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一五章 对付鬼怪,还得用我们的办法!~
    “血魇?”

    房间里面,所有听到这个词语的人都是一脸懵逼:“……那、那是什么?”

    舒允文微微一笑,然后直接解释道:“在中国古代,魇有着两种说法,其一是指的人死之时处于极大的愤怒、仇恨和恐惧之中,死后怨恨不散形成的‘恶魇’;而另外一种,则是人死之后,不记得或者觉得自己还没有死的灵魂,也就是你现在遇到的东田这一类的情况。”

    “……不过,那个东田应该是血魇,和普通的魇又有区别……”

    “普通的魇,只有死去的灵魂或者阴气重的人可以看见,在光的照射下没有影子;而血魇则基本上和常人无异,不仅有影子、有体温、可以在太阳下活动,甚至还能娶妻生子……”

    舒允文解释着,跟前的众人听的都是目瞪口呆:“……可是、可是按你这么说,那不就是人吗?”

    “不!那不是人!”舒允文摇了摇头,“血魇之所以基本上和常人无异,是因为他们死亡魂魄离体时,带走了独属于活人的气血!正是因为有活人的气血,他们的魂魄才能拟化成‘人’,拥有人的正常形态,但是也正因为他们身上有活人的气血,这一股气血长时间淤积,身上都形成了‘血煞’!”

    “……这种‘血煞’存在时间超过一甲子的话,血魇就会失去意识,渐渐成魔,成为一只只知道屠戮、吸食气血的怪物!”

    舒允文话落,端起跟前的咖啡淡淡地喝了一口,扫了一眼周围震惊的小饼干都掉了的众人,心里面有点小得意

    嗯,咱这逼装的不错!~看看他们的表情……这得满分啊!

    众人震惊了一会儿,几秒钟后,福田晴瞭才结结巴巴地问道:

    “……允文大人,东田到现在为止,死了二十多年,他、他应该还没有变成那种怪物吧?”

    “没有。”舒允文肯定地点头。

    开始杀人、吸食气血的血魇,名叫血魇魔,在鬼巫师的传承中有记载,哪怕是最弱小的那种,也和鬼王一个级别。

    要真是那种怪物,舒允文绝对有多远、躲多远……嗯,根本打不过的啊!

    福田晴瞭又继续问道:“……那……东田现在这个样子,对普通人不会有影响吗?”

    “其他人都没影响,但是你们家人都有影响。”舒允文盯着福田一家身上的血煞气,直截了当地回答,“……你之前不是说了嘛,杀掉东田的人就是你的父亲。人死为魇,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所以造成这一切的人以及他的直系血亲都会被血魇本能地诅咒。”

    “……如果你们没有和那只血魇接触的话还好说,只要接触过,就会被血魇身上的血煞影响,不断被吞噬身体气血,一旦血煞入心,必死无疑!”

    舒允文说到这里,好奇地盯着福田晴瞭、明之助、冬之助三人,继续说道:“……你们三个身上都沾上了血煞,应该都和东田近距离接触过了吧?明之助先生和冬之助先生身上的血煞是刚刚沾上没多久,可能还没感觉,但是福田会长身上的血煞已经有五天左右了,应该能察觉到身体的异常了吧?”

    “没错,我的身体这几天一天比一天虚弱。不过,小犬明之助、冬之助他们应该没有去见过东田才对……”福田晴瞭说着话,扭头看向了明之助和冬之助,只见两个人都齐刷刷地低下了头,瑟瑟发抖。

    福田晴瞭见此情况,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忍不住怒斥道:“……该死!你们两个,我不是吩咐过你们,绝对不准去找他吗?!你们……”

    “好了,福田会长。”舒允文示意福田晴瞭闭嘴,福田晴瞭连忙答应一声,然后又躬身问道:

    “允文大人,请问我们身上的‘血煞’,能治好吗?”

    “嗯……我试一下吧。”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示意福田晴瞭脱掉上衣,然后口中念动巫咒,一道【鬼巫术·破邪】使出。

    【破邪】属于辅助类巫术,对所有不良状态都有一定的克制效果。

    在【破邪】的威力下,一股巫力笼罩在福田晴瞭的身上不断冲刷,然后只见福田晴瞭的皮肤下面,一股股血红色的气息突兀出现,布满了他的四肢和躯干,只有胸口周围没有受到影响。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神情畏惧、说不出话来。

    几秒钟后,【破邪】效果结束,福田晴瞭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模样,明之助立刻结结巴巴地问道:“允文大人,请问我父亲身上的血煞清理掉了吗?”

    “没有。你们刚才也都看到了吧?福田会长身上浮现出的红色东西,就是血煞。幸亏你们来的早,血煞还没有侵入心脉,要不然福田会长现在已经死了……不过,按照血煞的入侵速度,最多还有两天,福田会长也会死的……”舒允文随口解释着,摇了摇头。

    话说,刚才的【破邪】巫术虽然清理掉了福田晴瞭身上的一丝血煞,但是他身上的血煞却依旧存在,没有剥离的迹象

    果然,和鬼巫术传承里记载的一样,血魇的血煞,非得把血魇消灭掉,才能清理掉啊……

    “那……那怎么办?”冬之助一脸茫然,福田晴瞭也开口问道:“允文大人,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哪怕、哪怕我真的没救了,也请您务必救一下明之助和冬之助……”

    “办法当然是有的,而且很简单,那就是消灭掉那只血魇就好了……”舒允文微笑着给出答复,福田晴瞭他们父子三人都是微微一愣,然后苦涩地问道:“消灭他?可是……那根本就是个怪物……”

    “……看样子,你们私底下好像已经尝试过了啊……”舒允文深深地看了福田晴瞭一眼。

    福田晴瞭苦笑一声:“……是啊……他根本死不了……”

    没错,福田晴瞭他可是日本第二大暴力团住吉会的一把手!

    这种暴力团的人,解决问题最常见的手段,自然就是暴力。

    事实上,在来找舒允文之前,他已经用常规手段尝试“解决”掉东田英明,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一道道对普通人来说都足以致命的伤势,对东田英明根本没什么影响,甚至于他还接到了东田英明的电话,抱怨住吉会在周围监视他

    没错,东田英明坚信自己还活着,所以根本没有“记住”自己是在“被杀”,只以为自己是被监视而已!

    在接到了东田英明的那个“惊悚”电话后,福田晴瞭生怕“怪物”找上门儿来报复,所以连基本的监视都在一天前撤掉了,多方打听寻找真正的“能人”、最后找到了舒允文这里……

    舒允文看着福田晴瞭,微微一笑:

    “福田先生,对付鬼怪,普通人的办法可没用,还得用我们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