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七三章 不就是偷了两包方便嘛!犯得着这么多人抓我?
    房间里面,松尾贵大看着跟前的条子叔叔,一脸庆幸和茫然:

    “……原来不是讨债的,真是太好了……不过,你们警察找我干什么?什么案子要我配合调查?”

    山根胜彦冷哼一声,然后开口诱导道:“……你不要装傻!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还要我们警方说出来吗?提醒你一下,这件案子是在不久之前才发生的……”

    松尾贵大听着山根胜彦的话,那叫个一脸懵逼,然后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生活,最后想到了一件事情:

    “……您、您说的是方便面的事儿?警官先生,我今天中午去超市偷方便面也是没办法啊!我现在真的身无分文、付不起钱……”

    松尾贵大哭丧着脸,老实交代了自己中午偷方便面的事情,让一群条子叔叔眼皮子乱跳

    妈蛋!谁特么管你偷方便面这种小事了?他们是搜查一课的刑警,现在在查的是命案!

    山根胜彦心里面吐槽一句,然后轻咳一声,正准备说出抓他的理由,忽然之间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山根胜彦微微一愣,连忙掏出手提电话,按下了接听键:“……你好,我是山根胜彦,请问你是哪位?”

    “山根警官你好,我是冈本良。”

    电话里传来了冈本良的声音,山根胜彦愣了一下后,向着房间角落走去,皱着眉头道:“……冈本?你打电话有什么事?是那几位东京来的客人出问题了吗?”

    冈本良立刻回答道:“……没、没出什么问题,我打电话给您是有好消息……对了,山根警官,如果你们还没开始抓捕松尾贵大的话,那就马上中止抓捕计划吧!松尾贵大他不是凶手,真凶已经被抓住了!”

    “什么?真凶被抓住了?”山根胜彦有点懵逼,“……真凶是什么人?是谁抓到的?”

    “……真凶就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华明师傅。至于抓到华明师傅的人……应该算是那位从东京来的除灵师先生吧。他好像是从蜘蛛仙那里问出了凶手,而且还找出了关键性证据,华明师傅当场就认罪了……”

    冈本良“巴拉巴拉”地把他知道的“真相”给山根胜彦说了一遍,说的山根胜彦更加懵逼了

    好吧,凶手是华明师傅这点还挺好理解的,不过你那句“从蜘蛛仙那里问出凶手”是几个意思?到底还讲不讲科学了?

    还有,揪出凶手破案的人,居然还真是从东京来的那个稀奇古怪的除灵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等等……

    山根胜彦忽然瞄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手提电话,嘴角抽搐了两下

    嗯,舒允文他们一起去墓地时,他心里面好像还说过,如果那家伙能破案的话,他就把手提电话蘸着芥末吃掉来着……

    不过,看这手提电话的块头儿和材质,蘸着芥末吃容易卡脖子、吃死人啊……

    山根胜彦想着这些,扭头悄悄瞄了眼周围嗯,反正吃手提电话这事儿,他也只是在心里面嘀咕过,没别人知道,不用担心被人揭穿,他现在不认账也没关系吧?

    山根胜彦一下子觉得体重增加了许多,然后轻咳一声道:“……既然抓到了犯人,那就赶紧和舒先生他们一起回来吧!”

    “呃……这个……”冈本良干笑两声,“……我现在正带着犯人往回走……不过,舒先生和他的朋友一起去蜘蛛之家了……”

    “去蜘蛛之家?他们去那里做什么?”山根胜彦一头雾水。

    “他们说是去找另外一个蜘蛛仙了……”

    “……”山根胜彦一脑门儿黑线,让冈本良立刻回来后挂掉电话,又扭头看向房间里的手下以及“嫌疑人”松尾贵大,有点头疼

    得!他们现在搞错了凶手,差点抓了无辜的人,要是让松尾贵大知道了真相,肯定得闹腾了……

    房间的茶几前,松尾贵大跪坐在地上,依旧一脸迷茫地看着周围的条子叔叔:“……警官,我、我最近做过的违法的事情,真的只有中午偷了两包方便面啊……要不您给我提个醒?”

    提醒?山根胜彦之前也想提醒来着,但现在根本不敢提这一茬了。

    山根胜彦皱着眉头,忽然想到松尾贵大说的偷方便面的事儿,眼珠子一转,找到了理由:

    “……没错!我说的就是偷方便面的事!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行为让超市蒙受了多大的损失?来啊,把他给我抓起来,带回去好好审一审!”

    山根胜彦话落,周围的条子叔叔都“刷刷刷”地扭头看向山根,一脑门儿雾水,脸上还带着“你脑子坏掉了”的表情

    话说,他们明明是来抓杀人犯嫌疑人的,怎么忽然扯起偷方便面的事儿了?

    老大,这画风转变太大,他们表示理解不能啊!

    至于松尾贵大,他的嘴巴张的老大,看着跟前一大堆凶狠、彪悍的条子叔叔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不就是偷了两包方便面嘛!犯得着找这么多人抓我……呜呜……吓死我了……”

    ……

    下午,四点半。

    通往武田家的路上。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小泉红子走在一起,听着武田美莎断断续续地说着她母亲的事情:

    “……在发现我的尸体、给我举办完葬礼以后,我的妈妈或许对生活绝望了,所以也在木偶仓库的二楼自杀了。我那时候还被困在蜘蛛仙的雕像里面,等我出来的时候,家里面已经在办葬礼……真要说起来,如果不是我自杀的话,母亲她也不会死的……她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

    “……都是因为我,现在连罗……”

    武田美莎话没说完,忽然间停了下来。

    舒允文奇怪地扭头看向武田美莎:“……你刚才向说什么?什么‘罗’?”

    “呃……没什么啦……”武田美莎摇了摇头,然后又低声道,“……除灵师先生,魔女小姐,你们、你们一定要除掉我的母亲吗?”

    舒允文、小泉红子对视一眼,然后舒允文认真地回答道:“……要不然呢?难道你想任由你的母亲杀害无辜的人,继续往作恶的深渊里沉沦吗?”

    顿了顿,舒允文又继续说道:“……美莎小姐,你之前也说过的,那只蜘蛛妖连你都不认识、甚至还想杀掉武田家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她其实已经不是你的母亲,只是一个顶着你母亲的脸、只知道杀戮的怪物而已……”

    “……相信我,让那个顶着你母亲脸的怪物彻底消失在世上,才是最好的选择……”

    “是、是吗?”武田美莎一脸失落,然后想着那只蜘蛛仙的一切,勉强笑了笑,“……我明白了……”

    但是,那张脸……真的就是她的母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