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五四四章 智勇主持认罪了~
    仓库里面。?

    毛利大叔、目暮警官他们继续翻着手里面的《唐诗三百》,惊讶道:“这、这真的是这样!居然全都对上了!”

    毛利大叔惊讶了一会儿,然后才又皱眉问道:“……你们说的确实没错,可是犯人在杀人预告上还留下‘斗木獬、箕水豹、张月鹿、亢金龙、牛金牛’这五个星宿名字,你们又要怎么解释?”

    目暮警官也点头道:“对啊!凶手既然在杀人预告上留下了星宿名字,难道是无意义的吗?”

    “……关于这一点……这其实是唐诗社的社长,云一园雨夫人当初的‘恶趣味’吧!”服部平次微笑着回答,然后继续解释道:

    “毛利先生,目暮警官,请你们把这本《唐诗三百》翻到目录页,然后数一下其中收录的七言绝句的诗人一共有几位……”

    “啊咧?你说诗人……该不会……”毛利大叔、目暮警官又继续盯着《唐诗三百》,其他人也都从高木警官那里要去了几本书,认真看了起来,“……二十共有二十八位诗人!难道说……”

    越水七槻点头道:“没错!预告函中的二十八星宿,除了指唐诗中的七言绝句外,也代表着这二十八位诗人!”

    “……只要将这二十八位诗人的的名字,写成汉语拼音,按照字母的先后顺序排列,然后七人一组进行分组,就是东方青龙星宿、南方朱雀星宿、西方白虎星宿和北方玄武星宿!”

    “……在这些星宿中,玄武星宿木獬之魂对应《杂诗·近寒食雨草萋萋》的那位佚名诗人,青龙星宿箕水豹对应《寒食》的作者韩翃,朱雀星宿的张月鹿对应《夜上受降城闻笛》的作者李益,青龙星宿的亢金龙对应《逢入京使》的岑参,玄武星宿的牛金牛对应《题金陵渡》的诗人张祜……”

    “……所以,这些星宿名字,并不是无意义的,它是在告诉我们,藏着五位被害人名字的诗作,是哪一位诗人写的……”

    仓库里面,所有人又是好一通翻书,然后毛利大叔、目暮警官又开始懵逼了

    好吧,越水七槻说的确实一点都没错。可是……

    “……犯人他这是为了杀人,故意设计出了这么复杂暗号谜题吗?这可是真是……”

    目暮警官说着话,柯南立刻开口打断道:“目暮警官,我们之前不是说过了嘛!这所有复杂的暗号谜题,其实都只是已经死去的园雨女士的‘恶趣味’而已。她大概是在建立了唐诗社以后,就现了一些社团成员名字里的‘巧合’,所以自娱自乐地创造了这个‘暗号’。”

    “……只不过,她创造的‘暗号’,却被凶手用来犯案罢了!”

    服部平次紧接着说道:“顺便一提,园雨女士那个调侃的核心成员,其实就是名字都藏在七言绝句里的唐诗社成员而已。除了已经死去的五位被害者之外,当时的唐诗社内还有两个核心成员,他们分别是金马雪山和逐水东花。金马雪山的名字藏在诗人柳中庸的《征人怨》中,对应数字为‘3347’;逐水东花的名字藏在杜牧的《金谷园》中,对应数字为‘5232’……”

    越水七槻目光看向清水永夫,又继续说道:

    “……另外,清水先生之前说过,园雨女士在宣布要嫁给智勇主持时,曾说‘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命中注定的人’,还说她的人生也圆满了,那句话里面,其实也是带着恩爱味道的‘恶趣味’……”

    仓库内的人都是一头雾水,清水永夫忍不住问道:“……这个恶趣味是什么意思?”

    越水七槻继续解释道:“……你们该不会都忘了吧?智勇主持俗家的名字叫‘云一猿山’,他虽然不是唐诗社的成员,但他的名字,却也藏在七言绝句里面,那就是李白的《早白帝城》,对应数字为‘6537’……”

    “……园雨女士在出嫁前的姓‘坂口’,在嫁给智勇主持后,改姓以后名字叫‘云一园雨’,这个名字也藏在七言绝句里面,是李商隐写的《寄令狐郎中》,对应数字为‘2543’……”

    “……这下子,你们应该明白,智勇主持说园雨女士的‘恶趣味’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吧?”

    仓库里面,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和叶更是说道:“……园雨女士话里面的‘最合适’、‘命中注定’、‘圆满’,难道就是指名字的事情?这……这真的好浪漫啊!”

    “嗯嗯!”小兰也立刻跟着点头。

    柯南他们一脑门儿黑线,毛利大叔、目暮警官则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起扭头看向了智勇主持,惊讶地开口道:“……智勇主持他是园雨女士的丈夫,那也肯定对园雨女士的‘恶趣味’很了解,难道说,着一系列案子都是智勇主持他……”

    房间内瞬间静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智勇主持的身上。

    智勇主持一脸颓唐、无精打采,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空了,几秒钟后才双手合十道:“……不错,杀掉草柳、东龙、山行的人,就是我……”

    仓库内,所有人都“啊”了一声,目暮警官则伸手按了一下脑门儿上的帽子:“……智勇主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惠理子,都是因为惠理子。他们……他们……”智勇主持依旧无精打采,说话的时候,两行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柯南、服部、越水七槻三人都是微微一笑,对视一眼

    智勇主持果然想替凶手定罪!接下来,就要靠他们揭晓凶手的真面目了!

    舒允文身旁,云一惠理子也随之伤怀,飘到了舒允文身前,示意舒允文出面,揭露凶手。

    舒允文看看云一惠理子,耸了耸肩,然后向着目暮警官说道:“好了,目暮警官,你别再问了。智勇主持他根本就不是凶手……”

    “哈?”在场的人又都懵逼了,正准备说出真相的柯南、服部、越水三人扭头看向舒允文,嘴角一阵抽抽

    妈蛋!这家伙又冒出来抢戏了!这明明是最重要、最出彩的环节,居然被这家伙抢了!

    众人愣了一会儿,毛利大叔扭头看向舒允文,大声问道:“允文同学,你在胡说什么?在场的众人中,智勇主持无疑是最了解预告函暗号的人,而且他自己都认罪了,怎么可能会错?”

    “……智勇主持是认罪了没错,但是凶手真的不是他……”舒允文看了眼毛利大叔,然后扭头看向人群中,目光落到了某个人身上:

    “喂!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你的这副样子,有人看了很伤心的……”

    “……慧能!”8