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六八零章 该死的条子,今天一定要嫩死你!
    大厅休息区内。 .

    随着泽木公平的惨叫声响起,柯南、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等人都是一愣,然后柯南低吼道:“这个声音……不好!这是泽木先生的声音!就在前面!”

    柯南小鬼话落,也顾不得危险,打开了手表上的电筒,向着过道走廊的位置跑去。

    毛利大叔见状,连忙道:“可恶!小鬼你不要命了?犯人可能就在附近,你这样制造光亮,说不定会被犯人盯上的!”

    毛利大叔说着话,跟着柯南跑了过去,目暮警官、舒允文、越水七也紧随其后。

    很快,几个人跑到了“惨剧现场”前。

    这时候,快斗“哎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泽木公平也把手枪收进了衣服里,委屈地抽泣着。

    柯南把手表型电筒在快斗、泽木公平的身上照了照,然后有点懵逼:“……白鸟警官?泽木先生?你们两个这是……怎么回事儿?”

    快斗捂着脑门儿道:“目暮警官你们好,我刚才在酒窖里面帮泽木先生找他的品酒师徽章,一直没找到。我离开酒窖的时候,灯忽然就灭了,然后我听到大厅这里有声音,所以就跑过来看看,结果好像被泽木先生给绊倒了……”

    “原来如此。”目暮警官点了点头,“那泽木先生你呢?”

    “……我、我刚才在休息室里面休息,灯忽然灭掉了,有点害怕,所以就想来大厅这里和大家会合,然后、然后……”泽木公平说着话,泪如雨下。

    快斗听着泽木公平的话“啊咧”一声,皱了皱眉头

    泽木公平是在灯灭掉以后才离开休息室、往大厅这里跑的?

    可是……这家伙不是屁股受伤了吗?在一片漆黑中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休息室跑到大厅口?

    要知道,酒窖离大厅虽然要比休息室离大厅要远一些,但他在灯灭了以后一秒都没耽搁,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大厅,按常理来说,速度肯定要比泽木公平快才对……

    快斗正思索着,目暮警官已经点头道:“我明白了。毛利老弟,你应该记得餐厅的电闸总开关在哪儿吧?麻烦你先去把总开关合上。”

    “好的,目暮警官。”

    毛利大叔应了一声,飞快地向着电闸总开关跑去。

    没过多久,大厅内的灯又亮了起来,舒允文、柯南等人一起看向趴在地上的泽木公平,只见泽木公平两眼流着泪水,两腿呈“人”字打开,下半身白色纱布被血染成红色,纱布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脚印。

    “呃……泽木先生的伤口不是包扎过吗?怎么流血这么厉害,而且还有一个脚印?”目暮警官低头研究着泽木公平的伤口,有点懵逼。

    柯南的观察要更细致一些,他先看了看泽木公平的屁股,又一眼瞄到了快斗皮鞋上的血渍,嘴角抽搐了两下:“……白鸟警官,你的鞋子……”

    “啊咧?”快斗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然后抬起脚来看了看鞋底,那一片耀眼的血红……

    周围目暮警官、柯南等人瞬间反应过来,又是菊花一紧,然后目暮警官训斥道:“该死!白鸟警官,你能不能小心一些?你刚才踩到泽木先生的伤口啦!”

    “呃……抱歉!抱歉!”快斗赶紧道歉,同情地看了一眼泽木公平。

    目暮警官冷着脸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重新帮泽木先生处理伤口?!”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取医疗工具!”

    快斗连忙敬礼,然后向着休息室的位置走去,柯南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的泽木公平,然后跟在快斗身后,笑眯眯地说道:“白鸟警官,我陪你一起去吧!”

    快斗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两个人走在走廊里,柯南忽然神情凝重地问道:

    “白鸟警官,你之前说,你从酒窖里出来以后灯才灭掉,然后听到大厅里有声音,所以跑到大厅这里看情况……请问,你真的是跑过来的吗?”

    这小鬼也发现泽木公平有问题了?

    快斗眯了眯眼,然后笑着说道:“……当然,我绝对是一路跑着的。另外,灯一灭掉,我立刻就往大厅那里跑了……”

    “嗯……是吗?”柯南捏着下巴思索着,两个人一起走进了休息室里面,取了医疗箱。

    快斗提着医疗箱,快步走向大厅,柯南在走了几步后,扭头一看休息室旁的房间,不由得微微一愣

    这里是餐厅控制室?等等!如果要是把所有大功率电器设定在同一时间启动的话,其实可以遥控跳闸的……

    柯南想着这些,快步走进控制室内,走到了控制台前,认真地观察着,然后嘴角露出了笑容

    红色的指纹,果然就是泽木公平了!

    不过,这家伙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居然舍得让自己的屁股中箭,真是……勇士啊!

    ……

    大厅内。

    泽木公平趴在休息区的沙发上,血红色的兜裆布被解开,露出惨不忍睹的伤口。

    快斗站在沙发前处理着伤口,毛利大叔等人在旁边围观,都是一脸惊惧,目暮警官更是问道:“……白鸟警官,毛利老弟,泽木先生的伤这么严重吗?我看必须得马上送医院才行啊!”

    “是啊!可是我们被困在这里,根本离不开啊!”毛利大叔有点郁闷,“……另外,也要怪白鸟警官。泽木先生的伤本来没这么严重的,都是他之前操作失误、刚才还踩了泽木先生一脚,让他伤上加伤……”

    “呵呵呵……”快斗干笑两声,拿着止血喷雾剂往泽木公平的伤口上喷着,“……真的很抱歉,泽木先生,我会赔你的医药费的。”

    “……嗯,没、没什么……”泽木公平嘴角抽搐着,心里面已经发狠了

    你这个该死的条子!你等着吧!老子今天一定要嫩死你!

    现在是三点五十三分,距离炸弹爆炸还有七分钟!等咱逃到地面、乘直升机离开的时候,我手枪里的子弹,一定有你一颗!

    泽木公平正乱想着我,快斗又笑着说道:“泽木先生,你的伤口暂时止血了,我现在帮你清理一下伤口残留的血液,然后就给你包扎……”

    “呃……好。”泽木公平扭头看了看手拿镊子、夹着卫生棉球的快斗,一脸后怕地哀求道:

    “……警官先生,请你务必小心一些,我、我真的受不起摧残了……”

    与此同时,大厅的出口前,越水七和舒允文站在一起,看着跟前的大门,低声问道:

    “炸弹还有七分钟就要爆炸了,你应该有办法离开吧,除灵师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