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四二章 目暮警官,你这是打了一晚上飞机吧?
    北川家门前。

    舒允文一脸郁闷,冢本数美不开心地辩解道:“……目暮警官,您可不要胡说,允文君才没有绑架、囚禁过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你们警方绝对搞错了!”

    “是吗?”目暮警官还是一脸狐疑,高木也反应过来,干笑着解释道,“……目暮警官,我根本没有被囚禁啊……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我一直和柯南、越水侦探他们在调查村西小姐被杀的案子……”

    “你们一晚上都在查案?”目暮警官愣了一下,然后又皱着眉头问道,“……可是,凶手不是东田先生吗?对了,佐藤和东田先生在什么地方?”

    目暮警官“巴拉巴拉”地问一连串问题,高木也立刻一一回答道:

    “……目暮警官,因为东田先生一直说他是冤枉的,所以我们就重新调查了一下,现在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凶手……就是他,北川先生……”

    高木伸手指了指抓着自己小腿的北川,目暮警官一脸无语加懵逼

    话说,这家伙是凶手?他怎么觉得,这家伙更像是一个受害人?

    高木介绍了一下北川,又继续说道:“……至于佐藤警官和东田先生,他们现在就在杯户美术馆的男厕所里面……佐藤警官拿手铐逮捕东田先生时,把自己的手和东田先生的手铐在了一起,手铐还绕过了马桶的水箱,不得不留在那里。所以……”

    高木扭头看了眼舒允文:“……您说的我和佐藤警官被绑架、囚禁什么的,根本就没这回事儿啦……”

    “呃……”目暮警官眨了眨眼,然后扭头看向自己身旁的石川克也,“……石川警官……”

    话说,貌似就是这家伙推断,住吉会设计抓走了东田英明,而且捎带着绑走了佐藤、高木来着。现在看来,这剧情跟他说的根本就不一样啊!

    “唔……”石川克也抬头望天,一脸忧郁,“……这个……可能是我们的情报搞错了吧?”

    搞错了?搞错你妹啊!就因为你们情报搞错了,警视厅调动了多少警力,闹出了多大的乌龙?

    目暮警官一脸无语,扭头看向舒允文,和舒允文那怨念满满的眼神儿一接触,顿时有点尴尬,干笑着说道:“……啊……这个……允文老弟啊……”

    谁特么是你老弟?少特么跟我套近乎!~

    舒允文撇了撇嘴,扭头看向福田晴瞭道:“……福田先生,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去杯户美术馆找东田先生吧!毕竟,我们的‘除灵’还没结束呢!”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故意在“除灵”两个字上加了重音,福田晴瞭点了点头,随后扭头看向目暮警官,认真地说道:“警官先生,关于我和允文大人一起行动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委托允文大人帮我除灵而已。我身为暴力团的会长,你们对我有所行动我无话可说,但你们牵连到了无辜的允文大人,这件事情我会请我们住吉会的律师团和你们警方交涉的……”

    福田晴瞭话落,目暮警官正准备解释,白鸟警官忽然开口道:“那个……高木,你刚才说,佐藤警官和东田先生他们是在杯户美术馆的厕所里,没错吧?”

    “嗯,没错……怎么了吗?”高木一脸奇怪。

    白鸟脑门儿上挂着一颗汗珠,低声道:“……可是,我听说杯户美术馆将于今天上午九点钟爆破拆除啊……”

    白鸟一说完,周围一片目光“刷刷刷”地看了过去:“……你说什么?!”

    “……杯户美术馆将于今天上午九点钟爆破拆除……”白鸟警官抬手看了下手表,“……现在只剩下五分钟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马上联络总局,让他们立刻联系现场工作人员,千万不能让炸弹爆炸!”目暮警官咆哮了一声,然后又紧接着说着,“……对了,杯户美术馆就在这里附近吧?我们也赶紧开车过去!”

    目暮警官话落,甩开白鸟往警车跑去,结果刚跑了没两步,脚下一软“piaji”一声摔倒在了舒允文跟前,脸朝地的那种。

    舒允文“呃”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把这个不顺眼的条子扶了起来:“……目暮警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就摔倒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目暮警官一脸忧郁,“……我和石川警官以为你绑架了高木、佐藤,从东京追到了广岛,然后又从广岛追回了东京,坐了整整一晚上的直升机,现在站都站不稳了……”

    “呃……”舒允文闻言,打量了一下目暮警官的样子,又看看另外一位被人搀扶着的警察,一脸无语

    话说,这关我毛事儿?谁让你们闲着蛋疼,非得追咱这个无辜群众来着?

    另外,就你们俩这脸色……你们真的是坐了一晚上飞机,不是打了一晚上飞机吗?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和冢本数美、灰原、柯南他们也都上了住吉会的车子。

    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依旧是和福田晴瞭、麻宫志乃他们坐在加长款的豪车里面,柯南、越水七槻还有元太他们则上了其他车子。

    车辆前行,福田晴瞭一脸担忧:“允文大人,如果美术馆真的被炸掉的话,血魇的事情……”

    “东田是死不了的,哪怕他被墙砸碎了脑袋,也会自己恢复……真正让人担心的,是佐藤警官才对……”舒允文皱了皱眉头

    虽然佐藤、高木这俩货自作主张,让舒允文很被动,但他还是很担心佐藤美和子。

    说到底,他们毕竟是熟人、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啊!

    “……福田先生,麻烦你马上让人联系在杯户美术馆附近的手下,让他们尽快赶过去,阻止炸弹爆炸!”

    舒允文话话落,福田晴瞭立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允文大人。”

    几个人说着话,福田晴瞭身旁的干部已经拿出手提电话联络了手下,没过多久,那位干部拿着电话抬头道:“……允文大人,美术馆附近有一些愚连队的成员,我这就让他们过去阻止……”

    “嗯,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舒允文微微颔首,然后又继续说道,“……对了,你让那些愚连队的人阻止的时候,手段温和一些,千万不要起什么冲突,更不要伤人……嗯,最好是在爆炸可能波及的范围内闹出一些动静儿,让现场的人暂停引爆就好……”

    那位干部微微一愣,然后恭敬地说道:“……这个简单,温和的手段……我记得那几个愚连队的小家伙喜欢跳舞,那就让他们在美术馆大门前一起跳个舞吧……”

    “呃……”听着那个干部的话,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在即将引爆的美术馆前跳舞?

    那不叫跳舞,叫尬舞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