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四九章 想抓我?能抓到算你们厉害!
    卧槽?!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咱跟目暮说的都是实话,现在这个死条子居然想抓咱?

    舒允文微微一愣,看看两个向自己走过来的条子叔叔,一脸无辜的看着目暮警官道:“……目暮警官,你这是做什么?好好地抓我干什么?”

    “……抓你做什么?东田英明先生之前明明和你们一起上了天台,但现在却忽然消失,我怀疑你绑架并偷偷转移了东田先生,这个理由够吗?”目暮警官咬牙切齿,一副心痛、失望、惋惜的表情

    在目暮警官看来,东田英明是鬼怪而且还凭空消失,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情的真相,一定是福田晴瞭这些住吉会的人用了什么奇怪的办法,偷偷把东田英明转移走了!

    可是现在舒允文这个家伙,不揭穿这一切的真相也就算了,居然还利用自己除灵师的身份,编了“东田英明是鬼怪”这种鬼话来打掩护,帮住吉会的人掩饰罪行……简直太可恶了!

    这个孩子,他是真的学坏了啊!

    目暮警官失望地摇着头,舒允文则是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绑架还偷偷转移东田英明?

    这都什么鬼理由?有你这么胡乱给人扣黑锅的吗?

    你之前诬陷咱绑架高木、佐藤的账还没跟你算呢,居然又给咱扣黑锅,而且还想抓咱……你特么是不是觉得咱好欺负啊!

    咱明明是个英俊潇洒、遵纪守法的好少年,为毛要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舒允文想着这些,心里面一阵不爽,也懒得和警方解释了

    妈蛋!想抓我?今天你们要是能抓住我,算你们厉害!

    天台上,两位警察继续向舒允文走来,舒允文忽然微微一笑,扫视周围一眼,伸手抓住了冢本数美和灰原哀的手,扭头看向福田晴瞭道:“……福田先生,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嗯……我不想有任何麻烦缠身……”

    福田晴瞭微微一愣,然后点头道:“……允文大人请放心。事情之所以会闹成这样,都是因为鄙人的委托,所以鄙人会帮您解决一切麻烦的……”

    “那就好!”舒允文微笑着应声,同时口中念动巫咒,一道道【霉运随身】丢在了目暮警官、石川克也还有打算抓他的两个条子叔叔身上。

    两个条子叔叔拿着手铐,眼瞅着就要走到舒允文跟前,忽然间同时一个踉跄,“piaji”一声齐刷刷地摔倒在了地上,一脸迷茫显然,他们两个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操作……

    舒允文看了眼两个摔倒的警察,随意地吹了声口哨,口中又念动巫咒,使出了【鬼巫术·幻术】,在自己身周十米制造了幻境,迷惑着警察们的眼睛,自己则牵着冢本数美、灰原哀,朝着天台出入口走去。

    石川克也见状,连忙用力一挥右手道:“……给我抓住……哎呀……”

    石川克也话没说完,忽然觉得胳膊一疼,脸色发白,目暮警官连忙问道:“……石川警官,你怎么了?”

    “呃……可能是力气太大,胳膊脱臼了……”

    石川克也说着话,目暮警官一脸无语,也就在这时候,旁边听到命令、冲向舒允文、冢本数美的白鸟警官忽然撞到了石川克也的身上,然后石川克也一个踉跄,顺势朝着目暮警官的方向倒去,把目暮警官带倒在了地上,脸好巧不巧地砸到了目暮警官的裆部……

    目暮警官躺在地上,“嗷”地叫了一声,感受着自己裤裆部位传来的温度,一脸惊恐:“……石川警官,你想做什么?”

    石川克也还没来得及说话,白鸟警官已经抢先道:“……抱歉!抱歉!我不小心撞到了石川警官,所以才会……石川警官,我这就扶你起来……”

    白鸟说着话,伸手抓向石川克也的右手,石川克也连忙道:“……等等!我的右臂刚才脱臼了……”

    “呃……抱歉,我不知道……”白鸟愣了一下,又转而抓向石川克也的左手,一个用力,只听“咯嘣”一声,石川的脸更白了:

    “……放开、放开我,我的左臂好像也脱臼了……”

    石川克也、目暮警官倒在地上起不了身,周围的其他警察倒是齐刷刷地冲向舒允文三人,结果在【幻术】的效果下却根本近不了舒允文的身,反倒是又有几个倒霉的家伙挨了【霉运随身】,开始了各种奇葩的倒霉日常,还连累了其他没事的警察。

    舒允文轻易地走到了天台出入口前,向着福田晴瞭摆了摆手:“……福田会长,我先走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好、好的,没问题……”福田晴瞭等人早就被舒允文这诡异的逃脱方法吓到了,连忙点头应声,“……允文大人请放心,我们会处理好一切的。”

    舒允文点了点头,牵着冢本数美、灰原哀走向楼下。

    冢本数美扭头看了眼身后,脸上有些担心:“……允文君,我们这么戏弄警方,是不是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想抓我,难道我就任他们抓啊?”舒允文心情不太好,“……之前他们诬陷我绑架高木和佐藤的事儿,我本来都懒得计较了,结果又来一次……真当我好欺负呢!”

    舒允文说着,紧了紧抓着数美的手,继续往楼下走去。

    天台上,目暮警官大骂一声“可恶”,然后拿起对讲机,大声道:“……各小组注意!目标人物舒允文正向美术馆楼下走去,看到他的话,请马上……啊~啊~啊~啊~啊……”

    目暮警官说着话,忽然对讲机一阵电光乱闪,一个小小的对讲机漏电不说,电流居然还超大,电的目暮警官吐着舌头“啊啊”乱叫,表情那叫个……

    那些在其他地方监视天台的警察还能理解目暮警官是什么意思,在美术馆大楼内的警察们全都懵逼了

    话说,那个“看到他的话,请马上啊啊啊啊啊”是什么鬼?

    这种操作,他们实在是有点理解不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