊了两句,然后小泉红子又说道:“……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回武田家吧……”

    “嗯……”舒允文扭头看了一眼武田美莎和武田绢代,抬手看了看手表,低声道,“……再等五分钟吧……绢代夫人最多还能存在五分钟,我们就再等她们一会儿吧……”

    “唔……好吧。”小泉红子点了点头。

    ……

    武田家,木偶仓库内。

    柯南、服部平次、越水七槻一起听着给他们送宵夜的佣人盐谷深雪说着武田家的故事,眉头紧皱,毛利大叔则一脸的不耐烦道:

    “……真是的,你们怎么这么八卦,老是问一些武田家的隐私?这些又和案子无关!”

    毛利大叔顿了顿,问了一个和案子有关的问题:“盐谷小姐,请问尸体身上绑着的钓鱼线,你们家里面有吗?”

    “当然有!”盐谷深雪点了点头,“……这些绑着尸体的钓鱼线,其实就是用来控制傀儡木偶的钓鱼线,就放在储藏杂物的那个仓库里面……你们想去看看吗?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了!”柯南他们一头,然后跟在盐谷深雪的身后,向着木偶仓库外走去。

    毛利大叔、盐谷深雪走在前面,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三个人则走在后面,都是一副手捏下巴的动作,然后服部平次最先开口道:

    “……喂,你们两个也应该想到了吧?盐谷小姐之前说的那件事情,就是武田信一质问武田绢代瞒了他二十年的事……”

    “嗯,没错。”越水七槻点了点头,低声道,“……盐谷小姐说,在武田美莎、武田绢代的葬礼上,武田信一居然连哭都没有哭,如果说夫妻感情破裂,他在妻子的葬礼上不哭倒也正常,但是武田美莎可是他的女儿啊!他既然在女儿的葬礼上都没哭,那就说明,武田美莎很有可能……”

    “……不是信一先生的亲生女儿!”柯南接过了话茬,又继续说道,“……还有,龙二先生在美莎小姐的葬礼上,哭得好像很厉害,而且,他的两个女儿的名字,分别叫纱绘和绘未……”

    “美莎、纱绘、绘未,他在名字里面动了手脚,美莎应该就是他的女儿……”服部平次低声说着,“……假如这个推论成立,那龙二先生的嫌疑就很大了……”

    “是啊!”柯南点了点头,越水七槻又忽然问道:“……对了,关于美莎小姐自杀的原因,我隐约有些猜测,不知道对不对……”

    “shine,‘shi-ne’,‘去死吧’,对吧?”柯南低声回答,“……我也想到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别人了……”

    柯南他们说着话,忽然之间,地面又是一阵震动,远处还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怎么又地震了?难道又有什么地方出事了吗?”服部平次一脸不耐,“……这个地方好像真的很容易地震哎!”

    “是啊!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几个人说着话,一起走进了仓库里面,却听到一阵哭声。

    众人微微一愣,一起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小兰蹲在墙角,“嘤嘤”哭泣着。

    毛利大叔见状,连忙问道:“小兰?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小兰抬起头来,抹着眼泪低声道:“……和叶、和叶她不见了……”

    与此同时,木偶仓库的一楼。

    罗伯特扛着昏迷中的和叶,在和叶的身上缠了一堆钓鱼线,悬挂在了横梁上,转身离开……

    ……

    蜘蛛湖附近,刚刚形成的大坑旁边。

    武田美莎、武田绢代站在一起,武田绢代的魂体已经越来越不稳定,随时有可能消散,但是却依旧在微笑着和武田美莎聊着天:

    “……原来如此,罗伯特他又来了吗?他真是一个好小伙子,我当初一直以为,美莎你会嫁给他,远去美国,躲开信一,过上幸福的生活,没想到你居然会因为信一的虐待自杀……”

    “唔……妈妈……”武田美莎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自己当初会自杀的真正原因,一脸失落,“……他虽然来了,但是我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连见都不敢见他,怕吓到他……”

    “是吗?”武田绢代心疼地看着女儿,“……或许,这就是命运吧?毕竟你们现在一个是鬼,一个是人,根本不可能的……”

    “是啊……不可能的……”武田美莎伤心地点了点头。

    舒允文看着母女两个在这儿商量恋爱的事儿,不由得撇了撇嘴,低声道:“……谁说人鬼恋就不可能了?至少我就知道一对儿……”

    “啊?”武田美莎、武田绢代愣了一下,一起扭头看向舒允文,惊讶地问道,“……除灵师大人,您、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舒允文想了想,索性直说了,“……他们两个也算是我的朋友,那个男的是鬼,不过现在成了神社里的神灵,女的在神社里面工作,天天在一起……”

    舒允文说着,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扑克牌杀人案时在神社里看到的事儿——

    话说,人家不仅天天生活在一起,而且还有x生活的,嗯……

    虽然得借助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