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六九四章 时津先生你好,在下舒允文,请多多关照!
    舒允文身旁,灰原哀身体一颤,冰蓝色的眸子略显惊恐,低声问道: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他该不会是……我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得!这只萝莉的黑色组织恐惧症又犯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眯眼道:“……成实刚才偷偷听了柯南侦探徽章中窃听到的直升机里的声音。在直升机里面,时津润哉接了个电话,打电话的人是贝尔摩德,可以确定他和黑色组织之间确实有关系,而且应该是组织的非正式成员……”

    “贝尔摩德?”萝莉哀身体开始发抖,絮絮叨叨地说道,“……那个千变魔女?我的身份该不会已经被她知道了吧?抱歉,最终还是连累到了你,我们都会被杀的,都会被组织的人杀掉的……”

    我勒个去!神特么都会被杀,你就那么想死啊?

    咱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不过,看萝莉哀这样子,确实是对组织畏惧到了极点啊!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道:“……你这话说的太早了!时津润哉虽然猜出了你的身份,但是还没有把这条消息告诉贝尔摩德。另外,就在刚才,时津润哉可能出了一些状况,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所说的‘有些麻烦’,只是担心这家伙把你的事情告诉了别人或者留下什么要命的线索,所以需要好好调查一下而已……”

    舒允文说完,又轻叹一声道:“可惜了,时津润哉已经死了,这些事情想要调查,会很困难……”

    萝莉哀闻言,似乎松了口气,但是小脸上依旧有些紧张:“……就算时津润哉已经死了,我们也不能马虎大意。组织的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强大许多,他们的专业搜查人员非常厉害,说不定就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什么线索,找上门来……”

    “……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萝莉哀说完,舒允文点了点头,也就在这时候,缆车大厅内的电话声响起。

    目暮警官走到电话旁接起电话,“嗯嗯”了两声后,笑着说道:“……高木老弟,原来是你啊……什么?!刚才东京湾的绿地广场发生了一起直升机坠毁事件?坠毁的直升机该不会就是……见鬼!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

    目暮警官挂掉电话,伸手按了一下帽子,快步走向大厅外:

    “……毛利老弟,水水晶这里就交给白鸟警官吧,我们现在马上出发,赶往绿地广场那里,时津润哉驾驶的直升机疑似坠毁了……”

    “什么?”毛利大叔讶然,看看目暮警官,又扭头看向一旁躺靠在大厅休息处休息的小兰,咬牙道,“……抱歉,目暮警官,小兰她看样子不太舒服,我想留下来照顾小兰……”

    “呃……那好吧。”目暮警官应了一声。

    舒允文、萝莉哀对视一眼,然后一起跟在后面,走出大厅,打算跟着警察一起去看看。

    一行人走到了停车场,柯南、有希子还没离开。

    几个人简单地打了声招呼,舒允文、萝莉哀正准备上车,忽然之间,成实的声音出现在了舒允文脑中:

    “……允文大人,山口先生、云一女士他们回来了。他们还带着时津润哉的灵魂,那家伙居然留有神智……”

    “什么?!”舒允文闻言一愣,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缆车大厅门口看到了云一惠理子他们,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啊!”

    之前他还担心,时津润哉已死,萝莉哀的事情不好查呢,没想到时津润哉居然成了鬼,而且还留有神智!

    身为一个鬼巫师,他有一百种办法,让时津润哉老老实实地把一切都说出来!

    在鬼巫师面前,一个新生鬼留不住任何秘密!

    舒允文想着这些,伸手拉住了准备上车的灰原哀,和目暮警官说了声“不想去了”,然后一起走到了大厅门前,看看被脐带缠着的时津润哉,挥手示意云一惠理子把时津润哉放开,随后微笑着打招呼道:

    “……时津先生你好,久仰大名了。在下舒允文,是一个鬼巫师,今天初次见面,请你多多关照……”

    舒允文正说着话,时津润哉已经惊恐地向着旁边逃去,与此同时,宫野明美的鬼兵凝聚,骑士剑中阴气、鬼气涌动,狠狠地劈砍在了时津润哉的胳膊上。刹那间,时津润哉的一条胳膊从鬼体脱离,然后直接消散。

    时津润哉只觉得灵魂一阵疼痛,无声地吼叫着,又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紧接着又被成实堵住,可以燃烧灵魂、鬼体的鬼火临身,烧得他空中、地上到处乱滚。

    舒允文看着跟前燃烧着的时津润哉,几秒钟后才开口道:

    “……好了,成实,先放过他吧,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时津先生,咱们慢慢玩,不着急……”

    ……

    下午四点二十五分,米花町,黑色组织的某个据点酒吧前。

    一辆车子停在酒吧门前,贝尔摩德从车上走了下来,目光一扫旁边,看到了一辆崭新的保时捷356a

    上次车子被鲁邦、不二子炸掉后,琴酒他又搞了一辆同款车。

    “……琴酒、伏特加他们也在这里吗?”

    贝尔摩德微微一笑,关上车门,走进了酒吧里面,然后径自走到了琴酒、伏特加的位置坐下,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伏特加回应了一声,琴酒则是一脸冷漠,低声道:“……贝尔摩德,现在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和那个策划师一起玩他幼稚的杀人游戏吗?怎么有空来这里?”

    “呵……游戏吗?这么说也没错……”贝尔摩德轻笑一声,“……策划师在玩游戏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刚刚已经被解决掉了。”

    “哼!果然只是一个废物而已。”琴酒冷笑一声。

    “是啊,废物一个。”贝尔摩德微微一笑,“……boss下令,要求清理掉所有策划师和组织之间的联系,这家酒吧是策划师和组织联络、碰头的地方,必须得毁掉……所以,你们喝完这杯后,马上离开吧……”

    “嗯……”琴酒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可惜了,能喝酒的地方又少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