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九六章 美莎小姐,她确实是你的母亲!
    蜘蛛湖边,舒允文皱着眉头,扭头看了一眼身旁一脸担心、神情挣扎的武田美莎,然后咬了咬牙,开口道:

    “……明美,小泉同学,我发现一些异常,你们两个尽量再攻击一下蜘蛛妖的胸腹交接处试试!”

    浮空之中,明美、小泉红子都是微微一愣,点头应了声“好”,与此同时,地面之上,不少拳头大的蜘蛛汇聚在一起,向着舒允文所处的位置爬了过来。

    舒允文厌恶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那些蜘蛛,脑中一声令下,成实身周火焰升腾,在舒允文身旁转了一圈,然后只见所有靠近的蜘蛛体内的阴气被烧了个一干二净,直接变成了一团粉末,融入了地面的雨水之中。

    “……这些粉末到底是什么东西?”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看看周围继续靠近的蜘蛛们,在附近留下了一个【幻术】,自己则向着旁边躲闪而去。

    成实又烧死了一些蜘蛛,直接回答道:“……这些粉末,感觉像是蜘蛛尸骸被烧掉以后的灰烬。嗯?这里居然还有一条完整的蜘蛛腿,不过一掉进水里直接就融化了……”

    “什么?灰烬?”舒允文移动到了安全的地方后微微一愣,然后忽然想起了武田家木偶仓库下的那个蜘蛛仙的“棺材”——

    听智惠老太太说,当初那个棺材里面埋着的,不仅仅只有蜘蛛仙,还有一大群拳头大的“小”蜘蛛……

    难道说,这些现在被蜘蛛妖控制的小蜘蛛,其实也是当初那只蜘蛛仙统帅着的“手下”?

    舒允文想着这些,又回想了一下下午通过水晶球看到的碎棺材里的景象,那里面貌似确实没有小蜘蛛的尸骸和“骨灰”……

    舒允文正琢磨着,小泉红子、明美又成功在蜘蛛妖胸腹交接处来了一下,然后只见蜘蛛妖体内的两个灵魂又是一阵激荡,武田绢代的灵魂再度恢复了神智,而且舒允文还看到,在两个灵魂激荡时,似乎有几根缠着武田绢代灵魂的若隐若现的蜘蛛丝忽然崩断了——

    武田绢代确实残留有神智!而且,她十有八九就是被蜘蛛妖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控制住了!

    确定了这一情况后,舒允文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扭头看向正在挣扎张红的武田美莎,低声道:

    “……美莎小姐,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了,她确实是你的母亲……”

    “啊咧?”武田美莎闻言微微一愣,愕然地看向舒允文,“……除灵师大人,您、您说什么?”

    要知道,在之前的时候,武田美莎只要一说“蜘蛛妖是她的母亲”之类的话,舒允文、小泉红子就会说一些“那不是你的母亲”、“那只是一个长着你母亲的脸的杀人怪物”等等之类的话……

    现在,这个除灵师居然改口了?

    “……我说,拥有那张脸的灵魂,确实是你的母亲。”舒允文低声道,“……你之前没有发现吧?那只蜘蛛妖的体内,其实还隐藏着一个灵魂,你的母亲应该是被它被控制住了……”

    “另一个灵魂?被控制?”武田美莎一脸惊愕,“……就像是被线操控的木偶吗?”

    “没错。”舒允文点了点头。

    “……那、那蜘蛛妖所做的那些坏事……”

    “……如果你母亲是被控制的,那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的错……”

    舒允文随口回答,武田美莎扭头看向被小泉红子、明美围攻的蜘蛛妖,呆了几秒钟,然后才开口问道:“……除灵师大人,您、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的母亲摆脱它的控制……”

    舒允文闻言一愣,扭头看向武田美莎:“……摆脱控制?办法倒是有,不过……”

    话说,帮武田绢代摆脱控制神马的其实也不算太难,只要在另外一个灵魂控制武田绢代的所有蜘蛛丝被斩断的同时、救出她的灵魂就可以了——

    这事儿对别人来说或许有点困难,但对舒允文而言,就是一个简单的“摄”字诀而已。

    不过,在舒允文看来,武田绢代根本就没有救的价值啊!

    在鬼巫师的传承里面,这种灵魂被控制的案例,舒允文也见过几个,像是这些被控制住的灵魂,就算被救出来,也几乎都是灵魂受损、魂体碎裂,撑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魂飞魄散……

    舒允文正纠结着,武田美莎已经直接跪伏在舒允文跟前:

    “……除灵师大人,只要您能帮我的母亲摆脱它的控制,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

    “呃……”舒允文看看武田美莎的八条腿和蜘蛛腹,嘴角抽搐了两下,“……得!我可以帮忙,也不用你为我做任何事情,不过我得先告诉你,你母亲的灵魂因为长期被控制,所以灵魂受损,一旦摆脱了控制,要不了多久就会直接成佛了……”

    “……什么?”武田美莎微微一愣,又看看那只蜘蛛妖,目光坚定,“……除灵师大人,这一切就拜托您了……不管结局怎么样,都要比被别人控制、当一个没有意识的傀儡木偶要好……”

    “……不是吗?”

    ……

    武田家。

    木偶制作室内。

    柯南、服部平次支开了想在这里继续制作木偶的武田勇三,拆开几个木偶看了看,嘴角露出了笑容:

    “……果然,这些木偶的里面是空的,并且都装着麻药……武田信一他一直都在利用这些木偶,做贩卖麻药的勾当……”

    “嗯……”服部平次点了点头,“勇三先生之前说,五天前被杀的那个叫根岸的人,是负责联系买家的吧?还说什么能把木偶卖出个好价钱……他们两个就是一丘之貉了……”

    “……难怪信一先生请了毛利先生过来调查根岸被杀害的事,他这是怕警方深入调查的话,会露出什么马脚啊……”

    “没错。”柯南一手捏着下巴,“……对了,勇三先生之前还说过,根岸五天前过来的时候,就是想拿这些东西去贩卖,结果却被杀掉了。在那之后,本来准备好的木偶少了一个……”

    服部平次微微一笑:“……唔,原来是这样啊!那个木偶大概就是被凶手拿走了,然后凶手藉此引诱信一先生一个人去木偶仓库二楼等他过去,之后用不知道什么办法杀掉了信一先生……”

    “……是啊!”柯南点了点头,“……又一个谜团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