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三六章 你这家伙绝对是作弊了!~
    晚上三点半出头,开往东京的列车上。

    头等车厢里面,舒允文对面,冢本数美正拿着一根白色纸条,轻轻地往身旁萝莉哀的脸上粘着,至于萝莉哀,她的脸上已经粘了十几根纸条,一双死鱼眼中带着几分生无可恋,有点开始怀疑人生

    他们三个刚才玩的扑克游戏是最平常的跑得快,按照游戏规则,其他两家出完牌后手里面还剩牌的为输,享受贴纸条的待遇,结果他们三个玩了半个多小时,她居然每一局都输,一把都没赢过……

    嗯,这从概率学上来讲,根本不科学啊!

    冢本数美帮萝莉哀粘好了纸条,然后微微一笑:“小哀,你一会儿一定要加油哦!你一直输,脸上都没贴纸条的地方了……”

    “唔……”萝莉哀死鱼眼瞅了冢本数美一眼

    你还好意思说?咱脸上的纸条,都是你给贴的!

    不过,她今天玩牌的运气有这么差吗?居然连一把好牌都没拿过……

    萝莉哀有些狐疑地瞄了舒允文一眼,然后看向飘在一旁的宫野明美,轻声问道:“……姐姐,这个家伙真的没作弊吗?我总觉得不太对……”

    “呃……志保放心吧,有我盯着允文大人,他根本没有作弊……”宫野明美貌似纯良地比划着,一双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真诚!~

    “嗯,是吗?可是……”萝莉哀看看宫野明美的表情,并没有怀疑

    她可是十分信任姐姐的,姐姐既然说没有,那应该就是没有。毕竟,姐姐可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怎么可能会骗她嘛!

    不过,她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萝莉哀正疑惑着,舒允文已经催促道:“……喂,灰原,还要不要玩了?我说你这运气真的好差啊!居然一把都没赢过!~”

    舒允文臭不要脸地说着话,旁边的成实默默抬头仰望车顶,十分无语。

    舒允文对面,萝莉哀听着舒允文的话,皱了皱眉头:“……哼!再来!我非得贴你一脸纸条不可!”

    冢本数美也微微一笑:“那就再来吧!”

    五分钟后,冢本数美拿着一根白纸条,凑在臭着一张脸、满脸白纸条的萝莉哀跟前,干笑着说道:“……这个……好像真的贴不下了哎……”

    萝莉哀听着冢本数美的话,终于发飙狂化,把脸上的白纸条全都拽了下来,扔在桌子上:

    “……我不玩了!你这家伙绝对是作弊了!”

    “我才没有!你不信你问你姐!”舒允文装无辜。

    宫野明美立刻配合着点了点头:“……志保,你这就是运气不太好……”

    成实继续抬头望着车顶

    这俩臭不要脸,要不是我亲眼看着你们俩作弊,我特么差点都信了……

    ……

    半夜三点半出头。

    广岛县警本部,直升机停机坪前。

    直升机已经启动,螺旋桨转动带出巨大的声响,目暮警官、石川克也站在直升机前,向着广岛县警道别。

    目暮警官微微躬身:“……诸位,我们这就乘直升机回去了。另外,还请诸位与列车上跟监的伊藤警官他们做好沟通,如果有目标的重要情报,请立刻通知我们!”

    “好的,两位放心,我们知道的。”广岛县警的管理官点了点头,石川克也也紧接着说道:“对了对了,关于公墓内东田英明的那个假坟墓,也要请你们重新挖开调查一下。假如里面有尸体的话,还要麻烦你们确认一下尸体的身份……”

    “……嗯,毕竟那具尸体,可能是住吉会的人用其他无辜者的尸体来顶替的……”

    “石川警官放心吧,就算您不说,我们也会调查的。”一位警察微微躬身。

    几个人又简单地聊了几句后,目暮警官、石川克也终于登上直升机离开。

    停机坪上,几个广岛县警本部的警察凑在一起低声聊着天,讨论着挖坟墓的事情:“……东田英明还活着,那埋在他的假坟墓里的尸体会是谁?居然被埋在别人的坟墓里整整二十多年,真是可怜了……”

    “嗯……只要有尸体,那就很可疑!咱们国家里,除了少数特殊情况外,尸体都是火化后被安葬的,有尸体,就代表着有一位身份不明的人可能惨遭杀害了!”

    “是啊!嗯……对了,联络警视厅,问一下他们有没有东田英明的毛发、血液等可以鉴定dna的证据,我们需要做一下相关鉴定,证实死者不是东田英明!”

    “……好的,我这就去办。”

    一群警察说着话,从停机坪前散开

    现在虽然是晚上,但遇到这种大案,他们可没时间耽搁,必须得马上行动起来了。

    ……

    新干线列车的速度不慢,从广岛到东京,只需要四个小时而已。

    早上,时间临近七点钟。

    车厢外天色大亮,车厢里面,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都是一副昏沉沉的样子,扭头看着窗外:“……这是已经到杯户町了吧?总算是回来了……”

    舒允文他们这一晚上没睡,一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时间一过五点,那是越来越困、哈欠不断……

    “抱歉,允文大人,真是让您受累了。”旁边座位上,福田晴瞭的精神头倒是不错,向着舒允文连声道歉,“……刚才犬子明之助打来电话,他现在已经在杯户车站等候。另外,我们已经帮三位安排好了酒店,三位下车以后,可以先休息一下……”

    “唔……那真是多谢了。”舒允文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明之助先生还没找到东田吗?”

    “还没有。”福田晴瞭摇了摇头。

    还没找到?这办事效率有够差的啊!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又随口问道:“那警视厅的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呢?有他们的线索没有?”

    “这个不太清楚,犬子在电话里也没说,需要我现在问一下吗?”福田晴瞭问道。

    舒允文撇了撇嘴:“……算了,不必麻烦了。明之助先生现在不是在车站等我们吗?等见了面以后问一下就行……”

    舒允文和福田晴瞭简单地聊着天,没过多久,列车停靠在了杯户车站。

    舒允文等人一同下车,在月台前等候的福田明之助立刻带着一大票手下迎了过来,一起毕恭毕敬地躬身行礼道:

    “父亲大人,允文大人,你们辛苦了!”

    福田明之助话落,周围起了大早的乘客都扭头看了过来,表情好奇中带着几分畏惧,还有一些在月台盯梢的条子叔叔偷偷汇报,说着“目标出现”之类的话。

    舒允文在周围扫了一眼,嘴角抽搐了两下,有点无语

    话说,你们能不能给咱低调点儿啊?

    咱只想做个安安静静的高中生,你们老是把场面搞这么大,让人很苦恼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