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六二六章 震惊!柯南带众人围观小兰的羞耻照片~
    房间内一片静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道胁正彦沾着泥水的裤管。

    几秒钟后,冢本数美站起身来,一双眸子认真地盯着道胁正彦:“……道胁先生,能请你把你的裤管卷起来,给我们看一下吗?”

    小兰伸手一拉柯南,把柯南挡在了身后:“抱歉,道胁先生,请你让我们看一下你的小腿。如果我们搞错的话,会向您道歉的。”

    道胁正彦沉默了几秒钟,英俊的面孔变得阴郁了起来,摊手道:“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话?你们有什么权力要求我这么做?你们是警察吗?抱歉,看样子我好像并不受欢迎,我先离开了……”

    道胁正彦说着,扭头转身走向门口,京极真立刻挡住了道胁正彦的去路,冷声道:

    “道胁先生,我们确实没有权力这么做,不过可以请你稍等一下吗?我们旅社内的客人毕竟丢了东西,我马上报警,请你配合一下……”

    道胁正彦表情略显狰狞,一手推向京极真:“……臭小子,给我让开,别挡路!”

    京极真看着道胁正彦的手落在自己胸口,身体却纹丝不动,开口道:“抱歉了,道胁先生。”

    京极真话音落下,忽然伸手抓住道胁正彦的手臂,一个用力把他的手臂扭到了背后,顺势把道胁正彦带倒压在了地上,然后只听道胁正彦“噢”的一声惨叫,大声喊叫道:“疼!疼!疼!”

    小兰“啊”了一声,一脸佩服:“好厉害!一招放倒哎!”

    小兰说着话,柯南已经冲到了道胁正彦身旁,卷起道胁正彦的裤管,在小腿外侧看到了牙印:“找到了!”

    “真的是道胁先生?”园子有点崩溃她还以为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呢,结果居然又遇到一个人渣!

    柯南点了点头,然后忽然发现道胁正彦的袜子部位有点鼓鼓的,连忙把挖开扒开,看到了一卷底片,轻笑一声:“……果然,被偷走的照相机底片也在这里,道胁正彦先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道胁正彦可劲儿挣扎,两眼中光芒闪烁,大声道:“放开我!可恶!就算今晚来偷东西的人是我又怎么样?我又没有偷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那是因为,你的目标一开始根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吧?”柯南微笑着解释。

    小兰愣了一下:“柯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柯南继续说道:“……允文哥哥之前不是说过了嘛,他不仅仅是今晚袭击园子姐姐的凶手,同样也是昨晚那一起杀人案的凶手!他之所以要偷走底片,大概是他认为,园子姐姐的照相机里面拍到了什么对他不利的照片吧……”

    舒允文听着柯南的推理,扭头看看道胁正彦,有些恍然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这家伙会把底片偷走!柯南小鬼的推理果然是666的啊!

    “对他不利的照片?”园子愣了一下,“可是……我有拍到那种照片吗?”

    “园子姐姐不是把照片都冲洗出来了吗?我们只要看一下,自然就清楚了!”柯南小鬼提议,“园子姐姐,那些照片在什么地方?”

    “就在我的行李包里……”

    园子指了一下行李包,柯南立刻找出了照片,和舒允文、小兰他们一张张地查看了起来。

    园子拍的这一叠照片,除了几张和小兰、冢本数美、灰原哀的合照外,剩下的都是偷拍的情侣的亲密照片,有拥抱的,有接吻的,有乱摸的,充分彰显了一个单身狗在看到情侣时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悲哀心情……

    柯南很快把照片看了一遍,然后一脸懵逼:“奇怪了,怎么没有呢?”

    这些照片里面,根本连道胁正彦的影子都没有拍到,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对道胁正彦不利的照片了!

    “什么?没有吗?”小兰一脸惊诧。

    柯南扭头问园子:“园子姐姐,这就是所有的照片了吗?”

    “呃……不是的,还有一张……”园子说着话,从裤子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一定就是这张!”柯南欢呼一声,立刻从园子的手里面抢过了照片,几个人凑到了照片前一看,顿时都呆住了

    照片上,小兰穿着泳衣,背对着照相机镜头,一只手轻轻地拽着卡进屁屁缝儿里的三角泳裤……

    几个人沉寂了几秒钟,小兰“啊”了一声,立刻把照片抢了过去,捂在胸口,满脸通红地说道:“不是这张!绝对不是这张!柯南,你真是……”

    小兰咬牙切齿,羞怒地看向柯南。

    柯南讪笑一声,脑中疯狂转动

    话说,这节奏不对啊!咱的推理居然出错了?

    柯南思索着,向着小兰挠头卖萌道:“小兰姐姐,对、对不起!奇怪了,怎么就没有找到和道胁先生有关的照片呢……对不对啊,允文哥哥?”

    柯南说到最后,扭头看向舒允文,拉着舒允文一起背锅。

    舒允文愣了一下,先是看看羞怒中的小兰,又低头看看柯南小鬼,嘴角一阵抽搐

    妈蛋!柯南你怎么学的这么坏了?亏咱之前还觉得你666的,结果推理出错不说,居然还把锅扣到咱的头上?

    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伸手搓着柯南的狗头,正准备说明情况,只听旁边传来一些声响,道胁正彦挣脱开了京极真,冷笑一声:“我都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来偷东西的而已,你们却硬要诬陷我是杀人凶手!好了,现在情况搞清楚了,我反正也没有偷到什么东西,就让我离开如何?嗯……就当是你们诬陷我是杀人犯的‘歉意’了……”

    “唔……”房间内,冢本数美、小兰等人都皱起了眉头,舒允文眯了眯眼,继续搓着柯南狗头:

    “道胁先生,请你留步,诬陷什么的,我可不承认……”

    “怎么?难道你从那些照片里面,找到我是凶手的证据了吗?”道胁正彦转身看向舒允文,活动着酸痛的手腕。

    舒允文轻笑一声:“证据?我确实掌握了证据,不过不在照片里面,而在你的身上!道胁先生,你右边的裤子口袋里,应该装着一把匕首吧?”

    道胁正彦表情一僵,园子立刻道:“对了!刚才那个人在按倒我以后,手里面拿着一把匕首……”

    园子话落,道胁正彦右手揣进裤子兜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我的身上确实装着一把匕首,不过是用来防身的,刚才也只是吓唬一下园子而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匕首?!

    柯南愣了一下,明白了舒允文的意思,一手拨拉开舒允文的手臂,顶着鸡窝头,认真地看着道胁正彦:“道胁先生,听说昨晚的那位死者,就是被匕首一类的利刃捅进腹部,流血过多而死……你的这把匕首,可以交给警方调查一下吗?”

    道胁正彦闻言,瞳孔一缩,整个人都愣住了,舒允文又紧接着说道:

    “……你应该不敢吧?因为,那把匕首就是昨晚你行凶时的凶器。那上面,很有可能还留有被害者的血液,只要做一下dna鉴定和匕首与伤口的切割比对,就足以证明……”

    “……你就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