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六七三章 柯南作死坑妈根本停不下来啊~
    “泽木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舒允文正无语中,柯南、毛利大叔、目暮警官他们终于跑了过来,然后也看到了泽木公平受伤的位置,同时菊花一紧。

    紧接着,目暮警官才开口道:“……泽木先生,您、您的伤……”

    “呃……我、我没事……”泽木公平依旧趴在地上,不断抽搐着,两眼看着他眼前的那根钓鱼线,一脸迷茫

    话说,他布置的机关,明明是碰到钓鱼线以后才会启动的,怎么就提前发射了?

    难道是机关坏掉了?

    可是这早不坏、晚不坏,为什么偏偏在他出现的时候才坏,而且还直接射中了他的那个地方?

    现在他受了伤,那接下来的计划……

    泽木公平满脸郁闷,咬了咬牙,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不行!他好不容易才准备好了这个计划,定时炸弹都准备好了四点引爆,绝对不能中途取消!

    毛利大叔看着泽木公平的动作,连忙走到他的身旁,开口道:“泽木先生,你不要乱动了。你这是中箭了,怎么可能会没事?你还是暂时趴在这里,我们这就去喊救护车……”

    泽木公平摇了摇头,悲壮地站起身来,然后一咬牙把箭拔了出来,丢到了一旁:“……毛利先生不用担心,只是一些小伤而已,我真的没事……”

    舒允文看着泽木公平拔出箭来,简直是一脸懵逼

    妈蛋!菊花中箭你都敢拔?这是勇士啊!

    舒允文还在懵逼中,毛利大叔已经搀扶住了泽木公平:“泽木先生,你怎么把箭给拔了?这样一来,你的伤口出血会很厉害的……可恶,你的裤裆开始往下滴血了……”

    “……”泽木公平嘴角抽搐了两下,“……没事,我撑得住……”

    “真是的,毛利老弟,麻烦你把泽木公平扶到别的地方去休息……”目暮警官伸手按了一下脑门儿上的帽子,柯南小鬼忽然“啊咧咧”一声,伸手指着柜子那里道:

    “目暮警官您看,这里有把十字弓哎!”

    “什么?”目暮警官连忙走了过去,认真一看,“……果然是十字弓,旁边还有一张黑桃8……这么说来,这和袭击允文同学、我、阿笠博士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咯?”

    越水七槻“嗯嗯”地点头,一手捏着下巴:“目暮警官你看,这个十字弓实际上是一个机关,它的扳机位置绑着钓鱼线,泽木先生应该是触动了机关,所以才会被射伤的……”

    “钓鱼线?”毛利大叔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了地面的钓鱼线,“果然如此,这里有一根钓鱼线!”

    “这么说来,果然是泽木先生不小心触动了犯人设下机关,然后才会受伤咯……”目暮警官微微颔首,一副“我们已经看破真相”的表情,“泽木先生没错吧?”

    泽木公平沉默地点了点头,心中默默流泪妈蛋!那机关老子根本没碰过!

    柯南眯着眼睛,看着那张黑桃8,轻声开口道:“目暮警官,泽木先生既然遭到了袭击,那也就是说,旭先生他很有可能……”

    “这……没错,旭先生他可能已经遇袭了……”目暮警官眯了眯眼,然后紧接着说道,“……好了诸位,不管怎么说,这里现在很危险,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其他吧!”

    “嗯,好的。”

    周围的人都点了点头,毛利大叔忽然开口道:“可是,泽木先生他的伤口好像很严重,流了好多血,我们要不先帮泽木先生处理一下伤口?”

    “说的也是,泽木先生的伤口确实需要处理一下……”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快斗道,“……白鸟老弟,我记得你在伤口紧急处理成绩考核是满分,泽木先生的伤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快斗闻言,“啊咧”一声,一脸懵逼:“我?”

    舒允文看看快斗那张懵逼脸,忍不住笑了出来:“……目暮警官,原来白鸟警官这么优秀啊!好厉害!”

    “是啊!白鸟老弟可是我们警视厅的精英骨干!”

    目暮警官一脸得意,至于快斗已经郁闷的快吐血了

    妈蛋!骨干?神特么骨干!咱这次伪装的人闲着没事,点亮这么多技能搞毛线啊?现在连累的咱得给人菊花止血……

    快斗正郁闷着,柯南小鬼忽然“哎呀呀”一声,扭头看向有希子道:“……我记得新一哥哥他在夏威夷和人学过伤口紧急处理,而且也是非常厉害呢!目暮警官,不如让新一哥哥陪白鸟警官一起帮泽木先生处理伤口吧?!”

    柯南小鬼话落,有希子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一脸懵逼加无语。

    至于舒允文、萝莉哀、快斗,脑门儿上瞬间挂满了黑线,惊愕地看向柯南

    我勒个去!柯南你这是什么意思?委婉地请你妈“赏菊”吗?这货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

    几个人正无语中,目暮警官摆了摆手道:“……不用了,处理伤口有白鸟老弟就够了……对了,毛利老弟,麻烦你陪白鸟老弟走一趟吧……”

    “好的。”毛利大叔点了点头,然后又向着快斗说道,“白鸟警官,麻烦你过来搭把手,我们先扶着泽木先生离开。”

    快斗闻言,无奈地走到泽木公平身旁,和毛利大叔一起扶着泽木公平,慢慢地往外面挪。

    三个人很快走到摆着柜子的十字弓前,忽然之间,泽木公平脚步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正在观察十字弓的越水七槻倒了过去,沾满鲜血的手“pia”到越水七槻的脸上,顿时留下了一个血手印。

    越水七槻一脸愕然,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看手上的鲜血,忽然想到了这些鲜血的来源,只觉得一阵恶心。

    泽木公平在毛利大叔、快斗的搀扶下重新站好,一脸歉意地说道:“抱歉,越水侦探,我刚才没有站稳,真是不好意思……”

    “呃……没、没什么……”越水七槻摆了摆手,“我一会儿去卫生间洗一下就好……”

    “真的很抱歉。”泽木公平又道歉一声。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嘴角露出了笑容

    泽木公平这家伙,刚才应该是假装摔倒的吧?

    毕竟,只有给越水妹砸抹上一脸血,越水妹砸才会去卫生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