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五四八章 这都是我刚才不小心摔的~
    休息室内一片静寂。

    几秒钟后,懵逼中的慧能才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骗人的吧?惠理子她、她怎么可能会是我的……”

    “我可真的没骗你。”舒允文表情复杂地看着慧能,把手里面的鉴定证明摊开在慧能跟前,“……这就是你们的dna鉴定证明。”

    舒允文正说着话,旁边沉默不语的智勇主持忽然开口道:“慧能,允文大人说的没错。你和惠理子,都是我的孩子。只不过,你们的母亲不同罢了。我和惠理子的母亲结婚以后,曾经出轨过一次,然后就有了你……”

    “……这件事情,我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可是,在你一岁的时候,你的母亲忽然重病,把你送到了我的家中,我和园雨才知道了这间事情……”

    “园雨她很伤心,但最后还是选择原谅了我。不过,我当时已经是正明寺主持,你的存在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声誉,我们就把你送到园雨的一个朋友家,让他们代为抚养。他们家姓玉和,所以园雨就给你改成了玉和闻秋这个名字……”

    “当时,你来到正明寺的时候,我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你……你和惠理子关系不错,我也知道。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你们居然会展成情侣,并且还因为误会,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一直以为,杀掉东龙教授、峰月他们的是其他人,没想到,居然是你……”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慧能脑袋已经彻底陷入空白。

    云一惠理子、智勇主持都是一阵沉默,几秒钟后,云一惠理子忽然扭头看向舒允文:

    “允文大人,能请您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一些话,想和父亲、闻秋私下里谈谈……”

    “嗯?好吧~”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得!这是人家一家子要商量私事儿,不让咱听了!

    舒允文走到门口,然后忽然又停下脚步,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纸,抛给了云一惠理子:

    “……这是你的结婚申请书,交给你了。不过,你既然愿意亲自出面见慧能了,这申请书也不重要了吧……”

    舒允文话落,拉开房门,走出了休息室。

    ……

    “什么?他们两个是亲姐弟?!”

    正明寺的后院里面,小兰、和叶站在柯南、服部、越水七槻跟前,听着这个重磅的消息,忍不住惊呼一声。

    服部平次两手背在脑后,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在惠理子女士家找到了dna鉴定证明,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惠理子女士和慧能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弟。我们猜测,他们两个的父亲,应该都是智勇主持,所以主持之前才甘愿替慧能顶罪的吧……”

    “此外,慧能师父的俗家名字,很有可能就是智勇主持或者园雨女士取的。玉和闻秋,这个名字其实也藏在唐诗里面,作品是韩偓的《宫词·玉楼天半起笙歌》,数字为‘1756’……”

    “这、这、这……”小兰结结巴巴,表情莫名,“……可是,如果惠理子女士和慧能师父是亲姐弟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们两个就是……”

    “……而且,惠理子女士还有了孩子!”和叶一脸震惊的补充。

    “哦……他们这就是越水七槻一副“你们想的没错”的表情。

    “呃……”小兰、和叶一脑门儿黑线她们当然明白这是*可是……这剧情很狗血的好不好?

    柯南看了眼小兰、和叶,又继续说道:“……我们几个推测,慧能师父很有可能是智勇主持的私生子,而峰月知征先生是这件事情的知情人之一。波多野小姐之前说过,峰月先生在得知惠理子小姐要和慧能结婚时,曾经坚决反对,说他们两个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两个人。惠理子小姐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察觉不对,才会去做dna鉴定的吧……”

    “是啊……”服部平次点头道,“在那之后,正明寺集体旅行途中,惠理子小姐接到了鉴定机构的电话,在得知自己和慧能真的是亲姐弟后,非常绝望,然后遭遇了不幸,然后慧能犯下了这次的案子……”

    “这可真是……如果惠理子小姐当时在电话里面把事情说清楚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次的悲剧了。”柯南低声说道。

    小兰眨了眨眼,然后摸了摸柯南的头,微笑着说道:“柯南,你年纪还小。这种事情,惠理子小姐怎么说得出口嘛!”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和叶点了点头,“慧能师父之前不是说了嘛,惠理子小姐给他打电话时说过的,她再也不会回到东京,会永远的离开……惠理子小姐大概是不想让慧能师父知道这件事情,想要独自承受所有的痛苦吧……”

    “对对对,没错。我想,嗯……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太合适,但是惠理子小姐一定是真的很爱很爱慧能师父吧……”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闻言,都是微微一愣,然后柯南忽然开口道:“喂,你们说,允文哥哥他到底在和智勇主持、慧能谈什么?他能阻止他们两个轻生吗?”

    “不知道。”服部平次摇了摇头,“对我而言,不管那家伙有多不顺眼,我都希望他能劝住智勇主持和慧能。因为,我真的不想再在这起案件中看到任何一位牺牲者了……”

    “嗯,我也一样。”

    ……

    休息室外。

    舒允文无聊地靠在墙上,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拉开房门走了进去:“抱歉,十分钟差不多到了,你们谈好了没有?”

    房间里面,智勇主持垂坐在一旁,惠理子飘在空中,慧能怀里面抱着婴鬼绫彩子,一人两鬼都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像是和谐的一家人一样

    不过,想想惠理子和慧能之间的关系……这画面很违和啊有木有!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阴气珠内的阴气终于耗尽,惠理子的凝实鬼体消散,然后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微笑着道谢道:“允文大人,谢谢您的帮助。”

    “嗯,不用谢。”舒允文点了点头,又扭头看向慧能,只见慧能已经不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比之前要有生气多了。

    智勇主持、慧能也都一一上前道谢,另外拜托舒允文关照惠理子、绫彩子什么的。

    三个人简单地说了两句,然后一起走出了休息室,在警官的带领下,走到了仓库前。

    仓库前,目暮警官让高木给慧能戴上了手铐,然后干笑着说道:“慧能师父,关于允文同学刚才打你的事情,我觉得他只是一个高中生,难免有些冲动,如果可以的话,还请您原谅他这……”

    “……您在说什么啊,目暮警官。”慧能打断目暮警官,“允文大人什么时候打过我了,您可不要诬陷好人啊!”

    “哈?”目暮警官再度懵逼

    话说,犯人也是有人权的。舒允文之前殴打毫无反抗之力的慧能,慧能真要追究起来,不大不小是个麻烦。

    他现在是想帮舒允文说情,让慧能不要追究打人的事儿来着,可是……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那你身上的伤还有衣服上的脚印……”

    “哦!这都是我刚才不小心摔倒,自己弄伤的……”慧能非常冷静地给了一个解释。

    “呃……”目暮警官一脑门儿黑线

    神特么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特么要不是刚才亲眼看到这货差点踹死你,差点儿就信了!

    目暮警官无语地扭头看向舒允文,一双眼睛无声地质问着。

    舒允文无辜地耸了耸肩

    话说,你看我干什么?这是这货自己说的,管我毛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